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4 主动进攻
    经过确诊,唐悠悠是因为着了凉才感冒的,现在病情比较重,需要打针才能更快速的好起来。

    唐悠悠半倚在床上,看着护士在自己的手背处不停的找血管。

    季枭寒站在旁边看着,眉心也拧成一股绳。

    护士经验丰富,可是,在季枭寒这种大BOSS的目光盯视下,也压力山大,加上唐悠悠手背血管纤细,一时之间,竟然也找不准,护士都吓出一头的热汗了。

    好不容易找准了血管,护士小心翼翼的给针刺进去,唐悠悠还是痛的瑟颤了一下。

    季枭寒的脸色也随之一沉。

    护士看着滴液慢慢的往下掉,这才暗松了一口气,小心叮嘱了几句后,就快速离开了。

    唐悠悠把手放平,转过头看着季枭寒说道:“我这边没事了,你去公司吧,一会儿,我打个车回去就行!”季枭寒知道唐悠悠本身是一个很坚强独立的女人,不会过份的依赖谁,可是,他却不想撇下她一个人,毕竟,人在生病的时候,内心都会敏感脆弱,虽然她嘴上说不要他陪着,但她的内心,是否也期待着

    他在身边呢?

    “我今天上午就不去了,陪着你!”季枭寒直接拿了一旁的椅子过来,坐下。

    唐悠悠没想到他这个大忙人,竟然会因为自己不去公司,她内心还是非常的感动的。

    “这样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工作?”唐悠悠没有坚持让他走了,说实话,她也想他陪着,这也算是一种私心吧。

    “不会!”季枭寒轻声答。

    两个人目光对视着,随之一笑。

    气氛一下子就温馨了起来。

    “孩子们很担心你,可见,你是一个很合格的好母亲!”季枭寒突然找了一个话题来聊。

    唐悠悠立即羞的脸颊通红:“不,他们小的时候很不听话,我也经常会打他们,也许是被我打怕了!”

    “以后打孩子这种事情,就交给我来做,你只管做你的好母亲角色就行。”季枭寒忍不住幽默十足的回答。

    “你舍得打吗?”唐悠悠觉的,这话很值的怀疑。

    季枭寒思索着答:“女儿,我肯定是不舍得打,但儿子就难说了,他要真的不听话,我就要打!”

    唐悠悠噗哧一声笑出声来:“看样子,做你的女儿才是人生赢家!”

    季枭寒点头,略有些得意的说:“那是,我一看到女儿心就软了,但看到儿子,我心肠还是很硬!”

    “那你看到我呢?”唐悠悠忍不住好奇的问。

    季枭寒看着她那含着笑意的双眼,嗓音不自觉的低哑了起来:“看到你,我有时候软,有时候硬!”

    唐悠悠眨巴眨巴眼睛,一时不太理解他的话,但很快的,她就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邪恶的笑意。

    她瞬间伸手狠狠的往他的胸膛处打了一拳:“你就不能正经一点吗?”

    季枭寒嘴角勾了起来,声音依旧透着邪气:“看到你,如果我还能正经的话,那我们就不会结婚了!”

    唐悠悠呆了一秒,随后觉的他说的还有道理,就不反驳他了。

    “那你呢?有没有幻想过我什么?”季枭寒忍不住的好奇了她的内心世界。

    唐悠悠立即羞赧了一下,摇头,嘴硬的说道:“没有啊,我一直都在想工作和孩子的事情,关于男人的事情,我没有想过。”

    季枭寒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突然觉的很失落:“那你从现在开始,可以分出一点时间来想我了吗?”

    “嗯,我考虑一下!”唐悠悠嘴角带着笑意,突然觉的这种没有营养的聊天,也能令人心情非常的愉快。

    两个人难得有时间这般闲聊着,时间就在彼此含笑的目光中流走了。

    而另一边!

    慕时夜最近的心情持续低落着!

    他原本以为自己变成了裴安欣的上司后,裴安欣会多把目光往自己身上偏一些。

    可是,很快的,他就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情敌。

    这个男人是裴安欣的同事,家境一般,但人长的帅气阳光,而且,对裴安欣很好,各种在工作上的帮助,以及私底下的问候,追求的非常高调明显。

    本来,慕时夜是不知道有这一茬事情的,他也是偶然的路过了茶水间,听到了一些八卦女的闲聊,才知道有个男同事一直在对裴安欣各种殷勤,这一听,那可不得了。

    慕时夜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吃醋的男人,由其是自己女儿的母亲,竟然快要被别的男人给抢走了,他怎么能不生气?

    于是,他决定,强势出击。

    大清晨的,裴安欣就看到自己的桌面上,放了一束红玫瑰花,看那花色,绝对不是普通价格能购买到的。

    在裴安欣到来之前,已经有不少的同事在围观了,一个个都惊叹不己。

    当然,其中也有那个对她追求已久的男同事陈海!

    “安欣,这花好漂亮啊,真香,我这里都能闻到。”

    “是啊,看着就不便宜,是谁送给你的啊?哇噻,你们快看,这上面还放着一个小盒子呢?”

    “安欣,你快打开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肯定是戒指吧!”

    “我猜是项链!”

    裴安欣被一众同事围绕着,脸颊羞的有些通红,其实,她看到那束玫瑰花的时候,就已经猜到是谁送的了。

    因为,当初她曾经对慕时夜说过,她就喜欢这种玫瑰花,喜欢她的热烈和奔放,代表着热情和爱恋。

    可是,这些话,是她在高中的时候对他说的,那个时候的自己,天不怕地不怕,说话大胆直接。

    她以为慕时夜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可现在,看着这一束她曾经非常渴望的玫瑰花,她的心,却痛到不行了。

    “你们喜欢吗?那你们拿去分了吧,我不太喜欢玫瑰花!”裴安欣明明就是喜欢的,可是,她却因为内心的悲伤,决定把这束花分给同事。

    “真的吗?安欣,这么漂亮的玫瑰花,你真的要分给我们?”一帮女人,个个都非常的激动。

    裴安欣冷了冷心情,点头,微笑道:“是啊,再漂亮,我也不喜欢,你们喜欢就拿去吧!”裴安欣说完,伸手拿了那个小盒子,扔进自己的抽屉里,等到她去倒了一杯热水回来的时候,果然,桌上的玫瑰花都被人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