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一十章 一波又起
    要论吵架,这点读书人的确得服气农村人,人家平时随口聊天,都会骂些无伤大雅的话,这样长久的锻炼之后,人人都是吵架小能手,骂起人来,可以将对方从古到今,从今到往后,世世代代都拉出来鞭打一顿。

    新任镇长吵架当然不是大家的对手了,别人被打的体无完肤,他被骂的体无完肤,自己都开始怀疑人生了,当然会热血上头,无论是怎样的老油条,被人里里外外的羞辱一遍,也肯定受不了。

    挖掘机司机听到新任镇长的话,轰了一脚油,跃跃欲试。

    村民犹豫了一下,觉得对方不敢真的这样做,也没有一个人后退,还有胆子大点的,冲上去往车铲里面一趟,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更有无敌的村妇大妈,已经开始集体倒地,大喊着自己被气的心脑血管疾病发作了,总之现场一片混乱。

    村委会的人一个都没有来现场,李莹莹将所有人召集到了村里的会议室,正在开紧急会议,一边是村民发家致富的希望,一边是他们的顶头上司,李莹莹等人也很为难,谁都不能帮。

    “村长,你说句话!大不了咱们不干了,绝对不惯着那个畜生!”

    一个大队长将烟头狠狠的捻灭,站起来红着脸大声说道。

    “就是,这窝囊气咱们不受!后山给村民带来了多少实惠,咱们村已经没有人吃不饱穿不暖了,家家都吃的起肉了,大家都指着余飞越干越大,带领大家致富!绝对不能让那个王八蛋毁了!”

    又有一个队长站出来气愤的说到。

    “莹莹,叔给你说句实在话,你是小飞的未婚妻,后山以后也是你的家业,这村长干不干无所谓,你就眼睁睁看着被推土机掉,余飞回来你怎么见他?”

    一个小队长放下烟斗,给李莹莹说了句掏心窝子话。

    “莹莹,你是读书人,你说怎么办,叔听你的!”

    一直没开口的村支书王春明抬起了头,他的脚边已经扔了好几个烟头,作为一个有原则的人,他能够说出这话,已经很不容易了,毕竟他还是党员,是村里的村支书,现在看起来也已经被逼急了。

    李莹莹俏丽的脸蛋上,已经蒙上了一层寒霜,眉头皱起,难以做出决定。

    一旦帮余飞,那么她这个村长位置恐怕就难以做下去了,也不知道后面会是谁坐上这个位置,如果帮新镇长,那就是与余飞作对,这样的事情她更做不出来。

    “王叔,咱们村委会存在的目的,就是为村民谋福利,为村民服务,这也是咱们坐在这个位置上的责任,咱们应该保护后山的产业,这不光是余飞的财产,也是咱们村以后的希望!”

    李莹莹咬咬牙,终于做出了决定,站起来对着王春明说道。

    “说的好!悟性很高!大不了我这个村支书也不干了,余飞不在,咱们必须将后山保护好!”

    王春明立马站了起来,大声说道。

    两人开口,其他人当然没意见,甚至早就在等村里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开口,大家一起站了起来。

    “走!”

    李莹莹一挥手,大步向外面走去,既然做出了决定,那就立马执行。

    李莹莹经过这段时间的锻炼,已经适应了现在的位置和工作,她认真起来,也颇有几分威严,作风相当的干练,带头走在前面,身后王春明和一干村里的干部立马跟了上来。

    做事只要有一个带头人,其他的人立马就会有了主心骨,更别提一个女人走在前面,一帮爷们当然也不能怂,

    “给我碾过去!”

    刚刚走到后山,远远就听到一声大喊,然后停在原地的铲车开始发动,车铲抬起,发动禁的轰鸣声非常响亮吓人。

    李莹莹从快步变成了小跑。

    铲车司机有新任镇长做靠山,腰杆也硬,竟然真的开着铲车向村民碾压了过去。看到对方真的敢动手,村民猛顿时也慌了,急忙四散跑开,毕竟闹归闹,生死大事大家还看不开。

    “哈哈哈!你们这些刁民,有种来继续挡着啊!”

    新任镇长得意的大笑了起来,觉得终于找回了场子,心情畅快的不得了。

    “住手!”

    一道响亮的呵斥声响起,充满了怒气,大家一起转头看去,看到李莹莹带着村委会的人,终于风风火火的赶来了,跑在最前面的李莹莹一声大喝,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干什么呢!都给我住手!那个开铲车的,你给我滚下来!”

    李莹莹动了怒气,也颇有几分威严,虽然跑的有点气喘,但是依旧很强势。

    铲车司机转头看向了新任镇长,已经停下了铲车。

    “李莹莹!你有什么资格阻拦!我这是在执法,信不信我让你这个村长做不下去!”

    新任镇长转头,看到美艳的李莹莹,他的眼神中一丝淫邪一闪而过,然后摆出官架子喊道。

    “刘世超!你有什么资格执法!你这种行为是犯法!竟然敢下令让人开铲车碾压村民,谁给你的权利?”

    李莹莹毫不示弱,既然已经决定了,便一步也不退让,直接喊着对方的名字,有理有据的问道。

    新任镇长刘世超愣了愣,没想到李莹莹竟然敢直呼自己的名字,并且反驳自己,一句话问的刘世超一阵哑然。

    “这里是建造的是违规建筑,土地承包合同不合法!我当然有权利管!”

    刘世超急忙拿出自己的论调,大声说道。

    “你不要偷换概念,你现在告诉我,你有什么权利让铲车碾压村民?你作为父母官,口中怎么能喊出‘刁民’这样的词汇?”

    李莹莹根本不知道土地承包合同有什么问题,但是现在她也抓住了刘世超的软肋,作为一名公职人员,他这样的行为,一旦传出去,也够他喝一壶。

    原本面对这些大多数都是文盲的村民,刘世超说什么就是什么,可是他打死都想不到,自己的直系下属,李莹莹会站在他的对立面。

    李莹莹可是本科学历,说起话来有理有据,问题直逼核心,让他无法作答。

    “李莹莹,你这个村长还想不想当了?王春明,你作为村支书,村党支部书记,你的党性在哪里?竟然也合伙参与了进来?”

    刘世超没法作答,只能用自己的身份来压迫,并且从侧面威胁王春明,想要将他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来。

    “如果当官不是为了人民,而是当你这种畜生的走狗,不干又怎么样?党性也在不断告诉我,我们要为人民谋福利!”

    王春明立马开口,斩钉截铁的说到,别看他学历不高,可是他经验深厚,一句话就带动了村民,让村民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村民有了李莹莹和王春明做主心骨,立马又恢复了斗志,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出来,开始问候刘世超全家女性。

    刘世超顿时气的脸色铁青,自己上任第一把火,竟然就烧到了铁板上面,这样被打脸,如果他镇压不下去,传出去以后,他这个镇长的威信将彻底扫地,以后他的工作将很难进行。

    “李莹莹!王春明!我宣布你们两个从即刻起,不再是太莪乡的村长和村支书!太莪村所有村委会成员全部革职,改日重新选举!”

    刘世超被逼急了,直接大声宣布,也不管这样做会引起多大的影响。

    顿时李莹莹等人脸色大变,没想到刘世超竟然敢做出这样的决定,这种行为前无古人。

    村民们先是震惊,然后便愤怒了起来,李莹莹和王春明都是为了大家着想,竟然被这样轻率的免去了职务,就算人性自私,大家这个时候也已经万众一心。

    所以就算从这一刻起,李莹莹等人已经变成了普通的民众,但是在村民的心里,她们的形象更加伟大了起来,更加愿意听从他们的领导。

    “好大的威风!”

    余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从通往后山的小路走了出来,眼睛微微眯起,盯着刘世超慢慢说道。

    “是你!”

    刘世超一眼就认出了余飞,他上任第一天,在半路上和余飞就差点开车撞在了一起,当时刘世超还想装逼,被余飞吓的灰溜溜离开。

    他之所以刚上任就来找太莪村的麻烦,就是通过余飞的车牌号,查到了余飞的身份信息,专门来报复来了,正好新官上任三把火,想要借此树立自己的威信。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傻屌。”

    余飞冷笑一声,还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上次没撞死这个货,竟然又来自己面前蹦跶来了。

    “余飞,我当你能躲多久,终于出来了啊,可惜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变回泥腿子了!”

    刘世超也冷笑了起来,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有一句话叫做民不与官斗,他相信自己玩死余飞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躲?你还真看得起自己,就你这芝麻大点的官,还真以为自己当了玉皇大帝啊!”

    余飞不禁没忍住哧的笑了一声,语气中满是不屑,自从自己开始发迹,村长换了人,镇长换了人,连公安局局长都换了人,还真见过了一点市面,张建设根深蒂固,都被自己连根拔起,这么一个刚到的无根无萍,他还真不放心心上。

    刘世超看的出来余飞是真的看不起他,每一个动作和语气都没将他放在眼里,这才是最讽刺的事情,自己将人家当做硬茬来啃,对方却当自己是一只挡路的丑小鸭,只值得咧嘴一笑。

    “当个村霸就觉得自己成带头大哥了,可惜从今天开始,你所有的这些,都将变成废墟,甚至要在监狱里度过下半生。”

    刘世超也有自己的依仗,没有几斤几两,他怎么可能空降来直接当镇长,而且他做这些之前,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余飞越激怒他,他越想不计代价的报复余飞。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