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磕头而入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磕头而入

    这位借助着水遁之术从院子里跑出来,准备一刀结果了胡小林的甲贺家族的忍者到死都不知道哪里露馅了。

    其实他没有露馅,水遁之术也将他隐藏的很好。只不过身上的透出的淡淡杀机,被漆雕暴龙察觉到了。

    这位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漆雕部落的战士,很准确的找到了他的位置。

    故而,才有了刚刚的一幕。

    胡小林面色如水,缓步向前走去。

    漆雕部落的战士鱼贯而入,大圣和六耳也怒吼一声,手中的斩马刀便劈开了那扇木门。随着阻挡视线的东西消失,胡小林也看到了客厅正中央,那位穿着大红色武士服,左手握住刀鞘,右手放在刀柄上的甲贺家族武士。

    “胡小林,你的胆子很大,竟然敢闯入甲贺家族的临时驻地!”甲贺家族的武士说话的时候,手中的武士刀也缓缓拔出。

    胡小林说道:“我没时间和你废话!”

    漆雕暴龙看到胡小林摆摆手,便旋风般的冲了上去。

    “迎风一刀斩!”

    甲贺家族的武士反应很快,直接迎了上去。

    当!

    随着一声金铁交鸣的脆响,甲贺家族这位武士的武士刀应声而断,而他也被漆雕暴龙手掌的长刀劈成了碎片。

    当鲜血激射而出的瞬间,周博文的脸色都变了。这可是一位甲贺家族的上忍呀,竟然被这位黑衣大汉一刀解决了。

    胡小林到底从哪里弄来了这么一票狠人?也没听说华夏国有哪个宗门里面有如此强大的势力呀!

    周博文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些跟随着他们走进院子的漆雕部落大汉都回到了客厅之内。他们对着漆雕暴龙点点头,示意他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麻烦。

    漆雕暴龙提着的长刀这才落了下来。

    “我们走吧。”胡小林看了看客厅,才转身向外走去。这个过程,从下车到解决战斗也不过五分钟而已。

    周博文摇摇头,也急匆匆的跟了上去。

    午夜时分,胡小林一行人来到了机场附近。五十位漆雕部落的大汉下车之后,便随着胡小林朝着不远处的地下停车场走去。

    从门口经过的时候,胡小林猛地窜起,手中的唐刀带起一道寒光,将摄像头劈了下来。他找了一个昏暗的角落,又确定摄像头没办法照到这个地方之后,才心思一动将这些漆雕部落的大汉,以及大圣和六耳送去了神奇山谷。

    周博文等人正在机场门口吸烟的时候,胡小林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他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那些大汉的踪迹之后,脸上才露出了疑惑之色。

    “我们走吧。”胡小林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周博文也知道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急忙带着胡小林朝检票口走去。

    当由岛国京都通往华夏国衡林市的飞机起飞之后,胡小林紧张的心才忽的放松下来。可随即,轻松又被伤感取代。

    老人过世,没有在第一时间赶过去。

    这就是不孝!

    胡小林其实还有一个无法理解的问题,为什么神奇山谷内的泉水能让人的身体机制得到极大的改善,却没办法让老爷爷长命百岁。

    若是自己细心一点……

    若是提前给老爷爷送过一些人参过去……

    可是再也没有如果了,事情已经发生了。

    周博文看到胡小林脸色不好,轻声道:“小林哥,节哀顺变,我们到达衡林市之后,马上就可以回靠山屯的。”

    胡小林应了一声,才闭上了眼睛。

    周博文急忙让空姐拿了一条毯子,给胡小林盖上之后,又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些正在大声说笑的乘客,才重新坐下。

    当胡小林等人从衡林市机场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四点了。周博文安排的接机车辆正在停车场门口等候,众人坐上车之后,车子便飞快的朝着蘑菇屯的方向驶去。

    司机也知道胡小林家中白事,故而将车子开的飞快。可即便是这样,回到蘑菇屯的时候也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

    车子还没停稳,胡小林便推开车门跑了下去。第一眼看到的是埋在胡同口的白色幡子。

    这种东西,在桥沟镇一代叫做门幡儿。

    胡小林猛地向前跑了几步,可随机又退了回来,急声道:“博文,你先进去。”

    “小林哥,你不进去?”周博文对蘑菇屯的规矩一窍不通。

    “我现在还不能进去。”胡小林眉头都拧到了一起。童年时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涌入脑海,老爷爷的笑容好似又回到了眼前。

    周博文应了一声,便跑了进去。

    不多时,父亲胡树祥,大伯胡树强,二伯胡树耀,四叔胡树宗,村长彭阔海,会计孙民强等人便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胡小林开口道:“爹,大伯,二伯,我现在能进门吗?”

    “能!”大伯胡树强点点头,便敲响了旁边的牛皮小鼓,扯着嗓子吼道:“老胡家,第九代世孙胡小林,外出归来,磕头进门!”

    “老爷爷……”胡小林高喝一声,便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才向前走了九步。又再次跪下,磕头了一个头;随即,又往后退了三步,再次跪下,重重的磕了一个头之后,才再次向前走了九步。

    这些规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是这样的规矩,他不得而知。不过却知道,这套规矩是对那些外出远行,没办法见到老人最后一面的游子而立的。

    短短的百米胡同,胡小林足足用了半个小时,才走进了院子里。

    当跪在堂屋,看到躺在由板凳,木板之气的床铺,看到那位躺在由苇子编制而成的草席之上,盖着白布的老人时,胡小林的眼泪忽的夺眶而出。

    “老爷爷,对不起,我,我回来晚了!我不孝呀!”胡小林说着,脑袋便重重的磕在了堂屋里的混凝土地面上。

    大伯胡树祥看到胡小林悲切万分,走上来想将他拽起,安慰道:“小林,别哭了,你有孝心,你老爷爷不会怪你的。”

    胡小林一动不动,伤感道:“大伯,我没事,我想在这里待会儿。”

    胡树祥说道:“大哥,你让他在这里待会吧。老爷子生前最喜的就是他,他回来晚了,也该给老爷子认个错。”

    “老三,小林赶了一夜的路,这样会伤着身子的。老爷子活着的时候就数小林最孝顺他!咱们家没怎么多的规矩!小林,站起来,你老爷子可不想看你这样。对了,老爷子还给你留下了一封信呢。”二伯胡树耀说着便去拽胡小林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