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7章 恨我么
    第267章 恨我么

    他派人看着她,到底意欲为何?

    这个夜晚,非常不平静,凝欢迟迟难以入眠,等到她睡熟了,看守着的她的两个保镖只是将门合上,但是显然还是没有离开。

    她睡得越来越熟,也许是因为孕期嗜睡,也许又是因为她体内的TEW6,她睡的格外的沉……

    确定凝欢睡熟了之后,隔壁房间的权少承这才打开了病房门,朝着她的病房走去。

    两个保镖在看到是权少承之后,立即恭敬的鞠了一躬,而后伸手转动了门把手。

    权少承进入了她所在的病房内,看着身穿病服的她四仰八叉的睡着,她的睡姿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好。

    他轻笑了一声,随后走到了凝欢身边,而后直接给她拉上了被子。

    看着她依然苍白的脸颊,心痛的感觉无以复加。

    他低头宠溺的吻了吻她的额头,随后将她凌乱的发丝别在了她的耳后,看着她卷翘的睫毛上,他心疼不已的伸手抚上她的脸颊……

    “恨我么?”他低沉的嗓音响起,声音很轻,但是却富有一种别样的磁性感。

    她秀气的眉一直皱着,虽然熟睡着,但显然睡的非常不安稳。

    “等我摒除掉所有对你不利的人,我会亲自去接你。”他的眼神和言语都是那样的笃定,笃定之中带着丝丝宠溺,宠溺之中又包含着心疼。

    他站在床边一直凝视了她许久……许久……

    原本一直安静睡的凝欢,不安稳的情绪越发的严重起来。

    “权少承……为什么……”

    “我好痛,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凝欢像是做了一个害怕的噩梦,小手微微动了起来,非常不安。

    权少承见了,想也没想直接握住了她的小手,在触碰到她冰凉小手的那一刻,这冰凉感似乎要直击他的心脏!

    他握紧了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好几下……

    “别怕。”他出声安抚着她,视线定格在她漂亮的脸颊上。

    也许是因为感受到这一股外界的力量,让原本不安的凝欢渐渐地安定下来……

    其实,他一直都在,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在她不知道的地方……

    “现在还做着有你老公的梦么?”权少承嘴角微扬,眼神里全然都是宠溺。

    “唔……”凝欢也许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了,又一次呓语出声,她的美眸一直闭着。

    也许是因为她的伤又一次牵动了吧……

    权少承推高她后背的衣服,看着她背部严重的伤势,明显是狠狠踢过的!

    shit!这个该死的宋佳初!

    查看了小腿之后,小腿上的伤势也很严重,看着她缠了数不清几层的小手,权少承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这些账,他都一一记着,他要宋佳初付出惨痛的代价!

    这一晚,凝欢做了一个梦,做了一个关于权少承的梦。

    她看着权少承搂着宋佳初进了婚礼现场,他冷漠的打掉了他们的孩子,这一切对凝欢而言都是那样的可怕,可怕到让她浑身上下都颤得厉害……

    等到她被这梦彻底吓醒了之后,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正独处在病房之中。

    可是为什么这空气中有着些许熟悉的味道?

    凝欢转头看着床头柜上的时钟……

    凌晨五点二十三分。

    接下来,凝欢彻底睡不着了,她失眠了,而且失眠的很严重。

    她躺在床上,就这样看着窗外,看着天一点点亮了起来……可是她满脑子都是那个梦,她伸手捂着腹部,心里依旧非常害怕,她害怕他会不要那个孩子,他害怕他会命令人残忍的将这个孩子打掉!

    好不容易熬到了早餐时间,凝欢看着看护送来的早餐,根本一点胃口也没有。

    她完全吃不下!

    “今天……6号了,前辈应该回来了吧?”

    “叶小姐自言自语说什么呢?”看护将早餐全部摆在了凝欢面前,而后不解的出声问道。

    “你帮我联系一下神经外科的冷锡南冷教授。”

    “冷教授?好的,我等一下就去问问。”

    “他如果回来了,请第一时间通知我,我有事情要求他。”

    “好的,我知道了。”看护点点头,将最后一样早餐摆放在了凝欢的面前,“叶小姐,这是早餐,您一定要多吃点,如果不合口味,可以随时和我说,如果您想吃别的,也请您第一时间告诉我。”

    凝欢看着摆放在她面前的早餐……早餐非常丰盛,可是她一点胃口都没有。

    豆浆、包子、小笼、烧麦、鸡蛋、粥……足足摆满了她面前的一个桌子。

    “叶小姐,恕我直言哦,您实在是太瘦了,怀孕的妈妈不能这么瘦的,这样孩子也会没有营养,怎么会健康呢?想当初我怀孕的时候,每天都要吃好几餐,少食多餐,叶小姐也不用吃太多,能吃多少是多少。”

    “嗯。”凝欢点点头,她也知道自己现在不是一个人,为了宝宝,她多多少少都要吃一些的,“我会多吃一点的,你放心吧。”

    “好的,那我先出去了,有事您随时叫我,我现在就去神经外科看看冷教授有没有回来。”

    “谢谢,辛苦了。”

    “不用!”看护微笑之后,转身离开了主卧室。

    凝欢完全就像是个犯人一样,今天门口又换了两个新的保镖……

    她敛下美眸,随后喝了一口粥,又喝了几口豆浆,将鸡蛋吃完之后,又努力往嘴里塞了一点其他的东西。

    凝欢完全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味道,她就像是在完成任务一样,一个接着一个朝着嘴里塞,直到自己的胃部容纳不下了之后,她这才作罢。

    “宝宝,妈咪是真的吃不下了,你应该也吃饱了吧?”

    这是凝欢平日里好几倍的伙食,她前几天的食欲还算不错,可是这几天又处在了极为低迷的状态。

    每次吃完早餐,都会觉得一阵莫名的恶心,想吐,但是却又吐不出来什么……

    半个小时后,看护进来收走了这些东西。

    “叶小姐,我去神经外科问过了。冷教授大概会在下午三点前到达医院,晚上还要做几台手术。”

    “嗯,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凝欢用手帕擦了擦嘴,看了看时钟……现在才早上九点,距离下午三点,还有好几个小时。

    看护将早餐收走之后,凝欢吃得有些撑,胃也跟着不太舒服起来。

    她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还是对着洗手池一阵干呕……

    她之前实在是太粗心大意了,仔细算来,依旧好久都没到她的生理期了,嗜睡、干呕,这本来就像是怀孕的症状,可是她竟然以为是TEW6的并发症……

    凝欢吐得有些晕头转向的,在洗手间足足待了十五分钟之后,她这才擦了脸重新走出了洗手间。

    她重新走出洗手间的时候,脸色是那样的苍白……

    怀孕,真的很不好受,特别是她现在体质非常差,体内又有TEW6的病毒随时随地的作祟……

    凝欢也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勇气,在自己状况如此差的情况下,她居然想要力保这个孩子,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已经没了一个了……这一个,我不想再失去了。”凝欢话音落下,长而翘的睫毛忽闪忽闪了几下,眼泪扑簌簌的掉了下来……

    隔壁的病房内,床已经被撤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高级的办公桌椅,上面堆满了文件。

    而正在浏览文件的男人,视线一直落在面前偌大的显示屏上。

    权少承没有办法看到洗手间里的情况,所以在凝欢进入洗手间十五分钟之后,他急的差点坐不住了!

    一旁的东一看了,也是无奈的摇摇头,能让他们权少如此不淡定的人,恐怕这世界上只有叶凝欢一人了!

    忽然,东一的手机震动了起来,随后,东一迅速进入一侧的洗手间内,按下了接听键……

    几分钟后,东一走出洗手间,迅速合上手机走到了权少承的面前。

    “少主,度假山庄那边传来消息,说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一直没有联系上宋小姐,让我们这边派人找找。”东一将詹管家的话如实告知权少承。

    权少承眉头微微皱了皱,“找?呵,为什么要找?”

    这个残忍对待凝欢的女人,就算是死在了外面,权少承也不会有任何感觉,也许还会派人找到那个凶手,奖励他个几百万吧。

    就算宋佳初现在不死,总有一天他也会让她生不如死。

    东一现在是一脸为难,到底是詹管家亲自打来的电话,那肯定就算老爷子的授意……如果不去找,根本就说不过去。

    这下东一为难了,“少主……”

    “做足表面功夫。”权少承只给了东一六个字。

    “是,少主,我明白的。”东一也是聪明人,在听到权少承这句话的时候,当下他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他立即着手安排,吩咐下去,让手底下的人随意在街上逛逛,该做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不然老爷子那里怕是不好交代。

    权少承的视线则是一直落在那偌大的显示屏上,这些天,凝欢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他的眼里,只是凝欢并不知道其实自己连睡觉都在这个男人的眼皮子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