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狼群
    月涨星辉,天地复灵。

    在月光洒下来的时候,这场长达两个小时的地震终于结束。

    随着地震的结束,蔚蓝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原来的日月星辰融入,使得蔚蓝星的体积扩大了无数倍,星球上原有的陆地在此作用下产生崩离,然后在新生陆地的推动下离开原来的位置,最后分散在了新蔚蓝星的各个角落。

    华邦。在板块分离和新生陆地的推动下也是被迫搬了新家。

    此时的华邦南、西、北三面是新生大陆,东面是海,额,现在应该不能叫海了,因为随着蔚蓝星的扩大以前的海洋现在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大了。

    现在看起来倒更像是个湖,东湖!听起来还不错。

    当然,大小是相对来说的,如果以人类的视角来看的话,大海依旧是大海,不管东海还是南海一直都是我们的海。

    话转正题,蔚蓝星发生巨变,但是因为灰色身影以法力稳固,所以一直置身在黑暗和地震中的人类此时还并不知道。

    同样,他们更不知道即将要面对的一切。

    今朝作子,浴火是甄灭;是重生,皆看造化。

    努力吧,挣扎吧;活着才有资格说明天,强者才能拔剑指长天。

    野外拍摄场地。

    当新月之光洒下,为大地渡上了一层凄惨迷离的银光,地震终于停了。

    “嗯,地震停了”

    此时的片场依旧灯光明亮,剧组的人都或坐;或躺的聚集在一片开阔的野地上。

    地震停下来的那一刻正躺在地上闭眼休息的张绣马上便感觉到了。

    “咦,真的停了”听到张绣的话后,躺在他旁边的一个龙套翻身感觉了一会道。

    瞬间,整个剧组再次热闹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叽叽喳喳的说道

    “唉呀妈呀,这地震可算是停了”

    “终于停了,虽说我们是在野外,但是这一直震,震的我心里都发毛了”

    “可算是停了,这地震都快给我震吐了”

    “可不是,以前都说晕车晕飞机,现在体验了一把晕震,也是够够的了”。

    “哎,哎,你们快看这星星月亮怎么出来了”这时有个人指着夜空叫道。

    “星星月亮?”张绣疑惑的睁开眼睛。

    因为张绣是时间观念很强的人,喜欢一直看表,他记得很清楚,他从住的地方来到这野外片场时,是七点三十八,来到这换上服装到黄叔叫他跟吴樊上场的时候是整八点,之后便是天转黑暗开始地震了。

    地震的时候张绣一直有看表,上次看表大概是四分钟前,以此来算地震应该一共持续了一小时五十一分钟,算下来现在应该是上午九点五十一分。

    这时候怎么可能会有星星月亮。

    然而在睁开眼后,张绣却被那漫天的星星给闪呆了

    “这特喵的什么情况,难道真是太阳早退让星星月亮来顶班了?”

    这太离谱了。

    看着夜空中的星星和月亮,张绣越看越不对,有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虽说星星的位置没变,但是星光却有一种怪异感。还有月光,照在身上后仔细感觉的话有点暖暖的。

    错觉吗?这个感觉让张绣很不安,连忙叫醒了正躺在地上睡觉的吴樊。

    “额,怎么了”吴樊有些迷糊的睁开了眼。

    张绣一阵无语,这心是得有多大,才能在地震的时候睡觉啊。

    “你给我精神点,我感觉有点不对劲”

    一听张绣说不对劲,吴樊打起了一点精神,眼睛彻底睁开后看见了漫天的星星。

    “我x,我这是睡了多长时间啊,天都黑了,唉?地震什么时候停了”

    张绣“”。

    被吴樊这么一搅合张绣什么不对劲都没有了。算了,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吧。

    张绣没有回复吴樊的问题,掀起戏服拿出裤兜里的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因为张绣现在所在的省跟他老家的省份是挨着的,所以在地震刚开始不久,张绣就往家里打了电话,但是因为信号不好一直没打通。

    地震了这么长时间,加上着怪异的白昼变黑夜,张绣现在非常担心家里。

    在一阵嘟嘟声中,张绣皱着眉放下了拿在耳边的手机“这么回事,还没有信号”。

    张绣现在还不知道,随着蔚蓝星的巨变,与灵气复苏所产生的干扰,人类所有的通讯设施和远程控制设施都无法使用了。

    在疑惑中将手机放下,张绣刚一抬头就看到一道青光从天上飞了下来。

    这道青光接触到地面后,便化成了一圈青色气波如同涟漪一样向四面八方荡漾开来。

    “呼~~~”

    青色气波飞速席卷而过,一阵清凉舒适的感觉在张绣身上蔓延开来。

    “嘶,这是什么东西”爽快之余,张绣一阵毛骨悚然

    “呀,脚好痒”,这时吴樊在一旁叫了一句。接着吴樊撩起裤腿就要挠,然而当他看到自己的脚踝时“咦,我的脚踝什么时候消肿了,张绣,我到底睡了多长时间啊”。

    听到吴樊的叫声,张绣低头向吴樊的脚踝看去,只见他原本肿的跟发面馒头似的脚踝此时确实消肿了。

    怎么回事?就算是没有伤到骨头肿成那个样子要消肿起码也得两三天吧,怎么会突然就好了难道是因为刚才的青色气波?

    “现在你的脚还疼吗”张绣问道。

    吴樊活动了一下脚踝后说道“不疼了”。

    惊异,不解,诡异,瞬间爬满了张绣心头。

    然而张绣并没有疑惑多长时间,便被一声野兽的嚎叫给拉回来了现实。

    “嗷呜”

    “什么声音”人群中有人问道。

    “听声音好像是狼”有人回答道。

    “狼,你可不要吓唬我,这地方现在还有狼吗?”

    “听声音就是狼叫声啊,不过你也不用害怕,就算真的是狼也是从哪个动物园跑出来的,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它不敢过来”一个中年模样的大叔十分笃定的说道。

    听到这位大叔的分析张绣松了一口气,也是啊,以前也没有听说过这里有狼,看来肯定是

    心里正这样想着,张绣的目光不经意的扫到人群外面,脸上瞬间便没了血色,冷汗悄然划过惨白的脸颊。

    只见距离人群约五十米远,有一大群狼正踩着月光,张牙舞爪的向他们飞奔而来,看着乌压压的一片,起码得有三四百头。

    “我x,有狼群,快跑啊”这时其他人也发现了狼群大喊道。

    五十米的距离对于狼群来言也就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人还没刚跑出二十米,它们就赶了上来。

    狼群扑入人群,一时间哀嚎声;求救声震彻荒野。

    浴火之时,此刻正式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