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章 月下狂奔
    挥刀间张绣再次向狂奔中吴樊喊道“解开缰绳后,如果见我没能冲出狼群,你就上马逃走,千万不要回头”。

    虽然张绣心里有几分把握能冲出包围,但是他还是做起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吴樊能够逃出生天,那他也算是报了之前的救命之恩。

    在经历了几年前的变故后,张绣的性格就变的很敏感,他很珍惜帮助过他的人,如果有能力他就会加倍偿还。

    自然,如果有人欺负他,那他也不会手软,看情况给假期,让他们去医院度假。

    “不会的”吴樊脚步不停回了一句,也不知道是说张绣不会有事,还是说他不会一个人跑。

    只听“呛啷”一声,张绣这一刀被那头狼灵活的避开,刀砍在了一块石头上。

    一刀未中,张绣身后传来一阵低吼,五头狼张嘴向他扑来。

    不容多想,张绣反转刀身回头便是一刀。

    “嘭”一刀正好劈在一头狼的头上

    这一刀张绣使得力可不小,再加上关刀本身的重量,只听“咔”的一声后,鲜血便从这头狼的口鼻眼中溢了出来,却是被一刀劈碎了头骨当场毙命。

    狼死后,它体内的先天灵气没有像上次一样直接传入张绣体内,而是从狼的尸体中飘散了出来融入了空气中。

    不过好在张绣离狼尸很近,随着身体里的内丹不断运转,还是有大部分先天灵气被从空气中吸收到了张绣体内,最后汇入内丹中。

    内丹在吸收了这些灵气后,表面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只是丹内的力量变的浑厚了一点。

    劈死一头狼后,其它四头狼炫耀着满嘴的尖牙,已近来到张绣近身不到一米。

    见此,张绣紧退两步挥起关刀便先它们扫去。见刀挥来,这四头狼不敢硬抗,连忙停下脚步向张绣侧方散开。

    刚逼退面前的四头狼,张绣身后就又有两头狼扑了上来。这两头狼突然袭击速度很快,还没等张绣来得及转身,它们便已经扑在了张绣身上张口便咬了下去。

    “啊~~~”

    只见两头狼一个咬在了张绣的左腿上,一个咬在了他的左肩膀上。

    此时张绣正用关刀顶住地面,支撑住身体防止被扑倒。

    咬着牙忍着腿上的疼痛,张绣先不管咬在他肩上的那头狼,用力抬刀向咬在腿上的狼砍去。

    映着月色,关刀直接砍在狼的脖子上,一刀砍断了他的脖骨。

    此时咬在张绣肩膀上的狼松开了牙齿从张绣身上下,低吼着退回了狼群中。

    因为张绣现在身上还穿着拍戏用的软甲,这软甲虽说是用软皮做的,但是剧组为了让角色的肩膀显的宽大一点,所以在做这件软甲的时候在肩膀这里垫了好几层软皮。也正是有了这几层软皮的保护,那头狼才没有咬伤张绣的肩膀。

    张绣一边持刀警惕着群狼,一边慢慢的拉起裤腿,看了一眼腿上的伤口后,张绣不禁松了一口气。

    因为狼是从张绣身后咬上来的,所以只是咬伤了后面的小腿肚,没有伤到腿骨。

    “张绣,缰绳解开了,快过来”这时吴樊声音传了过来。

    群狼受吴樊的声音吸引,下意识的向吴樊看去。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张绣趁着群狼分神,强忍腿上的伤痛拖着关刀一个箭步快速的冲出了群狼的包围。

    快速奔跑之下,腿上的疼痛感如同钢刀一般插进了张绣的心脏。

    “啊~~~”张绣面目狰狞的大喊了一声,以此来宣泄身上的锥心之痛。

    激发了最大的潜力,五个呼吸间张绣跑出了将近十米。这时群狼也反应了过来,提爪便追。

    此时张绣距离吴樊还有十五米。

    “快,快点啊,我快拉不住了”只见在树下,吴樊的脖子和手上青筋凸起,双手用力的拉着想要逃跑的马,一边咬着牙痛苦的喊道。

    还有十米。

    这时张绣在死咬牙关快速奔跑下,生出了一种感觉不到自己双腿的错觉,疼痛感也减轻的不少。

    群狼跑的更快,追赶的距离不断缩减。

    六米。

    群狼距离张绣更近了,张绣甚至都能听到它的喘气声。

    “快,上马”,终于,在几乎透支全部体力后,张绣跑到了吴樊的身边,一把拉过他手中的一条缰绳后喊道。

    就在这时群狼也追来上来,在张绣要上马的一瞬间,有两头狼蹬腿一跃便扒在了他的背上。

    见此,张绣就势倒向地面,然后一个翻滚便把那两头狼出背上甩了下来。

    随后张绣连忙爬起来,两个快步追上了逃跑的马,借着一侧马镫翻身坐在了马背上。

    而吴樊在一枪将扑向他的狼扫退后,也是紧跑几步追上了他的马,翻身坐了上去。

    马匹在没有了牵制后,再加上身后群狼的震慑。都不用张绣他们牵引,抬蹄便跑,速度可谓是一路绝尘。

    而群狼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张绣他们,马上追赶了上来。

    夜空中,星光璀璨,月色迷人,阵阵凉风吹人醉。

    星月下,狼啸马嘶,正如古言,狼疯催的马蹄疾。

    看着与身后群狼的距离越拉越远,坐在马背上的张绣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真是死里逃生啊,以前这种场面只在电影里看过,现在切身体会一把后,张绣内心的滋味真是一言难尽。

    紧张,恐惧与血脉偾张交融在一起的感觉,一直刺激着张绣的心脏,特别是在狼扑到他肩膀上,呼出的热气吹到他的脖子上时,那一刻张绣的心脏就好像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

    这种感觉让张绣很抵触,但又很兴奋。

    眼看在两匹马飞奔之下,身后群狼逐渐被甩远,在即将看不到它们的身影时,吴樊坐在马背上回过头,然后伸出手臂比划了一下,大喊道“畜生们,你过来呀”。

    “哈哈哈,还t追,累死你丫的”发泄了一番,吴樊回过头看着与他并驾齐驱的张绣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张绣,我们以后一定会发达的,有朝一日当我们强大起来,一定要回来灭了这群畜生,今天被他们追的我的腿都快跑断了”。

    “你现在还有力气吗,如果有的话帮我拿一下刀”,与群狼一番搏斗加上超速奔跑,张绣的体力早就透支了,手里的关刀现在正拖在地上,全靠一只手拉着。

    看到张绣现在的状况,吴樊连忙道“来,把刀给我”。

    吃力的将关刀递给吴樊,张绣便趴在马背上,双手抱着马脖子休息起来。

    “你可别睡着了从马上摔下来”吴樊不放心的提醒说道。

    “现在这情况我怎么睡的着啊,放心,我就趴着休息一会”。

    夜色下,马依旧在继续狂奔,这一路不知道跑了多久,更不知道跑了多远,反正是直到天上星光渐暗,东方天边泛白,在马没了力气时才不得已停了下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