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山村激战
    山村不大,二十多幢两层楼房分别坐落在小山坳里,山坳里有一条潺潺流过的小河,河边是一块块大小不一稻田。

    凉风习习,在阳光的照耀下,这个小山村本该如同一副水墨画一样,宁静祥和,美不胜收。

    但是当宁静被一声声狼嚎打破,美也随之染上了一层血色。

    只见此时在村中的小路上有三十多头狼,这些狼或对着路旁的房屋嚎叫;或几头狼一起用力撕扯着路上的尸体。

    路上约有十多具尸体,这些尸体多是老年人,还有一部分是小孩子的。

    太阳光下,那些尸体被狼啃得的血肉模糊;面目全非,以及开膛破肚,内脏被狼拉出咬食的场景,异常清晰的映入了张绣和吴樊的眼睛里。

    残忍血腥的一幕再一次冲击着张绣他们的眼球,却比昨天晚上来的还要凶猛。

    “呕t的你们这些畜生,我杀了你们”吴樊眼睛通红大喊道。

    要说狼杀人吃人的场景,昨晚吴樊见到太多了,原不该如此愤怒,但是当他看到一头狼咬着一个两三岁孩子的尸体撕扯的时候,愤怒彻底被激发。

    因为吴樊的姐姐就有一个孩子,也就是吴樊的外甥,他的年龄跟狼撕扯着的孩子尸体差不多。

    从狼灾发生后,吴樊的心中就一直挂怀家里的人,现在看到这样的场景,吴樊内心的情感瞬间就爆发了出来。

    吴樊的一声大喊,将张绣吓了一跳,随之怒道“你t疯了,大喊什么,把狼招来,我们谁也活不了”。

    不是张绣冷血,其实他在看到狼撕扯孩子尸体的时候,心里也不好受,也很愤怒。但毕竟那孩子已经死了,再愤怒也无济于事不是吗?

    然而此时吴樊正在怒头上,抬起手中钢枪一拉缰绳就要向狼群冲去。

    疯了,疯了。

    看着怒气冲冲吴樊,张绣焦急的想道。

    不过好在,吴樊虽说是被爆发的情感冲昏了头脑想要往前冲,但他坐下的马却被狼群吓破了胆想要往后退。

    一前一后之下,马一个转身便将吴樊从背上甩了下来。

    将吴樊甩下后,这匹马扬蹄便要跑,还好张绣眼疾手快,侧身一个探手便抓住了马脖子上的缰绳。

    这时受吴樊大喊声的吸引,小山村里的狼群发现了他们,转头便向他们冲来。

    “快td起来,再不跑真死这儿了”,张绣一边极力控制着他身下的马,一边用力拉着吴樊的马喊道。

    说实话,如果不是考虑到吴樊救过他,张绣早在吴樊情绪失控时就自己跑了。

    摔在地上后,吴樊爆发的情感也被摔散不少。

    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吴樊连忙扒住马背上的马鞍,在马匹的挣扎下坐了上去。

    狼群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两人拨马就要逃跑,然而还没跑出几步他们身下的马一声嘶叫突然停了下来。

    张绣抬眼一看,倒抽了一口冷气。

    “咝”

    好家伙,只见一头只比他身下的马小一点的金色巨狼正站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山坡上,一双狼眼直勾勾的看着他们。

    这时一阵杂乱的奔跑声从张绣他们身后传来,紧接着就见一群三十多头狼分散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身在狼群包围之下,张绣面如死灰,身下的马也是嘶声不断,马蹄踢踏着地面,不安的转着圈。

    “对不起,都怪我刚才太冲动了”吴樊满脸歉意的道

    现在的张绣真恨不得抽吴樊一巴掌,张口怒道:

    “现在说这些有用吗,自己多大能耐心里没点b数吗,揣着一颗玻璃心大喊大叫,真当自己是大侠了”

    凶了吴樊几句,然后看了一下包围他们的狼群,又看了一眼山坡上迎风而立的金色巨狼。

    张绣心沉似渊,觉得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身下的马一直焦躁不安的转着圈,张绣紧握关刀,眼神逐渐变的凶狠起来。

    td,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想到这里,张绣持刀翻身下马,准备与群狼拼死一搏。

    但是等他脚一落地,他的小腿伤处便疼了起来。

    张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下意识抬起的受伤的腿,然后一咬牙猛然向地面用力跺去。

    “嘭,嘭,嘭”

    一连跺了六七下,钻心的痛感瞬间蔓延张绣全身。

    张绣这是想要让自己在疼痛中适应疼痛,最后忘记疼痛。

    据说挺管用的,受伤的朋友有兴趣的话可以试一下。

    在适应疼痛的过程中,张绣眼中的凶狠之色更盛了。

    这时一头狼迎面向张绣冲了过来,张绣见状大喊一声,挥起关刀便砍了过去。

    “呀啊”

    “咔擦嘭”

    盛怒刀锋直接砍在了狼的脖子上,随着一声骨折声响起,狼被砍倒在地,然后在一阵挣扎中没了气息。

    狼死后它体内的先天灵气飘出融入空气,之后在张绣体内的内丹牵引下,通过张绣全身的毛孔进入了张绣的身体里。

    当先天灵气在通过张绣腿上的细微毛孔,进入他的身体里时,一阵清凉感在他的伤处蔓延开来,随后便见原本伤肿的小腿竟然慢慢的开始消肿。

    腿上突然出现的冰凉感,张绣根本没有时间去查看,因为此时又有五六头狼从背后向他冲了过来。

    多次与狼交手,张绣已经慢慢的适应了下来,当他对狼不再产生恐惧,心神稳固之下,多年习武练就的反应和应对能力逐渐显现出来。

    察觉背后有狼过来,张绣原地往左边一转,然后右脚快速向前迈出一步岔开双腿,随后扭转腰身扎出一个弓步,直视原本从后面冲过来的五六头狼。

    刀随身动,只见随着张绣迈脚扎弓步,他手里的关刀也蕴势横劈而出。

    “咔擦,嗷呜呜呜呜”

    因为扎弓步的原因,张绣的重心放低,一刀劈在了一头狼的腿上,将它的腿骨给劈折了,之后这头狼便躺在地上嗷叫起来。

    一刀势尽,还有几头狼正在向张绣冲过来,就在这时只见一杆钢枪腾空刺出,伴随着劲猛的力道捅进了一头狼的身体里。

    却是吴樊也跟着张绣下了马,不过却慢了一步,在张绣砍死一头狼又劈残一个后,吴樊才一个跃身加入了战圈。

    没有多余的言语,随着吴樊的加入,狼群的攻势更加凶猛了。

    只见狼群中一下冲出十多头狼向他们攻来。

    场中两人并立,吴樊满是歉意的看了张绣一眼,张绣叹了一口气用肩膀撞了他一下。

    现在说什么的晚了,来吧

    今朝穷途末路,与君刀枪共舞。

    十多头狼一起冲上来,张绣已经不再抱有任何逃生的希望了,唯有手起刀落,争取在自己被群狼咬死前多拉一个垫背的。

    吴樊觉得是自己的鲁莽连累了张绣,所以在与群狼搏斗时,一直尽力保护张绣,而疏于防范自己,不一会儿的功夫,吴樊身上便被狼咬伤了一处。

    随着两人的拼命抵抗,加入战圈的狼越来越多了。

    此时张绣和吴樊身上到处可见被狼抓伤的痕迹,而他们身上的软甲几乎都快被狼咬着撕下来了。

    张绣用力的舞动着手里的关刀,挥砍着企图靠近他的狼,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四头狼死在了他的刀下,而另一边的吴樊杀的也不少,两人杀的狼加起来一共有九头。

    从狼尸里飘散出来的灵气弥漫在两人周身,不断被吸入体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