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脱险
    今年已经七十七岁的胡秀英觉得她看到了神仙。

    昨天早上八点的时候,胡秀英跟往常一样出门去找同村的几个老姐妹聊天。

    在她走出家门,正慢悠悠的往聊天的地方赶的时候,天际突然传来三声巨响,然后天就黑了起来,紧接着地面也开始晃动起来。

    瞬间的巨变将胡秀英吓得不轻,不过当她想起她老伴儿还在家里时,连忙在黑暗中向身后不远处自家的房子歇声大喊道“老头子,快出来,地震了”。

    直到听见自己老伴儿的回应,胡秀英这才放心下来。

    然后老两口一边喊着话,一边摸索着聚到一起。

    一个小时后地震停止,星星月亮出来,然后随着一阵青色的风吹过后,狼也冲入了村子里。

    因为离家近,在狼群出现后胡秀英在她老伴儿的拉扶下快速的跑进了家里。

    在铁门和防盗窗的保护下,胡秀英老两口安全的渡过了一夜。

    在狼嚎和时不时狼用爪子挠门的声音中,老两口惶恐不安的在二楼的房间里缩了一夜。

    当太阳升起,阳光照进房间里,胡秀英的老伴儿,李齐家鼓起勇气轻脚走到了窗边,向外看了一眼。

    待看清外面的情况,李齐家一脸惊惧的退了回来,低声愤怒道“这些丧尽天良的畜生啊”

    “怎怎么了”。

    怒骂一声后,李齐家一脸悲痛道“村里不少人都让这群畜生给害了,就连孩子也唉”。

    听到这里,胡秀英也连忙踱步走到窗口向外看去,正看到几头狼正扯着一个孩子的尸体。

    眼泪瞬间从胡秀英的眼角流了下来“这些没人性的啊”。

    正当胡秀英双眼抹泪的时候,两个骑马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咦,这是神仙?

    胡秀英一愣,以为是自己眼花了,连忙扯着衣袖擦干眼泪,再望去,只见:

    在阳光的映照下,两道身穿铠甲,背搭披风,一持刀,一挽枪,骑着高头大马的身影正站在入村路口处。

    看着两道身影的穿着打扮,胡秀英不禁想起了以前在庙里所见过的神像。

    两相映对之下,胡秀英直道这是神仙下凡救苦救难来了,一把拉住李齐家道“神仙!老伴儿啊,神仙下凡来就我们了”。

    “”不明所以的李齐家在胡秀英的拉扯下向她所指的方向看去。

    在看清那两道身影后,李齐家一皱眉头道“瞎喊什么,你家神仙头发理成这样啊,这是人”。

    却说,被胡秀英误认为神仙的两个人,正是一路漫无目的,跋涉而来的张绣和吴樊。

    之后,张绣和吴樊与狼群搏斗的场面,李齐家他们老两口都在楼上透过窗户看的清清楚楚。

    眼看着张绣和吴樊旱不畏战,拼死抵抗,接连受伤,情况危急时,李齐家他们老两口无不暗自焦急。

    在看到吴樊的腿被咬伤后,心肠较软的胡秀英拉着李齐家不忍道“老头子,快想办法救救他们吧,看他们的年纪也不大,这样死了太可惜了”。

    听到自己老伴儿的话,李齐家叹气道:“我能有什么办法啊,就我这老身板儿,出去不过是陪着他们一起喂狼罢了”。

    说着话,胡秀英又看到金色巨狼飞奔加入战圈,向张绣扑去。她想着,巨狼这么大的个头,张绣肯定凶多吉少了。不敢看即将发生的一幕,胡秀英连忙闭上眼感叹道:“可惜了,这小伙子看模样也就比咱孙子大不了多少!”

    一听到胡秀英说起他们孙子,神情胆颤的李齐家,脸上不由浮现起一抹欣慰和满足。

    他们孙子很孝顺,去年一毕业就找到了工作,过年回来时,他把辛苦挣来的工资大半都花到了老两口身上,衣服,茶叶,营养品,一下买了一大堆回来,把老两口感动的一直抹泪。

    看到自己儿子这么懂事,李齐家的儿子李建军也是高兴的买了好多烟花炮竹回来,说是一家人和和满满把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思绪百转中,李齐家突然灵光一闪道:“对了对了,炮仗”

    当时李建军买回来的烟花炮仗可不少,直到过完年都没有点完。

    “剩下的炮仗我收到了哪儿来着?对对对,杂物房里”一边想着,李齐家一边向楼下杂物房快步跑去。

    听着李齐家的自言自语,胡秀英已经想到了他要干什么,不放心的冲他小声喊道“你可小心着点儿”。

    等李齐家拿着炮仗跑出来时,正好看到张绣从巨狼爪下脱险。眼看巨狼要再次发动攻击时,李齐家救人心切,也来不及多想,直接用手握着炮仗尾部便点燃了引线。

    ~~~~~~

    在张绣和吴樊进了房子后,李齐家闪身进去将大门反锁上,急喊道“快快,搬东西堵门堵窗户”。

    随着李齐家的声音落下,门外便响起了狼群猛烈的撞门声。

    “咣当,咣当”狼群撞击铁门的声音直击人心,大门随之跟着晃动起来。

    此时此刻此景,张绣和吴樊不过有半点耽误,连忙开始搬东西堵门堵窗。

    桌椅板凳,沙发茶几电视柜,房子里能用来堵的东西几乎全用上了。到最后他们甚至连床垫床架都搬了出来,直到把门窗堵的严严实实才停下。

    外面狼群撞门挠窗的声音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停止,见破门无望后便都散去了。至于那头金色巨狼,在挨了一炮后就没有再追来了,估计是受伤过重回去养伤了。

    随着外面撞门声停下,房子里四人那剧烈跳动的心脏逐渐松缓了下来。

    本以为万死无生,谁曾想柳暗花明。

    “又一次死里逃生,多亏了大爷救我们,刚才我都以为我们死定了呢”此时吴樊都快哭出来了。

    张绣有气无力的低着头坐在地上,听到这句话后,抬手打了吴樊一下道“现在知道怕了?冲动是要付出代价的,记住以后不要拉上我,一边疯去”。

    一句话说完,随着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身体里积压已久的疲倦终于爆发出来,一时间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当头将张绣拍的晕了过去。

    ~~~~

    张绣做了一梦,一个很乱又很长的梦。

    在梦里,他被一群狼给包围了,就在他感到无边的恐惧要将他淹没时,他的爸爸张御晁突然出现打退了狼群,然后他的爷爷奶奶也突然出现将他抱在怀里。

    接着张绣又梦到了他暴揍吴樊的情景,只见当时他一把拽住吴樊的头发,挥着手来回的在吴樊的脸上抽,很快便将吴樊的脸给抽成一个大猪头。

    张绣的梦很乱,许多梦到的都是一些不着边的事情,到最后他甚至还梦到了他和一个女人相拥激吻的场景。

    只见在梦里,张绣和那个女人吻得很激烈,也很急切。他的嘴紧紧的吸住女人的嘴唇,女人张开双唇将舌头探入了他的口腔中。

    一下吸住女人的舌头,当她舌头上的口水散发着甘甜,流入张绣的口中时,张绣身上一热,某个地方便抬起了头。

    一时,情动似铁。

    然而就在张绣准备欺身而上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咳咳,看情况他应该没有什么事了,估计也快醒了”。

    然后在感到身上一沉,似是有人将衣服盖在了他身上后。

    伴随着一阵低笑声,张绣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首先映入他眼中的是一张笑意未散;带有皱纹的脸。

    随着意识的清晰,张绣看清了他眼前的情况。

    只见张绣此时正身处一间客厅内,躺在一组沙发上,身上盖着一件大风衣。

    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繁星点点的夜空,客厅里没有开灯,在月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昏暗。

    客厅里现在挤满了跟李齐家年龄差不多的老汉,发出阵阵低笑未散。

    李齐家手里端着一个饭碗正坐在张绣的的身边,碗里面盛的是米汤,不过现在只剩半碗了。

    陌生的环境里,猛地看到这么多人,张绣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然而还没等张绣开口,一直坐在张绣旁边的吴樊连忙拿起掉在地上的风衣围在张绣的腰上。然后道“别紧张,我们现在很安全,快别乱动了,先安抚你的大料吧”。

    被吴樊这么一说,张绣先是一愣,然后便感觉到了自己身上某处的变化,随之脸色羞赫连忙坐回了沙发上。

    因为之前跟狼搏斗的时候张绣身上的软甲早就烂的不成样子了,而且还沾满了血。在张绣昏了过去之后,李齐家为了帮他清洗伤口,便把他的衣服给脱了,只留了一件平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