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诱杀
    堵门的桌椅很快便被众人合力搬开了,李大富和李大贵兄弟俩,各自领着三个人站在大门的两侧,将手握在门把手上等着开门,其他人站在张绣和吴樊的身后紧握着手里的农具严阵以待。

    张绣看了一下吴樊受伤的腿说道“注意安全”。

    吴樊身上的几处咬伤,在经过昨天的修养和天地灵气的愈养下,现在已经全部愈合了,只不过因为伤到了骨头,所以在走动的时候还是会有阵阵的疼痛感。

    “放心,这点疼痛比起刚咬伤那会不过是跟打针一样”吴樊拍了一下受伤的腿回道。

    “好”在所有人屏息以待中,张绣紧了紧手中的关刀,在向铁门的一侧退了两步后,沉声道“开门”。

    听到张绣让开门,大富大贵兄弟两人对视一眼,深吸一口气后,同时按下了门把手,随之向内拉开了铁门。

    “咔哒”一声,门被缓缓拉开。看着打开的铁门,张绣和吴樊刷的一下举起了手中的关刀和长枪。

    来吧。

    当曙光从门缝射入房中,张绣抛开了一切杂念,以坚定的眼神正视灾难。

    这一刻,劫火燃身,炼人铸新生。

    “嘭”只见铁门刚打开一个一尺宽的口子,一头狼便撞着铁门冲入了房中。

    “啊~~”狼一进房内,扑起身子便向站在正门口的李齐家咬去。

    虽然之前已近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狼突然冲进来时,还是将李齐家给吓了一跳,惊叫一声后,返身就要往楼道里跑。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在其他人的惊呼中,张绣一个箭步上前,撩起关刀便向狼的脖子上削去。

    刷的一刀削过,关刀寒锋带血,皮球般大的狼头瞬间与狼身分离,咕噜噜的在地上滚动着。

    “呲”身首分离,狼血如喷泉一样从断颈喷出,直接喷了李齐家一身。

    “大家不要怕,有我和吴樊在,而且门开的不大,狼伤不了你们”一刀结果了狼后,张绣收刀说道。

    就在张绣说话的档口,又有一头狼冲进了房内。只见这头狼刚一进来,吴樊眼疾手快抡起长枪便拍在了它的身上。

    一枪将狼拍倒在地,吴樊起手又补一枪打在了狼的腰身上。

    “咔擦”随着骨头被打断的声音,吴樊喊道“快杀了它”

    看着在地上挣扎但怎么也站不起来的狼,拿着一把大铁锤的剩伯冲到前面道“我来”,随后撸起铁锤便向狼的头部砸去。

    这一锤剩伯可是拼了老力了,只听噗的一声后,狼的头部便如同西瓜一样被砸了个稀巴烂,脑浆炸裂一地。

    “呼,舒服,哈哈”将狼锤死后,狼体内的灵气迅速没入了剩伯体内并结成了内丹。内丹一成,其内的力量瞬间在剩伯身体里爆发出来。感觉着在身体里游走的灵气,剩伯一脸享受的道“这感觉跟重返壮年一样,真舒服”。

    看着舒服到脸色通红的剩伯,正用力抵住门的李大富不自急道“老狗,真那么舒服吗?快来帮我抵门,我也试试”。

    这时又有狼冲了进来,李大富直接跳脚喊道“这是我的,这是我的,老狗你快来抵门啊”。

    有了剩伯打头做榜样,又有张绣和吴樊在一旁保护,其他人的胆子不觉大了起来。其实更多的是被剩伯刚才的话刺激到了,重返壮年啊,谁不想。

    种种原因下,只见那头狼刚冲进房内,还没等张绣和吴樊出手将它打残,那些没有参与堵门的老人们就有些按耐不住了,纷纷举起手里的东西,呼的便一起向狼招呼了过去。

    一时之间,只见铁耙,铁锹,粪叉齐下,直将那头刚进屋还没来的急站稳的狼给打蒙在地。

    老人们这一举动将张绣和吴樊下了一跳,我勒个大爷们,这么凶悍吗。

    一瞬回神,张绣连忙喊道“不要冲动,小心被狼咬伤了”。

    一边喊着,张绣一边拉开挥舞农具的老人们,然而在拉开众人看清里面的情况后,张绣直接哈了。

    只见那头狼此时正抽搐着趴在地上,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浑身上下都布满了血窟窿,正汩汩的往外冒血。看着那双布满了恐惧的狼眼,张绣沉默了。

    见又进来一头狼,在老人们还要一拥而上的时候,张绣连忙一刀将狼拍倒在地,用关刀压住不让狼起来,开口道“一个一个来,你们这样杀,谁也结不了丹,都排队去”。

    听到张绣的话后,老人们克制了一下情绪连声道“哈哈,激动了,激动了”。

    见他们冷静了下来,张绣看向李齐家道“李老伯,你先来”。

    在张绣刚说完,紧接着从楼道里传来一个老年妇女的声音“我也想”。

    但还没等她把想什么说完,一直抵着门的李大贵便开口打断道“你想什么你想,你老头我还没轮到呢,你边上凉快去”。

    却说这个在楼道口说话的老年妇女是李大贵的老婆,大家都叫她贵婶儿。

    张绣看了眼一脸跃跃欲试的贵婶和她身后的一众妇女,转过头又看了一下门外面的狼群,心中不禁想道:外面的狼够分吗?

    想着自己和吴樊还要杀狼增强实力,张绣决定自私一把,对贵婶她们说道“以后有的是狼,不急这一时啊”。

    在老人们对狼不再恐惧后,诱杀计划顺利的进行着,十几个老伯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都结成了内丹。

    在李齐家他们都结了内丹之后,张绣通过门缝向外看了一眼。

    加上原本围住另一座楼房的狼被这边的动静吸引过来后,此时拥挤在铁门外的狼差不多还有二十多头。

    看清情况后,张绣对着吴樊使了一下眼色,吴樊看见后,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之后两人便不再留手,只要一有狼进来就刀枪齐下将其杀死。

    因为张绣他们都已经结了丹,所以死在他们手上的狼,其体内的灵气直接飘散在了空气中。

    随着不断有狼进来送死,灵气又不断的从狼尸内散出,客厅里很快便充满了精纯的灵气。

    在内丹的吸引下,灵气不断的被张绣等众人纳入体内,内丹里的能量逐渐点点变的浑厚起来。

    因为张绣和吴樊的内丹在之前胀大过一次,所以他们两个吸收灵气的速度要比李齐家他们快上不少。

    却说,因为张绣他们将铁门打开的缝隙不大,外面的狼看不到房内的情况,只知在嗅到从房内传出的浓烈血腥味后,便不要命的挨个往房子里挤。

    张绣和吴樊站在门的两侧,见狼进来便杀,不过十几分钟便将二十多头狼诱杀完了。

    随着一刀将最后一头狼砍杀在地,张绣身体里的内丹,在灵气不断的汇入中,再次发生质变。

    只见原本半个大米粒大小的内丹,猛地一下胀到了一整个大米粒那般大。

    在内丹完成质变后,一道灵光从中激出,顺着经脉神经冲入了张绣的脑中。

    灵光入脑后,一阵刺痛感便在脑子里蔓延开来,把张绣直疼的出来了一身冷汗,倒在了地上。

    而另一边的吴樊,情况也与张绣差不多相似,张绣倒地后不久,他也随之倒了下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