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险象环生
    身体下坠间,张绣脸上的神情先是错愕,难以自信,最后变成滔天愤怒。

    “如果我不死,必杀了你”

    张绣绝望不甘的喊道。

    此时挤在楼房下面的凶兽少说也有七八百头,从楼上看去黑压压一片。

    这些凶兽在看到张绣从窗口被推下来时,立马停止了撞击铁门和墙壁,仰头张嘴准备饭来张口。

    话说,在张绣被推下楼的时候,另一座楼房里的三个人,通过窗户正好看见。

    当时,背着两把横刀的人一脚蹬在窗沿上,起身就要去救张绣。

    不过在他刚要跳出窗户,手提长剑的纤瘦身影却一把将他拉住道“不要管,此行只要达成我们的目的就行,其他的一概不管”。

    背刀身影闻言收脚了下来,在盯着纤瘦身影看了一会儿后,一言不发的走开了。

    而吴樊最开始的时候是被满屋子的人堵在门外的。

    但是在看到金娣发疯一样的将张绣推下去的时候,怒火霎时烧上了吴樊眼睛。

    挥拳推开挡在他前面人群,走到窗口用力一脚踹在金娣的肚子上。

    将金娣踹倒后,吴樊现在没空跟她多所纠缠,连忙扒着窗沿便向下看去,正好看到张绣一脸难以置信,愤怒加惊悚的摔在一头浑身长着红色棕毛,样子跟熊相似的凶兽背上。

    张绣摔在红熊背上后,那头熊感到自己背上一沉,下意识的抬起两条前肢,将张绣从它背上掀了下来。

    要说早在张绣被推下来的时候,下面的凶兽就在张嘴时刻准备着了。

    不过张绣摔下来的角度实在是太刁钻了,并没有如凶兽们所愿,直接掉在它们的嘴里,而是在众口难选的情况下摔在了红熊的背上。

    现在被红熊掀在地上,张绣周身的凶兽齐头并下张嘴便往他身上咬了下来。

    此时张绣的心脏都快跳到爆了,肾上腺素蹭蹭的外飙。

    “啪”

    危急时刻,张绣化悲愤为力量,连忙一掌拍在地上,随着挥掌,一道灵力从内丹中激出汇入张绣的手掌上。

    掌携灵力拍在地上,力量反馈之下,张绣直身从地上弹了起来。

    站起身后,张绣抬起右脚踩到了一头低着头向他咬来的凶兽的脑袋上。

    被张绣踩着脑袋,那头凶兽把头一抬改向张绣的左腿咬去。

    趁此时机,张绣右脚用力一踩,借力蹭的一下飞到了三米多高的半空中。

    随着张绣借力飞起脱身,那些原本低头向张绣咬去的凶兽们,也因为失去目标,把脑袋撞在了一起。

    楼上的吴樊,见张绣飞身而起后,连将身体探出窗口向张绣伸出手喊道:“快过来”。

    张绣是被从窗口推下来的,所以此时飞身起来距离吴樊伸出的手不远,只要张绣凌空踏出一步就能抓住。

    看着近在咫尺向下伸过来的手,张绣不假思索,虚步一渡伸手向上抓去。

    但是天不遂人愿。

    就在张绣还剩几厘米就要抓住吴樊的手时,一头身体细长,四肢健壮的凶兽从地上一跃而起,咬在了张绣右脚上是鞋子上。

    “嘶~”

    身体被那头凶兽坠着向下落,张绣吸了一口凉气。

    却是那头凶兽的尖牙咬破了鞋面上的布料,刺进了张绣右脚的皮肉里。

    看着下面一头头凶兽仰头嘶吼,等着他被坠下来。张绣咬着牙抬起左脚跺在了咬在他右脚上的那头凶兽的面门上,然后借力将右脚从鞋子里拔了出来。

    “啊~”

    因为那头凶兽的牙齿是透过鞋面咬进皮肉里的,所以等张绣把脚从鞋子里拔出来的时候,他的脚面也被兽牙划出了好几道血口,直把张绣疼的叫了起来。

    此时张绣离地面的凶兽还有一米,当张绣脚上流出来的血,打在下面凶兽嘶吼的嘴里后。

    在鲜血的诱惑下,凶兽变的更加狂躁了,后腿一蹬齐向还在往下掉的张绣够去。

    慌乱之间,张绣抬脚蹬再了一头扑身上来凶兽的头上,然后借力再次飞起。

    但是在飞起来后,张绣的心却沉了下来。

    因为这一脚蹬的慌乱,张绣起身后竟然向楼房的反方向飞去。

    身在半空中,看着下面激愤的凶兽,张绣真是欲哭无泪了。

    “张绣,你左边不远有棵大树,快过去”。

    却说,吴樊在看见张绣往反方向飞的时候,急的一拳打在了窗框上。

    不过当他看到那棵离楼房不远,之前还与李齐家他们在树下喝酒的大树后,马上大声向张绣喊道。

    闻言,张绣连忙向左边看去。

    果然,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正在不远处,除去主树干的距离不算,一根向外伸展的分枝此时距离张绣只有五米远。

    不及多想,张绣凌空一扭腰身便向那个分枝飞扑而去。

    三清保佑,一定要让我扑到啊~。

    扑向分枝的过程中,看着地上那些一直仰望着他的凶兽,出了一身冷汗的张绣不住祈祷起来,深怕自身的力气在没有扑到之前用完。

    四米,二米,半米。

    终于,在身上的的力气用完时,张绣伸手拽住了一把分枝末端上的细嫩叶茎。

    抓着叶茎猛地一拉,所产生的力量传到了张绣的手上,然后手拉动身体,张绣借力向上窜进了大树的树冠中。

    “呼,我滴个亲娘乖乖嘞,吓死宝宝了”。

    张绣在冲进树冠之中后,一把抱住一根粗壮的树干,呼吸急促的自语道。

    然而,估计老天觉得作弄张绣作弄的还不够。

    就在张绣抱着树干,刚喘了两口气,一阵扑棱翅膀的声音便从张绣的上方传了下来,紧接着便有四只红色大鸟从树冠中飞了出来。

    张绣听到声音后,连忙抬头向上看去,当他看到上面一根粗枝上挂的一物后,直被吓的浑身一哆嗦,惊起一身鸡皮疙瘩。

    只见繁叶之中一具小孩儿尸体被横放在一根粗枝上,尸体正面朝上,腹部被刨开,内脏拉出挂在粗枝上,四肢反垂,小孩儿的头仰垂向下,两双眼睛怒睁直视这抬头向上看的张绣,里面映满了死前的恐惧。

    看着这具害自己被推下楼的尸体,还不等张绣多做感想,那四只红鸟飞出树冠后,先是围着大树在上空转了一圈,然后一声戾鸣,翼破长空,向树冠中的张绣袭来。

    眼看张绣处境危险,身在楼房里的吴樊转身疾步冲出房间,转身跑到隔壁房间,拿了他和张绣放在这里的刀枪,就要往外折返。

    因为这个房间的窗户是开在楼房另一侧边的,从这里看不到张绣的情况,所以吴樊必须返回之前的那个房间。

    就在吴樊急身折返来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一个脸上长着一个大痦子的老汉闪身将他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