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人心叵测
    吴樊现在正着急着去救张绣,见痦子老汉突然堵住去路,眉头一皱想要绕过他继续前行。

    见吴樊想要绕过他进房间,痦子老汉伸手一把拉住了吴樊手里的关刀就要夺。

    “你想干嘛”。

    吴樊此时正心急外面张绣现在的状况,见痦子老汉用力夺刀,火气攻脑,眼带狠厉的吼道。

    吴樊这一怒吼,将痦子老汉吓的一哆嗦,但双手还是硬拉着关刀不放。

    “我知道你想去救外面的那个小子,但是你看现在外面有那么多怪兽,那小子肯定活不成,你出去也是白白陪着他一起死,

    所以,听大爷一句劝,还是别去了,另外,你看,既然那小子活不成了,这把刀他也就用不了了,不如就给大爷,让大爷用吧”。

    “就是,就是,听人劝吃饱饭,你可别去送死”,听那痦子老汉说完,旁边有几个老汉也接声应道。

    在几个老汉应声间,一个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拉了一下其中的一个老汉急声道:“爸,你瞎说什么呢”。

    无耻之极,枉费张绣之前还帮他们结丹了,现在不仅不想着怎么救张绣,还把主意打在了关刀上,更无耻的是竟然还有脸张口大爷闭口大爷的。

    我去你大爷的吧。

    无耻之言入耳,吴樊盛怒一脚踢在了那痦子老汉的腿上。

    腿上吃痛,那痦子老汉松开了关刀,一下趴在了地上痛呼起来。

    在吴樊把痦子老汉踢倒后,李大贵一脸愤怒的走到前面,指着痦子老汉骂道。

    “踢得好,没良心的东西,以前只觉得你爱耍小心思,真没想到你是连心都黑透了的,人家张家小兄弟可是帮咱们结了丹的,等于给了咱们一次重生的机会,你现在竟然说出这样的浑话,真不配做李家坳的人”。

    骂完痦子老汉,李大贵转头又指着之前应声的几个老汉骂道:“你们还就是就是,就你个屁的是,一群老不要脸的冒搓得”。

    被骂的几个老汉,立马不愿意了,其中一个老汉伸手推了一把李大贵道“你怎么说话呢,我看你才是冒搓得”。

    见李大贵被推了一下,一旁的李大富立马上前推了回去,指着那个老汉道“怎么,你还想打架啊,告诉你李粪叉,论起打架,我们兄弟俩这几十年来就没怕过谁”。

    随着李大富说完,只见有两位头发灰白的妇人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到了大富大贵兄弟身后。

    看她们一边走一边撸袖的动作,估计也不是好相与的。

    却说这两位妇人是大富大贵的老伴儿,人都叫她们富婶,贵婶。

    见一帮同村的老头老太要动手打起来了,李齐家向剩伯使了一个眼色,推着吴樊道“你快去救张家小兄弟”。

    然后连忙拉开大富大贵兄弟开始劝架。

    被李齐家推进房间,吴樊跨步便往窗口走去。

    不过还没走出两步,剩伯却赶上将他拉住了。

    再次被人拉住,吴樊眼里直冒火星,一把将剩伯推倒,然后用枪尖顶住剩伯的胸口狠道“你也想要刀?”

    一屁股墩到地上,剩伯疼的直咧嘴,一把拍开顶着胸口的枪,开口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你看老子是那样的人吗,我是来告诉你怎么救张家小兄弟的,难道你真想直接跳到楼下送死啊,嘶,这一下差点把老子的胯骨给摔碎了”。

    一听剩伯不是来夺刀的,吴樊火气稍减,连忙将他扶起来道歉道“对不起,我还”

    “好了好了,别废话了,你快去窗口那儿,顺着外面墙上的雨水管爬到楼顶上,然后往东边去,那里离大树近,以你的能力应该能跳过去,快去吧”。

    这个办法是李齐家和剩伯刚才观察地形发现的,还没来的急告诉吴樊,外面就吵起来了,所以李齐家才给剩伯使眼色,让剩伯告诉吴樊,而他则去劝架。

    听完剩伯他们想出来的方法后,吴樊连忙向窗口走去。

    却说,金娣之前在被吴樊踹了一脚后便坐在地上上没起来,哭哭啼啼的靠着墙坐着。

    许是被吴樊一脚给踹怕了,此时在看到吴樊走来直吓的往墙角缩了缩。

    要说金娣不动还好,吴樊因为心急张绣根本没空注意她,但是金娣这一缩,却成功的引起了吴樊的注意。

    现在知道怕了?

    看了一眼金娣现在的模样,吴樊怒从心起,抬脚鞭腿踢在了她的脖子上。

    “嘭”

    金娣被踢的头一歪撞在了墙壁上,白眼儿一翻晕了过去。

    “好了好了,你现在还有空跟她置气,快去帮张家小子吧”。

    要说剩伯现在也挺厌恶金娣的,都怪她之前的举动太丧心病狂了。

    吴樊也知道现在不少算账的时候,连忙探身出窗口向外看去。

    只见,在窗外的一边的确有一根白色的雨水管被固定在墙壁上。

    伸手晃了一下雨水管,发现有些晃动,固定的不是很牢,不过也没关系,在灵力轻身下,吴樊觉得自己借力应该能翻到楼顶上。

    把长枪插进腰间,然后用腰带勒紧,吴樊手持关刀翻出窗口,扒在了雨水管上面。

    但,只见吴樊刚扒到雨水管上,那些固定雨水管的铁箍就突然崩开了。

    却是,吴樊只想到灵力能轻身,却忘了刀枪的重量,再加上这固定雨水管的铁箍,年头也不少了,一遭重压便直接崩开了。

    雨水管一阵乱晃,眼看就要掉下来时,吴樊连忙将脚尖贴着墙壁踩了一下,借力贴墙向上面飞出了两米多高,伸手扒住了楼顶边壁上,然后再一用力,翻身跳进来楼顶外侧的檐沟里。

    只见吴樊刚跳上楼顶,那根雨水管便断开掉了下去,然后摔在了楼下凶兽的身上断成了好几节。

    剩伯探着头看着差点掉下去,但最后还是顺利的上了楼顶的吴樊,抹了一把汗,喊道“你小心点,还有树上的张家小子,别忘了你们还差我两颗小叶紫檀的树钱呢”。

    上了楼顶,吴樊抬头一看。

    果然,现在他站的地方,离大树伸展过来的枝丫有七八米远,如果往东去的话,距离会近一点,最近的地方只有三米的距离。

    顺着檐沟疾跑几步,吴樊看到了身在树上枝叶掩盖下的张绣。

    张绣现在身在树上并不好过,之前四只红鸟向他发动攻击,被他依靠着树上交错的分枝躲了过去。

    一次攻击无果,那四只红鸟返身围着树冠盘旋起来,寻找着再次攻击的机会。

    张绣小心翼翼的躲在一片密集的分枝下,抬头注视着那四只红鸟。

    突然,一声撞击声传来,紧接着树干就微微的晃动了一下。

    张绣低头一看,却是下面临近大树的凶兽正用身体撞击树干,而且还有几头凶兽伸爪扒着树干想要爬上来。

    但是,这棵大树的树干长的很粗壮而且还很笔直,下面的凶兽想要把它撞断或是爬上来都不容易,所以暂时对张绣造不成威胁。

    然而,张绣这一低头,却给了盘旋着的四只红鸟可乘之机。

    只见四只红鸟中,有两只无声伏飞至树冠下方,然后振翅自下而上的冲进树冠中,向张绣击去。

    闪羽瞬至,等张绣眼角余光扫到红鸟,收回向下看的目光想要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危急时刻,在两只红鸟伸爪快要抓住张绣时,身在楼顶上的吴樊大喝一声:

    “小心”。

    然后,抽出腰间的长枪用力的朝一只红鸟掷去。

    随枪掷出,吴樊蹬脚一步,持刀跃进了树冠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