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 吴樊的提议
    掷枪破空似流星,凶禽折翼自悲鸣。

    只见吴樊一枪掷出,正好刺在一只红鸟的翅膀上,咚的一声,枪尖透过红鸟的翅膀,钉在了一根树干上。

    翅膀被钉住,那只红鸟立马便扑棱着痛鸣起来。

    钉住一只,但还有一只。

    另一只红鸟此时已近袭至张绣近身,挥动着翅膀伸爪便抓在了张绣前胸的衣服上,然后挺起尖喙向张绣的右眼啄去。

    惊骇间,张绣抬起双臂连忙向鸟颈握去,企图将啄向自己眼珠的鸟喙推开。

    但是这鸟啄来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张绣刚抬起双臂,它的尖喙便已经要啄进眼珠了。

    眼看张绣右眼即将不保,吴樊也是刚跳在树枝上,重心未稳,来不及施救。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支羽箭破空而至,穿过枝叶之间的缝隙,射在了红鸟背上。

    这支羽箭携势强劲,箭头直接从鸟背透至前胸,将红鸟射了个对穿。

    一箭透体,红鸟吃痛,猛地抬头长鸣了一声,之后便无力的松开了抓着张绣胸前衣服上的利爪,扑棱着翅膀向地面掉了下去。

    却说,在红鸟抬头长鸣之时,它的尖喙前端,几乎是紧贴着张绣的眼膜向上划过去的。

    可以说,但凡是这支箭射的在晚一瞬,张绣的眼就真的要被啄瞎了。

    “你没事吧”。

    这时吴樊在站稳脚跟后,一个跃身跳到张绣所在的那根树枝上,然后一把捏住张绣的下巴,将张绣的脸扳过来,看向张绣的右眼问道。

    被吴樊扳着下巴,张绣从惊骇中醒过神来,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然后拍开了捏着他下巴的手。

    “我没事”。

    说完,张绣抬头凝目,透过树上枝叶向羽箭射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在距离张绣所站的这棵大树,约有一百米远的一座楼房的房顶上,一个身材高挑,背负长剑,手挽弯弓的身影正向张绣这边挥手。

    因为那人头上戴着帽子,脸上戴着口罩,所以张绣根本看不清她的样貌,只能通过身材判断出是个女的。

    没有纠结那人的装扮,张绣心有余悸的点头致意,喊声谢道“多谢出手相救”。

    听到张绣喊谢,那个挽弓人提气刚要回应,手提长剑和背着横刀的两个身影便从二楼窗户翻上楼顶制止了她。

    然后,提剑人开口说道“走吧”。

    说完,提剑人飞身便向楼下飞去。

    见那人说走就走,背刀人和挽弓人相视了一眼,之后也没有多言,飞身一步便跟着那人下了楼房。

    三人体态轻盈飘身落下,随之脚尖轻点地面,再次腾飞而起,凌空虚步连点,在经过一颗大树时,踩叶借力,之后便先后飞进了山林中。

    那三人飘然而去,却也引起了地面上凶兽的注意。

    随之便有一部分凶兽向三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看着突然出现,莫名又走了的三个人,张绣被搞得蒙蒙的。

    算了,可能人家只是路过,顺手救了自己吧。

    没有纠结那三人的去留,张绣伸手拿过了吴樊手里的关刀。

    关刀入手,在被推下楼后,就一直急速跳动的心,突然踏实了起来。

    刀长人势,驱走不安,张绣先是抬头看了一眼还在空中戾嗅盘旋着,但没有飞下来的两只红鸟。

    然后把目光投在了另一只被枪钉在一根分枝上,不住扑棱吱鸣的红鸟身上。

    这一刻,因为一直疲于谋命,而被张绣极力压制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

    挽刀劈月,锋耀寒光,直取鸟头而去。

    刷。

    一刀剁下鸟头,血溅似花。

    然而,看着掉入树下兽群中的鸟头,再看看树上的鸟尸,张绣眼中先是一疑,心中嘀咕道:怎么没有灵气飘出来啊?

    但是疑惑只是一闪而过,随即戾气叠生冲上眼睛。

    张绣此刻,想杀人~~。

    伸手将半个枪头都没入了分枝中的长枪拔出,然后甩落无头鸟尸。

    看着被怒火烧红双眼的张绣,吴樊道:“先应付眼前吧,来的时候我帮你踹了她两脚,也算为你报复了一下”。

    听完,张绣冷笑道:“哼哼,踹了两脚就完了?她刚才可是差点害死我,我就是杀了她也不为过”。

    听着张绣戾气十足的话语,吴樊沉默一会道:“灾难发生后,一路走到这儿,我早就当你是过命之交了,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如果以后有什么后果,我跟你一起扛”。

    吴樊说的话很真诚,但却带着一丝顾虑。

    因为,如果置身在张绣的角度,换做是他被人推下楼,不管下面有没有凶兽,他都会愤怒的想要杀了对方。

    但是,自小就生活在被法律束缚和保护的环境中,让吴樊对于杀人这种行为很害怕。

    吴樊的害怕不是说他不敢杀人,而是害怕杀人之后,法律的制裁。

    虽说现在,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来执行法律,但是在二十多年的思想深耕下,吴樊依旧充满顾虑。

    但是不管怎么说,最后吴樊还是跟张绣站在了一起。

    灾难中,害我者,杀之。

    看着吴樊真诚的眼神,听着吴樊真诚话语,张绣心中一暖。

    人生在世,有此一友,夫复何求。

    “谢谢”。

    看着张绣回递过来的眼神,吴樊笑意叠起道:“你这样看着我,会让我误会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滚,老子钢铁直男,取向正的很”。

    “哈哈,开玩笑的我,你还当真了”之后,吴樊想了一会儿又道“你看,我们拜把子结拜成异姓兄弟怎么样”。

    “额?”

    没有想到吴樊会突然想到要跟他结拜,张绣一时愣了一下。

    其实张绣和吴樊认识到现在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要说在灾难发生前,张绣和吴樊也只能说是聊得来。

    而且,因为性格原因,张绣极少主动跟人聊天,多数都是吴樊主动来找张绣聊天。

    在灾难发生后,因为吴樊救过张绣,所以张绣也只是单纯的当吴樊是自己的恩人罢了。

    事出突然,张绣愣了一下后,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起要结拜了?”

    闻言,吴樊笑道:“也没什么,就是想到在灾难发生后这两天里,咱们也算是患难与共了,那何不效仿古人结为八拜之交,这样等我们以后强大起来,也算是一段佳话不是吗”。

    好嘛,听吴樊话里的意思,有一种为了日后好装x,所以才结拜的味道啊。

    目的虽然不纯,而且还有一颗容易被感情左右的心,但吴樊的为人,张绣还是认可的。

    所以结拜也无不可,当即张绣便说道“可以,不过在我们结拜之前,我要取一物祭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