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老好人李齐家
    说完,张绣抬眼看了一眼,依旧在空中盘旋的两只红鸟。

    它们许是被另外两只同伴的死给吓到了,虽然盘旋着发出悲鸣,但却迟迟没有再次发动攻击。

    它们不攻,张绣也不准备跟它们在这耗着。

    至于地上的凶兽。

    在尝试着撞了几下,发现无法撼动大树后,它们就停止了。

    都说人有人性,兽有兽性,这句话不假,兽类虽然凶残,但也不要因此就把它们当成了,没有头脑,不会思考的大傻x。

    它们遇到危险会反击,但也会跑。

    当它们发现有些事情,以它们的能办不到的时候,它们也会罢手放弃,而不是一味的傻不愣登的非要硬上。

    就比如现在还在努力往树上爬的几头凶兽,仗着自己身体纤细,四肢健壮,觉得自己能爬上,所以没有放弃。

    它们不傻,量力而已。

    眼下,那几头凶兽已经爬到了树干高度的一半。

    脚下凶兽不断爬近,张绣他们手里虽然有武器,但也不愿在树上跟它们纠缠,毕竟天上还有两只猛禽伺机而动呢。

    天不时与,地势不利,也就剩人和了。

    此时与凶兽缠斗实属不智。

    张绣看着一根不粗,但是快要伸到楼房二楼的一面窗户边上的树枝,对吴樊道:“我们踩着这根树枝借力,然后打碎窗上的玻璃进屋”。

    闻言,吴樊自无不可。

    见此,张绣提气敛息,一蹬脚下分枝冲身而起,吴樊随之跟上。

    待脚下力尽,张绣他们踩枝借力,在靠近窗户时,张绣挥刀打碎玻璃,然后在那两只红鸟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两人先后扑身进入了房中。

    却说,另一个房间的窗前,在看到张绣脱险,成功返回时,有人欢喜有人忧。

    喜的自然是大富大贵,李齐家他们这一拨,而那些之前想抢刀和出口帮腔的一拨人却是愁容满面。

    至于金娣,呵呵,还在晕着呢。

    看着张绣他们破窗而入,李齐家他们送了一口气。

    但随即,李齐家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

    “你们说,那张家小子不会真把金娣给杀了吧”

    因为李齐家他们所在的窗口离那块大树只有十几米,虽然有树叶挡着,看不到树冠里面的情况,但是张绣和吴樊的谈话却是能听到。

    “你这老好人的毛病又犯了,你也不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你被人推到吃人的兽堆里,你能忍的了吗,金娣她这是自找的,你就别在这烂好心了”李大富撇了李齐家一眼说道。

    “看你这话说的,毕竟是同村同宗的,你能忍心看着金娣被杀啊,再说,金娣不也是因为心急孙子才失了分寸吗”李齐家考虑到的一个村子的,为金娣辩解道。

    闻言,李大富嘴一撇,眼一闭,然后说道“看你说的什么话,就她孙子宝贵,人家张家小子就没有爷爷奶奶疼了,还同村同宗,同村是不假,至于同宗!她姓金,我姓李,同个屁的宗,再者,我这是论理不论人,总之张家小子差点被他害死这是真的”。

    见两人各执一理争论不休,剩伯开口说道“好了,各有各的孙子,咱就别管了,随张家小子怎么办吧,这事确实是金娣做的不对”。

    随着剩伯的话落下,张绣和吴樊也从外面走进了房间里。

    见张绣进来,房间里的人立马分成了两拨。

    一拨人退出了房间,一拨人没有动。

    退出去的一拨人,不用多说,自然是那个痦子老汉和一之前帮腔的,各自带着家属去了另一个房间。

    “没受伤吧你们”李齐家当先问道。

    在张绣一进房间时,就已经做好了手刃金娣的准备。

    面对李齐家关心的一问,再考虑到他之前救过自己。

    张绣稍压火气回道“侥幸不死,受伤难免”。

    言简意赅回答完,张绣绕过李齐家,挽起关刀便向昏迷中的金娣走去。

    来了,真的要杀吗?

    见张绣目的明确的走向金娣,房间里除了吴樊,其他的人的神色不由复杂起来。

    害怕,不忍,惊惧,通通浮现在了脸上。

    一众妇女抱着孩子快步走出了房间,有几个老汉张口想劝,当最终没能说出口,就像剩伯说的,这事儿确实是金娣的不对。

    种恶自尝,他们想劝也无从开口啊。

    一步一叠怒,在走到金娣身前的时候,张绣话不多言,引刀便向金娣的身上砍去。

    “啊~~”

    就在关刀快要砍在金娣身上时,原本昏迷的金娣突然睁开眼,尖叫着向一边躲去。

    “锵”

    随着金娣躲开,一刀落空,砍在了墙上。

    看着躲到李齐家身后,满脸恐惧,瑟瑟发抖的金娣。

    张绣眼中的戾气更盛了。

    “你还装晕,刚才是不是在一直祈祷着我让最后死在外面啊,可惜,菩萨不随恶人愿,老子历劫不死,现在到你自食恶果了,纳命来”。

    说完,张绣转手一刀,向躲在李齐家身后的金娣砍去。

    “啊~齐家叔救我啊”。

    见张绣誓要她命,金娣紧抓着李齐家后背的衣服求救道。

    李齐家本就是老好人的性子,那里经得起这般啊。

    当即,李齐家一咬牙,上前一把抓住了张绣挥刀的双臂,开口求情道:“张家小子,饶了她吧”。

    “饶了她?你说的轻巧,老子刚才差t一点就死在下面了,你现在让我饶了她?”

    被抓住双臂,张绣满腔怒火难抑,失口对着李齐家爆出了粗口。

    一把挣脱被抓住的手臂,张绣转身再次举刀向金娣劈去。

    但李齐家却低头一把抱住张绣的腰,继续求到“孩子,你听大爷一句劝,扰了她吧,就当是看在我就过你一命的份上”。

    听到李齐家这句话,一向重恩的张绣迫不得已停止了挥刀。

    怒眼湿润的盯着李齐家,张绣胸口起伏,一字一顿的说道:“李老伯~,你这是在逼我~,你扪心自问一下,我帮你们结丹,不顾危险拖住外面那些凶兽,有哪儿点对不住你们了,可到头来她是怎么对我的”。

    李齐家看着张绣现在的样子,不觉得心疼了起来,他能体会到张绣现在的愤怒和委屈。

    但,要让他眼睁睁看着一起同村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被杀死,他是真的做不到。

    于是泪眼狠心的说道:“孩子,大爷对不起你,你就当是大爷逼你吧,大爷求求你,就饶了她吧”。

    说着,李齐家眼中的泪水就不住的留了下来。

    被李齐家死力的抱住为金娣求情,想要用之前的救命之恩为金娣抵命,一向重恩的张绣,内心挣扎了起来。

    “好”

    一声好。满房间的人都愣住了。

    “真的?”抱住张绣腰身的李齐家在一愣之后,不确定的问道。

    要说李齐家虽然死命的求情,当他真的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

    其实不是张绣心软的快,而是李齐家小看了张绣对恩情的重视程度。

    不过,虽然答应饶金娣一命,但张绣却不想让她完整的活着。

    “我可以饶她不死,但是她推我下楼的那两只手,得给我剁下来”。

    听到张绣答应饶金娣不死的要求,李齐家松开了抱住张绣腰身的双臂,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他是真没脸再去求张绣,能帮金娣保住命就不错了,一双手,剁了就剁了吧。

    李齐家默许了,但金娣却不知足的还舔着脸,哭哭啼啼的央求着。

    “呜呜~齐家叔再帮我求求他吧,没了手,我可怎么活啊”。

    闻言,李齐家没有回头,叹了一口气,声音一下子苍老了好多,说道“能帮你保住命,我已经没皮没脸了,人家张家小兄弟现在只要你一双手,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自己造的孽总是要还的,忍着吧,长了记性就不疼了”。

    “吴樊,把她的双手给我按在地上”听李齐家说完,张绣喝声喊道。

    见张绣挥动着关刀要砍下来,吴樊也不迟疑,直接强力拉住金娣极力挣扎的双手,便按在了地上。

    随刀砍落,在金娣的一声惨叫中,血水压怒火。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