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 永不退色的友谊
    艳阳渐斜,自凶兽出现,到现在已经有三个小时了。

    凶兽群在楼下嘶吼着。经过最初的狂躁撞击,见猎食无望,冷静了下来。

    其中有一部分没耐心的凶兽,已经离开向它处猎食了。

    兽群分离,现在还守在楼下的凶兽,只剩二百多头还在徘徊着没有离开。

    二楼的一间房间里。

    关刀染血,被丢在地上。

    墙角里,张绣双手抱膝而坐,面无血色,眼睛无神的看着关刀刀刃上,已近凝固的血液。

    他已经这样盯着看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好了,不要再看了,杀个人而已,至于这样吗?”。

    在一刀砍下李旭杰的人头后,张绣被从断颈中喷出来的血,溅了一身。

    之后就跟魔怔了一样,怒火全熄,盯着滚落的人头看了一会,然后拖着刀走出了那个房间。

    初次杀人,还被人血喷了一身,再加上最初时身首分离,李旭杰的那具扭曲抽搐的无头躯体。

    这一切都给张绣造成了很强大的心理冲击。

    当怒火被血浇熄,张绣一时承受不住眼前的一幕,心理崩溃,便魔怔了

    在其他人的惊骇恐叫中走出房间,然后又随便推门进了一个空房间后。

    张绣把关刀丢在地上,然后抱膝坐到墙角,眼睛一直盯着刀上的血色看。

    吴樊当时也被身首分离,血液喷溅的场景给吓蒙了,在张绣离开好一会才会过神来。

    当吴樊在这个房间里找到张绣时,看到张绣所处的情况后,知道他是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初次杀人所带来的负面作用。

    在调整了一下自己受到惊吓后糟乱的情绪,吴樊便开始试图开导张绣。

    到现在为止,吴樊开导到嘴的干了,张绣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又开导了一句,见张绣还是没有反应一直盯着关刀看。

    吴樊深怕张绣被一直困在崩溃中走不出来,于是深吸一口气,抬手用力扇在了张绣的脸上。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声过后,张绣的脸,迅速肿红起来。

    用力的晃动着张绣的身体,吴樊大声在张绣耳边喊道:“你快醒醒”。

    喊完,吴樊抬手又在张绣脸上扇了一巴掌。

    嗯~,这下对称了。

    吴樊这两巴掌下去,张绣吃痛,不自抬手捂住了两边脸颊,随之,双眼逐渐复神。

    见张绣眼中恢复神采,吴樊甩动着双手,呼气道:“早知道这样你能醒,一开始我就动手了”。

    从崩溃中走出来,张绣双手捂住红肿的脸颊轻轻揉动着,眼睛看着吴樊说道;“谢谢”。

    “小意思,你能醒了就好”。

    “你过来一点”。

    看着张绣因为揉脸而被牵动的嘴,吴樊没有多想,俯身向张绣靠近了一点。

    问道:“怎么了”。

    “啪”

    只见在吴樊向张绣靠近间,张绣一个跟吴樊打他时同样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吴樊的脸上。

    然后说道:“你应该轻点,真的很痛”。

    “我x,你个狼心狗肺的,我叫醒你,你这样对我,下次再也不管你了”。

    突然挨了一巴掌,吴樊倒在地上委屈的说道。

    张绣站起身,想活动了一下酸麻的双腿,不料一阵剧烈的麻木感袭来,张绣一时战不稳靠在了墙壁上。

    靠着墙壁,听到吴樊的话后,张绣说道:“还想下次?这种事一次就够了”。

    以前听人说,有的人在第一次杀人后,会感到很兴奋很刺激,从而迷恋上杀人后所产生的变态的感觉。

    还有的人,因为内心脆弱,在杀人后会一度产生心理崩溃。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张绣觉得他自己就是属于内心脆弱的那一类。

    杀人,一次就适应了。

    虽然很抵触杀人,但如果以后再有人惹到自己,张绣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对方。

    到那时,张绣绝对不会让自己再像今天一样,跟怂瓜似得缩在墙角。

    人,凡事都需要一段适应过程的,就比如说所有凶残的杀人犯,你敢说他们在第一次杀人后,都会感到兴奋,而没有人崩溃过吗。

    这是在灾难中所有人都需要经历的,强大内心的洗礼。

    毕竟人心叵测,谁又敢保证自己在这场人类的灾难中不杀人。

    “我刚才的样子,是不是特别懦弱,特别可笑”。

    “怎么会,你刚才的样子特别坚强~~,特别可爱~~”。

    吴樊揉着脸拖着长长的尾音撇嘴道,却是还在为刚才的那一巴掌生气呢。

    在从地上站起来后,吴樊对着张绣翻起一个撇眼又说道:“不过在你醒了之后,就变的可恶,可恨,可忘恩负义了”。

    当腿上的麻木感退去,张绣渡步走到了窗户前。

    看着楼下数量明显变少了的凶兽群,张绣的眼神变的幽深起来。

    “乱世人心恶,看来以后不能以善眼观人了”。

    九死一生的教训,张绣建起了一道坚厚的围墙,将心中所有的温软都深藏了起来。

    吴樊听到这句话后,深有同感。

    上前一步,与张绣并肩而站道:“不管世间再怎么乱,人变的有多阴险,我都会跟你并肩而战”。

    张绣扭头看了吴樊一眼。

    “有时候越是直白的保证,就越需要防范,我们认识的并不久,你为什么这么义无反顾的帮我”。

    经历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差点付出生命的教训,张绣现在不愿意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就像之前,虽然已经知道了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但意识归类下,张绣还是向李家坳所有的人,毫无保留的释出了真诚,可结果呢。

    听到张绣所问,吴樊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

    “我已经用行动证明了我的真诚,这个没有必要过多解释,至于你最后问的问题嘛,可能是因为我对你一见如故的原因吧,”。

    的确,吴樊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他对张绣的诚意,张绣也的确不该怀疑他。

    至于一见如故,这个说不清,毕竟人类的感情是很奇妙的。

    一见如故,倾其所有的友情在现今社会虽然已不多见,但还是有的。

    收起现在变得非常敏感的心,张绣报以挚诚说道:“谢谢”。

    “时间会证明一切,我对你的友谊永不退色”。

    午后的阳光,通过窗户照在了张绣和吴樊两人的身上,熠熠生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