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凶兽结丹
    月如钩,映江岸水波,愁思汹涌流。

    望彼岸,江似两生沟,悲饮奈何酒。

    凉凉夜色,江水奔流。

    三道身影一路奔袭,在江岸边停了下来。

    “你怎么停下来了,这里不安全,前面就到家了,到家再休息吧”。

    背刀人对提剑人说道。

    提剑人看着水面上的倒影,开口道:“你们先回去吧,我想自己待会儿”。

    “胡闹,这”。

    背刀人听言刚要呵斥,挽弓人上前拉住他说道:“随她吧”。

    拉住了背刀人,弯弓人又对提剑人道:“你也不要在这待太久,注意安全”。

    说完,拉着背刀人便转身离开了。

    等两人走远,提剑人抬手,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

    随着帽子被摘下来。

    青丝如瀑垂流,直覆腰间。

    一时之见。

    夜风弄青丝,皎月照纤柔。

    江映眉如柳,秋水上清眸。

    提剑人江面顾影一番,随轻步踏波向对岸飞去。

    飞行间,身影用手中长剑的剑鞘划破水面,轻喃道: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

    狼群这次来的数量不少,差不多有两百来头,不过都是些普通的狼。

    这些狼跟凶兽扑斗,虽然两边数量旗鼓相当,但是奈何狼的个头小,还没有凶兽强悍。

    所以两群兽斗的时间并不长,在撕咬了将近一个小时后,以狼群败退收场。

    狼群虽然败退,但凶兽这边也死伤了不少。

    张绣在二楼通过窗户仔细看算了一下。

    现在楼下在视野内,能站起来的凶兽只剩一百三十一头了。

    “哈哈,有意思,如果它们真像你说的那样不是一伙儿才更好,这样,它们互掐,我们就躲起来看就好了。

    等它们斗的两败俱伤了,我们出去捡漏就好了,还安全”。

    狼群退走后,张绣对吴樊说出了他之前的猜测。吴樊听了之后不由幻想着说道。

    听了吴樊乐观的猜想,张绣却不这么认为。

    张绣的心中不禁想到。

    狼是灵气的载体,他们杀狼能结丹,那凶兽在杀了狼之后,会不会也跟他们一样能结丹呢?

    这想法是刚才兽斗时,张绣看着被凶兽咬死的狼尸时,突然联想到的。

    说实话,这个联想一经浮现,张绣瞬间便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要知道,凶兽的个头实力本就比普通的狼要强,对人类的威胁自然也要比狼大。

    虽然现在还不具体清楚,凶兽没有结丹时的真正实力如何。

    但是今天与紫狮的一个回合交手,和被推下楼后,近距离体会到凶兽所展现出的反应能力。

    张绣猜测,凶兽的实力应该比金色巨狼差一点。

    如果单个对上的话,张绣有六成把握能将凶兽杀死。

    但这也只是猜测,不真正的对上,张绣也不敢十分确定。

    综上所述,倘若凶兽再能结丹,那人类的处境岂不是更加危险了。

    另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狼体内的灵气,是结丹和快速增强实力的根本,也是人类在灾难中继续生存下去的根本。

    凶兽如果也能结丹纳灵,就等于是跟人类抢分蛋糕。

    灾难才发生不到三天,张绣不用想也知道,人类能结丹的人数,总的来说肯定不会多。

    如果凶兽再掺上一脚,到时此消彼长,只会强者更强。

    似乎是为了印证张绣的想法。

    只见,在夜色的掩盖下,一只红鸟突然无息而至,伸出双爪穿过没有玻璃的窗框,抓在了张绣的前胸上,然后挥动翅膀扯着张绣身上的衣服就往窗外猛拉。

    张绣被突然出现的红鸟吓了一跳,再加上红鸟在抓他的衣服时,利爪挠破了皮肉。被硬拉着往外扯时,张绣不由吸了一口凉气。

    再说这红鸟的力气极大,一时不妨下,张绣现在半个身子都被它给拉出窗外了。

    等反应过来后,张绣惊骇间,连忙伸手扒住房间内侧的窗边。

    然后双手用力,跟红鸟较着劲,硬把身体往房间里拽回了一点。

    两相教力,张绣的力气要比红鸟大点,身体正一点点的被拉回房间里。

    此时吴樊也反应了过来,一把拉在了张绣的后背衣服上。

    张绣借力,腰身用力往后一挺,双脚落在了房间地面上。

    而那只红鸟见没能将张绣拉出来,一袭不成,便要松爪飞走。

    但此时张绣却没想放了它。

    “想走留下来吧你”。

    刚才被吓了一跳,现在张绣眼神透戾,伸出双手往前胸一握,直接拉住了红鸟刚松开衣服的爪子。

    然后身体后退几步,双手用力一拉,便将红鸟给拽进了房间里。

    “吴樊,守住窗口,别让它逃出去”。

    说着话,张绣甩着失力的红鸟,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周身旋转,然后手一撒,红鸟直接撞在了一面墙上。

    “嘭”

    被甩到墙上后,红鸟展翅扑在了地上,然后挥动着双翅就要起身。

    趁着这个空档,张绣一个箭步,走到被红鸟往外扯时自己丢在地上的关刀前,然后弯腰捡起,顺势挥刀向红鸟砍去。

    张绣这一刀很快。但红鸟的反应跟快。

    见张绣刀锋将至,红鸟爪子在地砖上一挠,振翅飞起躲过了张绣的攻击。

    却说,现在这是在房间里,红鸟振翅往上一窜,虽然躲过了刀锋,但是也一头撞在了房顶上。

    一刀劈空,抬头看着因为撞到房顶,现在有些晃神的红鸟。

    张绣心道,好机会。

    只一步向前,反手撩起关刀便向红鸟自下而上劈去。

    这次红鸟可是想躲都躲不过去了。

    只见一刀过后,刀锋添红,直接将红鸟的右翅给削了下来。

    失去一边的翅膀,红鸟发出凄厉的鸣叫声,无济于事的奋力挥动着另一只翅膀掉在了地上。

    抬脚用力踩在红鸟的后背上,张绣冷哼道:“还搞突袭,老子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等会就烤了你”。

    看着红鸟奋力挣扎着扭动脖子,想啄自己踩在它后背上的脚。

    张绣不自又冷嘲道“眨巴长的脖子,还好意思秀”。

    说完,起手一刀便将红鸟的头给剁了下来。

    结果了红鸟,张绣的目光被脚下地砖上的几道挠痕吸引住了。

    一脚踢开还在扑棱的无头鸟尸,张绣蹲下身,在布有挠痕的地砖上摸了一下,心猛然一沉。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只见这些挠痕有零点五厘米深,这可是表面光滑的地砖啊。

    在中午时,张绣是跟红鸟打过照面的,所以张绣对它们的实力也有一定的了解。

    如果以红鸟当时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在地砖上挠出抓痕的。

    “看来,不能再躲着了,得主动出击”。

    是啊,不然等狼都被凶兽杀了,那人类就真没有出头之日。

    如果不想被凶兽彻底压制至死,那么张绣他们就得主动出击,去杀狼。

    走到窗口,看着楼下那些正在咬食狼尸的凶兽。

    张绣不禁骂道:“这操蛋的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