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十九章 灌灵之祸
    “你~这是干嘛呢?”

    见张绣拿着内丹一声不吭,举止还很怪异,吴樊不解的问道。

    不止吴樊,就连李齐家他也是看的一头雾水。

    闻言,张绣从苦思冥想中回过了神。

    “没什么,我在想怎么把这颗内丹了的灵力化为己用”。

    “咳~你是不是傻,想要里面的灵力,直接吃了不就完了”。

    一听张绣想半天在想这个,吴樊一个你真傻的眼神甩过去说道。

    其实直接吃掉的方法,张绣早就想到了。

    不过他害怕在吃了后有什么不良反应,所以没敢尝试。

    不过

    “咦~,你的牙齿上是什么东西啊?”

    张绣突然盯着吴樊嘴里的牙问道。

    “额?我的牙怎”。

    一听张绣说他的牙齿上有东西,吴樊嘴一张,伸出一根手指往牙齿摸去,但随之好像想到了什么,吴樊连忙一把捂住张开的嘴说道:

    “好啊!张绣你个头上长疮脚下流脓,从上到下坏透了的坏蛋,想拿我当小白鼠做实验!我告诉你,没门”。

    虽然吴樊跟张绣说直接吃掉内丹,但那也只是说说而已。

    张绣:“额”

    喂喂,你这么聪明,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你想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吗?”

    张绣收起了刚想往吴樊嘴里投,但没来得及投出去的内丹,言词苍白无力的辩解道。

    你是,我刚才看见你抬了一下手,想把内丹投到吴樊嘴里来的。

    坐在张绣身边的李大贵在心里呐喊道。

    “少来,我的脸现在还肿着呢”。

    好吧,好吧。

    眼看李齐家他们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张绣知道再狡辩下去他就真成小人了。

    于是捏着内丹看了一会后,心想,总是要有一个人先吃螃蟹的。

    而且,这内丹里的灵力可不少,这对于迫切的想提升实力,早点踏上回家路程的张绣是致命的诱惑。

    虽说这灵力不是在自己内丹里转化的,但反正都是灵力吗,还能毒死自己不成?

    这样想着,张绣心一横,嘴一张,便将内丹丢进了自己嘴里。

    内丹入口,一股清凉感立马便填满了张绣的口腔。

    用舌头顶了顶口中内丹,张绣皱了一下眉头。

    没有灵力外散的感觉,有的只是内丹本身的清凉和淡淡的血腥味。

    要不咬一下试试?

    反正内丹现在是在口中,就算是咬碎了,里面的灵力也不会散正在空气里。

    这样想着,张绣再次用舌头顶住内丹,然后用左边的槽牙将其咬住。

    话说,在张绣突然将内丹投进口中的时候,吴樊和李齐家他们大吃了一惊。

    吴樊连忙开口急道:“你疯了,快吐出来”。

    “是啊,快吐出来吧,这东西在没有弄清楚之前,可不敢乱吃”。

    李齐家他们也众口一词的劝道。

    “咯嘣”。

    在吴樊和李齐家他们的劝阻声中,张绣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上下颚一用力,咬在了内丹上。

    随之内丹应力被咬开,裂成了两半。

    “咯~”。

    只见内丹一裂开,其内所蕴含的灵力瞬间便爆了出来。

    “唔”。

    灵力充斥整个口腔,只把张绣两边的脸颊都撑得鼓了起来,加上张绣的脸颊本就是肿着的,再经这一撑,现在张绣的脸活像流氓兔一样。

    我去,草率了。

    此时张绣心中感觉不妙,想赶紧张开嘴将这爆腔的灵力给吐出来。

    但此时却是已经由不得他了。

    却说张绣刚想张嘴吐灵力,他那原本被撑开的脸颊便又消了下来。

    之后这些灵力在张绣体内的内丹牵引下,如同泄洪一般灌进了张绣的喉咙里,然后渗入经脉向内丹汇去。

    纯厚的灵力穿喉而过,这下可把张绣给害惨了。

    只见张绣的脸色瞬间变得痛苦扭曲起来,嘴巴大张,似是想喊,但是却没声音,双手紧捏这自己的喉咙,头一仰,躺在地上便挣扎翻滚起来。

    这种感觉这么说呢?

    就跟一个不会喝酒的人,突然被硬灌了一碗烧刀子一样,直顶的人没有办法呼吸,而且那难受的感觉还要再加十倍。

    “呕~”

    灵力还在不断的灌入,强烈的窒息感压的张绣直想吐,但又吐不出来。

    无言以形容的痛苦感下,张绣难受的直翻白眼,额头和脖子上青筋凸起,双手拼命的在喉咙处挠。

    在地上拼命的挣扎打滚,但并没有缓解窒息的痛苦。

    “张绣~”。

    见张绣突然面色痛苦的倒在地上拼命挣扎,吴樊和李齐家他们连忙起身上前,合力将张绣按在地上。

    “快,把他嘴里的内丹取出来”。

    在合力将张绣按在地上不能动弹后,剩伯大声喊道。

    闻言,李齐家伸头向张绣大张的嘴中看去,仔细的看了一下后,李齐家在张绣的舌头下面看见了碎成两半的内丹,然后伸手便想将其给捏出来。

    但是内丹是在是太小了,李齐家捏了几次也没能取出来。

    “这样取不出来,把他翻过来,让他趴着”。

    闻言,众人又合力将张绣的身体翻了过去,头朝地面。

    然后,李齐家一手抱住张绣的头,一手向张绣的嘴中摸去。

    手指在张绣的舌下滑动着摸了两下,李齐家便摸到了碎掉的内丹,然后手指一勾,便将两半内丹从张绣的嘴里扒了出来。

    这内丹一出来,折磨了张绣将近两分钟的窒息感便随之消失了。

    没有了灵力的灌入,张绣下意识的猛吸了一口空气,当空气灌入肺腑,张绣的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了一下,随即张绣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当张绣从昏迷中醒来时,已经是后半夜了。

    睁开眼,一股香味浓郁的烤肉味扑进了张绣的鼻子中。

    一天没吃饭了,张绣在闻到肉香后,饥肠不自叫嚣起来。

    躺着回了回神,张绣坐了起来。

    “你醒了,你的内丹还好吗?”

    “肚子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见张绣坐了起来,吴樊和李齐家他们连忙围了过来并接连问道。

    内丹?肚子?

    刚从昏迷中醒来,张绣的精神还很昏沉,在听到吴樊他们的问话后,迟迷了一下。

    不过在短暂的迟迷后,张绣回过味儿来了。

    昏迷前那灵力内灌所产生的窒息感和精神上煎熬,张绣现在想起来都是一阵胆寒。

    而且那么多的外来灵力灌入自己的内丹,那内丹能承受的了吗。

    心中一激灵,张绣连忙沉识体内去感应自己的内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