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备战凶兽
    现在内丹可是生存下去的根本,如果内丹被外来灵力撑碎,张绣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都怪自己太贪心了,想吃螃蟹,被螃蟹夹了吧。

    话说,内丹如果碎了,还能重新结吗?

    深怕自己的内丹被撑碎,张绣心焦思乱,好不懊悔。

    不过当张绣的意识拢感腹中后,焦乱的心蓦然平静了下来。

    内丹还在,而且完好无损。

    “怎么样?”见张绣意沉不语,吴樊在一旁焦急的问道。

    “内丹没事”沉意观察了一会内丹,确定无损后,张绣松口气回道。

    不过!

    随之张绣又摸着他的腹部说道:“就是感觉肚子胀胀的”。

    听到张绣说内丹没事,吴樊紧张的神情一松道:“内丹没事就好,至于肚子胀吗”

    说道这里,吴樊停顿了一下,然后抿嘴憋笑道:“你刚才昏迷那一会,你的肚子更胀,李老伯他们说,都快赶上怀胎七个月的孕妇了,哈哈哈”。

    闻言,张绣一愣,之后连忙掀开衣服查看。

    呼,好在没有在肚皮上撑出妊振纹。

    在看到自己现在已经恢复如常且平滑的肚子,张绣心安的暗自嘀咕道。

    之前肚子胀起来,估计是因为灵力灌入过多,内丹来不及吸纳的缘故。

    现在灵力被吸纳完了,肚子自然就恢复了。

    “今天老天爷可把你折腾的够呛,来,吃点东西消消晦气吧”。

    是啊,今天这一天也是够惊心动魄的了,从早到晚就没一件顺心的事。

    想着今天发生的糟心事,在庙脏的叫嚣下,张绣接过了剩伯递过来的烤鸟翅。

    这鸟翅是张绣之前杀死的那只红鸟身上的。

    在张绣昏迷的时候,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的李齐家他们,将红鸟退毛后给烤了。

    将红鸟烤好后,李齐家他们一众人已经分着吃过了,给张绣留下了一整只翅膀。

    那只红鸟的体积本就不小,它的翅膀就算是退毛烤熟后,抻开还有将近半米。

    一嘴咬在烤熟的翅膀上,味道很淡,应该是没放盐。

    不过张绣也是饿急了,那里还管这些,大口吃了起来。

    整只翅膀啃完,张绣打了个饱嗝。

    “吸收了那多灵力,你的实力增强了没?”

    见张绣吃完鸟翅,吴樊问道。

    之前肚子都胀成那样了,吸纳的灵力肯定不少。

    心里想着,吴樊不由羡慕起张绣来了。

    不过,羡慕归羡慕,一想起张绣之前那痛苦的满地打滚的样子,吴樊是打死也不敢尝试。

    人一饱,精神也随之充沛了起来。

    听到吴樊话,张绣心中难免也期待了起来,毕竟受了那大的罪,应该回报也不低吧。

    扯着地上的被子擦了一下手上的油,张绣闭眼向内丹感应过去。

    随意识拢探内丹,张绣感觉到内丹的大小没变,不过丹内的灵力倒是浑厚了一点。

    有些失望的睁开眼,张绣觉得这罪受的有点亏,付出和收入差距有点大。

    这里透一句,其实张绣这次吸纳灵力所提升的实力还是不小的。

    如果以突破张绣现在所在的境界,所需要的灵力以百分比算的话,那张绣此次所吸纳的灵力就是百分之一。

    “怎么样,实力增强了多少?”见张绣睁开了眼,吴樊猴急的问道。

    “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提升,就是内丹里的灵力变的多了一点”。

    “啊~那你这罪不是白受了!”吴樊替张绣不值道。

    “能怪谁,还不是我自找的,去,别烦我,我想静静”。

    张绣很是郁闷的说道。

    之后,一夜无话。

    翌日。

    在一道惊雷声中,张绣睁开了眼。

    经一夜修整,张绣此时状态俱佳,起身走到窗边向外面看去。

    只见此时外面一片阴暗,天上乌云密布,时有闷雷响于密云之中。

    看着天上阴云翻涌,大雨将倾的天气,张绣皱了一下眉。

    这是天公不作美啊。

    不过,张绣与凶兽一战的意志坚决,自然不会因为一场雨而退缩。

    而且,他们所在的是二楼,因为凶兽来的突然,所以他们在上来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拿食物和水上来。

    昨天晚上有那只红鸟帮忙,张绣他们才缓解了一时之饥。

    所以,如果不趁着现在还算充沛的体能去跟凶兽搏一搏的的话,等他们被饿的没有体力的时候,就一切都晚了。

    张绣摸着现在已经有些饥饿的肚子,不再管天气如何,低头向楼下看去。

    只见,几个小时的时间,外面的凶兽早把狼尸上的肉啃干净,只留一地骸骨。

    而那些凶兽在饱餐一顿后,或许因为天气的缘故又散去了不少。

    扫眼望去,能看到的只剩三十多头凶兽了。

    这些凶兽现在大多都在楼房前的那颗大树下打盹休息,还有一些则在楼前的空地上乱逛。

    “嚯~这天免不了要下一场大雨啊”。

    此时吴樊也起身来到了窗边,看到外面的天气后,伸着懒腰说道。

    “是啊,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应该是谷雨,我们这儿,每年到这个节气都会有一场大雨,一下就下一天”。

    听到吴樊的话后,原本躺在地上休息的剩伯坐了起来并说道。

    经这一言一答,房间里的其他人也都醒了过来。

    此时,在看清了楼下凶兽的情况,张绣走到之前他休息的地方,将关刀拿在手中后,说道:

    “现在外面的凶兽还有三十多头,你们确定要跟我一起下去吗”

    三十多头凶兽,如果单他和吴樊两个人下去的话,张绣的心里还真没底。

    如果李齐家他们一起下去,相互有了照应后,张绣还是有信心跟凶兽斗上一斗的。

    闻言,吴樊没有说话,只是拿着长枪站在了张绣的身旁。

    李齐家看了一下其他的几位老汉,语气坚定的说道:

    “这二楼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躲着迟早都是死,我们确定要跟你一起去杀凶兽”。

    要说昨天晚上的那只鸟虽然大,但李齐家他们的人数也不少。

    除了张绣和吴樊一人一只翅膀能吃饱外,其他人分着吃也就吃了个半饱。

    “对,我们可不像某些人一样,就只会在背地里使坏,一说出去杀凶兽就吓得直往后缩”。

    说话的是李大富,而他口中的某些人,指的正是帮腔抢刀的那几个老汉。

    张绣没管个中缘由,见李齐家他们确定要跟着下去,便说道:

    “那好,我们先把楼梯间里的东西搬开,然后将凶兽引进楼房再跟它们打”。

    张绣这是打算故技重施。

    毕竟楼房里空间有限,凶兽就算进来,受空间限制,它们进来的数量也不会太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