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玩笑不可以乱开
    待李齐家他们稍事准备后,张绣提刀当先打开房门走出了房间。

    随着张绣他们走出房间,身在对面房间里的胡秀英等一众妇女抱着孩子也走了出来。

    胡秀英一众妇女昨天就知道了,张绣他们今天是要下楼跟凶兽搏斗的,事到临头难免担心李齐家他们的安全。

    所以胡秀英她们一出来就纷言嘱咐自家老伴儿要注意安全。

    要说李齐家他们对于此行心里也是十分害怕。

    毕竟他们即将要面对的可是三十多头体型高大,力量凶悍,而且还结丹了的凶兽啊。

    说不害怕的,请出门左转,找个动物园,然后跳进老虎笼里陪老虎聊会儿天去。

    看着不住嘱咐他们注意安全的一众妇女,再看着害怕的缩在妇女们怀里,自己的孙子孙女或者重孙小辈。

    李齐家一众老汉们,一阵心头热血冲上了脑袋,瞬间驱走了害怕不安。

    这一刻,对于自己老伴儿和孙辈的关爱与疼惜化成了滔天力量,充盈着李齐家他们的身体。

    为了子孙,为了数十年相濡以沫的爱人。

    枯龄朽体,亦是敢拼,敢战。

    “来让太爷爷抱抱”。

    在自己老伴儿和儿媳的不安嘱咐中,剩伯伸手将他儿媳怀中的小曾孙女抱入了自己怀里。

    看着自己那还不满三岁的曾孙女,剩伯内心中的守护之力迸盈。

    疼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纵是现在身处灾难,万般不由人,剩伯也不允许自己的曾孙女受到半点伤害。

    慈爱的用自己苍老的脸颊蹭着曾孙女娇嫩的小脸蛋,剩伯语气坚定的说道:

    “心肝乖孙不怕,太爷爷就算是拼了老命,也得给你撑起一片天”。

    说完,剩伯用手轻柔的摸了摸他曾孙女脸蛋后,将她递回了儿媳的怀里。

    这一幕,在其他老汉的身上也有发生。

    总之有孙辈抱孙辈,没孙辈的抱老伴儿。

    毕竟这一去生死难料,平时因为羞于表达而深掩的情感终于爆发。

    情之一字,于感。

    它不分老少,活者;皆难逃。

    一幕幕柔情,看暖了张绣感性的心。

    取一瓢相濡以沫,数十年平温清澈。

    掬一捧生死传承,最醇当属祖孙情。

    真好。

    切身体会了真挚情感,张绣此时感慨万千。

    自己的父亲和爷爷奶奶现在一定也很担心自己的安危吧。

    如果可以,张绣想寄语风中,飞过这千里危途,捎上一句:

    我很安全,勿念;念安。

    一番天伦,暖了心,也增强了拼死一搏的勇气。

    之后在张绣和吴樊两个主力的带领下,一众人开始往外清搬楼梯间里的家具。

    随着张绣他们往外搬,有几位中年妇女也加入了进来。

    说是她们搬一份,张绣等人就能少消耗一份力量。

    随着一件件家具被搬出来,不多时,楼梯间便被清空了一半。

    此时,就在张绣和吴樊抬着一个床架往外搬的时候,谷三丫只身从之前张绣杀死李旭杰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谷三丫出来后,什么也没说,直接就加入了搬东西的行列中。

    却说,这谷三丫一直都是个聪明;明理的。

    从灾难发生到现在,先是狼群;再来凶兽,让谷三丫清楚的明白了,想活着,就得变强。

    而想要变强,以现在的情况来言,就只有跟着张绣和吴樊这一条出路。

    所以,昨天在知道了张绣他们要下楼杀凶兽的时候,就劝着她公公一起去。

    毕竟,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照应,相对也多一份安全。

    念此,谷三丫觉得张绣肯定不会拒绝。

    而且,她的公公如果一起去,既可以抹掉之前与张绣之间所产生间隙,也可以融入到李齐家他们那一伙里,可谓是一举两得。

    在经历了昨天的事情后,李家坳的人明显的分成了两伙。

    李齐家他们这一伙人多,而且还都是明理是非的。

    跟他们在一起显然是会更安全的。

    不过,谷三丫的想法虽好,但是她的公公却是个糊怂的。

    在谷三丫的苦劝下,她的公公因为害怕张绣,又害怕凶兽,所以硬是缩着不肯去,甚至还骂谷三丫心毒想害死他。

    被反诬一口,谷三丫对到现在还没看清当下形势的公公及其他人,彻底失望了。

    于是便想着,她公公不肯去,那她便自己去。

    之后一夜修整,在被张绣他们搬东西的声音惊醒后,谷三丫将孙子交给她婆婆,起身便出来帮忙了。

    人,就是这样,有善既有恶,有勇敢也有懦弱。

    巧言令色者,敢于背后泼口十言搬弄是非,却不敢在生死大义之前吐露一言。

    拙言懒解者,虽满负舌箭诬伤而不屑解,但是在大义当前时,却敢口若悬河,批非赞是。

    所以,人性两极。

    看人既不能因善而善,也不能一恶众恶。

    一个人是好是坏要亲身接触后才能明白。如果不经接触,通过他人的言语挑拨而厌恶或喜欢一个人的话。

    那我叫你一声没有主见的糊涂蛋,你敢答应吗?

    对于谷三丫,张绣还是有点印象的。对于她突然出来帮忙,张绣并没有多在意。

    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仅此而已。

    张绣不在意,剩伯却趁着搬东西的空档开口说道:

    “她叫谷三丫,人很聪明,品性也好,是我们这出了名的直肠子”。

    张绣没想到剩伯会对他说这些。

    虽然明白剩伯的用意,但张绣根本不在意谷三丫是好是坏。

    只要她没做出伤害到自己的事,张绣并不想过多的去理会。

    于是,张绣便开玩笑的小声在剩伯耳边说道:

    “您挺了解她啊,还真是人老心不老,小心春花婶知道后,让您抓着耳朵跪磨石”。

    剩伯是真没想到张绣会突然开玩笑说出这种话。

    闻言先是一愣,等回过话里的味儿后,只将胡子一吹眼一瞪,伸手拧住了张绣的耳朵。

    然后没好气的道:“好你个小兔崽子,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还抓耳朵跪磨石,老头子我先把你的耳朵给拧下来”。

    说完,剩伯捏着张绣的耳垂便来了个爱的魔力转圈圈。

    “哎呦~”

    这玩笑好像开大了。

    剩伯这一拧是真用力了,直疼的张绣起脚跳起了芭蕾舞。

    一把抓住剩伯的手臂,张绣连声求饶道:“剩伯,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快收了神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