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黑虎之哀
    “吼~”

    只见黑虎此时四肢还没有落在地上,在张绣从后一刀将它的屁股劈成三瓣后,直将黑虎疼的后腿一蹬,身体一绷。

    随后尚在空中的身体短暂失去了控制,直接摔在了地上。

    俗话说,趁你病要你命。

    看着背对自己摔在了地上的黑虎,心明此时正是刀毙它的大好机会,张绣自然迎手紧握。

    不给黑虎一丝的缓痛起身的机会,张绣随即引刀纵步,临了一脚踩在黑虎的背上,欺身向黑虎的后颈全力砍去。

    然而张绣的这一脚却踩的有些祸事了。

    却说,又有俗话讲:老虎的屁股摸不得。

    你想,摸都摸不得,更何况现在被砍了一刀。

    虽然这头凶兽非虎,但却与老虎的形态十分相似,因此也可以一概而论。

    自己神经密集的禁区被狠狠的撩拨了一下,因此黑虎此时正处疼痛扰心,烈怒欲喷的状态。

    而张绣这一脚踩在黑虎的背上,无疑是在运势待发的火山口里扔了一个煤气罐,立时点爆了黑虎。

    只见黑虎在觉其背上承力后,浑身须毛随之炸立,然后浑如忘记了身上的两处伤痛似得。

    随着暴怒一吼,四肢在地上挣扎一蹬,挺身便站立了起来。

    此时张绣挥起的刀锋已近都贴在了黑虎的脖颈上。

    但黑虎的这一猛然站立,使得站在其背上的张绣失去了重心,脚下一个不稳便被站起来的黑虎从背上掀下来了,摔倒在了地上。

    随着张绣失足掉下虎背,原本就要砍在黑虎脖颈上的致命一刀,也惜叹成了奈何一刀。

    森寒刀锋仅仅只是划破了黑虎后颈上表皮。

    “吼”

    却说,这破皮刀痕虽然不深,但疼痛感还是有的。

    愤怒值本就满格了的黑虎,再经这一刀刺激后。

    其愤怒值又难以遏制的向上咕涌了一点,随之直接爆表。

    想想这头黑虎也是够憋屈的。

    威风凛凛的进到了楼房里来,先是霸气一扑被砍残了一个前腿,再是忌讳一躲被斩破屁股,现在又恍惚间差点被抹了脖子。

    从威风凛凛,被张绣硬生生的一刀一刀砍成了伤痕累累。

    当憋屈达到了无以言表的地步,就转变成了无以复加的愤怒,直接烧红了黑虎的一双凶目。

    这一刻,身上的伤痛成了燃料,助长黑虎怒焰熊熊。

    我咬死你个龟孙儿~。

    擅加一句黑虎的内心独白。

    闪转腰身,黑虎怒目凶戾,其内虐焰直接烧在了还没从地上站起来的张绣身上。

    看着三刀将自己的形象给彻底砍毁的始作俑者,黑虎凶戾难抑,在对着张绣叫嚣了一声气彻胸腔的怒吼后,冲身炫牙便咬向了张绣。

    “张绣,小心”

    “小子,当心”

    “小伙子快起来”

    随着黑虎戾气满满的冲向张绣,三道急声切语响起。

    先一道是吴樊所喊。

    吴樊在窗口堵兽时,因为不放心张绣这边的情况,所以一直趁隙留意。

    见一直力压黑虎的张绣,此时情况忽转临危,吴樊心急之下连忙出声提醒。

    然后举起长枪奋力向黑虎掷去。

    再一道是正在搬东西堵门的大富大贵所喊。

    一声提醒后,因救人心切,大富大贵却也顾不上害怕了,连忙甩开刚搬起来的茶几,然后挺起农具铁叉大叫着向黑虎冲去。

    而后一道则是扎堆躲在楼梯间里,小心偷瞄外面情况的胡秀英等一众妇女所喊。

    这三声殷切的提醒,也吸引了正全力堵窗的李齐家等人的注意。

    回头一看到张绣倒地,黑虎进击的场景后,心中皆是一惊。

    人命事大,在心急张绣安危下,李齐家他们也顾不上堵窗了,俱是转身呼声疾步来援。

    随着一众老伯或挺或举这武器从三面合拢来援。

    张绣抬眼看了一下已经快要咬到自己的黑虎,脸上不显慌张,心中哼道:

    先要趁机翻身要我命?

    做你的想的美春秋白日梦。

    与黑虎打了两个回合,两次皆伤黑虎,张绣现在还真不把它放在眼里了。

    体型虽大,但不够灵活。力量刚猛,那也得打到人才有用武之地。

    总之还是那一句,单打独斗,黑虎不是张绣的对手。

    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张绣有良好的武术根底上,如果是换成实力与张绣相当的吴樊来和黑虎打的话,虽然最后也能赢,但他肯定没有张绣赢得轻松。

    实力相当,技高者胜。

    临危应变,灵活施招,有时是可以以弱胜强,以劣扳优的。

    更何况以境界而言,张绣还比黑虎高上一阶。

    言说,在黑虎不断压进,低头准备开咬的时候。

    张绣一息提气贯入胸膛,平身一个鲤鱼打挺便站了起来。

    站起身,看着怒势汹涌,大嘴渐张,低头冲进的黑虎。

    张绣一边心嘲道:姿势摆的这么好,不当头给你一刀都对不起你。

    一边撤步倾扎,刀引残月朝黑虎的大头倾力砍去。

    咔

    张绣倾力一刀砍下,正中黑虎的后脑中心。

    但奈何黑虎的骨头已经被灵力强化过了,再加上兽类的头骨本就非常坚硬。

    所以张绣这一刀没能直接砍破黑虎的头骨,而是承力将头骨给砍裂的一块。

    这一击虽然没有直接要了黑虎的命,但是巨力打击在头上,致使骨裂所产生的疼痛也够黑虎喝一壶的了。

    只见,在脑部遭到重击,大脑受力震荡,鲜血立马便从黑虎的五官七孔中流了出来。

    然而还不等黑虎做出受击反应,吴樊等人的援助便相依而至。

    先是一杆长枪点着星光寒芒破空而来,直接刺进了黑虎的腰腹。

    枪,正是吴樊掷出的,携势而进,只把黑虎的腰腹刺了个对穿。

    续枪之后,大富大贵大喊着挺叉而至。然后双叉齐下叉在了黑虎的左右两肋上。

    虽说大富大贵他们的叉子没有经过正式打磨,但是因为常年下地使用,经过反复摩擦倒也磨出了几分尖头。

    再加上大富大贵他们都已经结丹了,力气增加了不少。

    因此,在他们全力一捅下,叉子应力顶破了黑虎的皮毛,扎进了胸膛肺腑里。

    可以说,大富大贵他们补得这两叉是致命的。

    但是,还没完。

    随两叉之后,李齐家等人也已援至。

    二话没说,众具齐挥便朝黑虎身上打。

    一时只见。

    大锤抡,铁锨怼。

    钉耙刮痧哇呀呀。

    锄头锛,双镰勾。

    抓钩针灸呜吼吼。

    就这样,在一众老伯的如雨攻势下,黑虎瞪着一双虎目,在一阵抽搐后,便没了气息了。

    我想,黑虎的临终遗愿的想死在张绣的刀下的。

    农具什么的,真的是太掉身价了。

    呜呼哀哉,可怜俺那珍梳勤洗了半生的乌亮皮毛,临了了连个整都没得落。

    却说李齐家他们因为急援张绣,而放弃了坚守窗户。外面的那些凶兽在没有的压制后,纷纷争先挤着跳进了楼房里。

    在黑虎断气时,已经进来了四头凶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