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皓首休夫
    随着四头凶兽纷涌到楼房里来,因掷枪回援张绣,此时还站在窗口的吴樊,连忙脚下发力,飞身躲过了其中两头凶兽的攻击。

    飞身间,吴樊疾声向还在围打黑虎的李齐家他们喊道:“快停手,又有凶兽进来了”。

    却说,张绣在李齐家他们返身来援的时候做好了应对外面凶兽进来的准备了。

    此时见吴樊临危而返,四头凶兽携势逼来,而且后续还有凶兽经残窗跃进楼房里来,神情不住一紧。

    自身实力强于凶兽是不假,但那也是限于单对单的情况下。

    张绣估摸着以他现在的实力最多能同时牵制两头结丹凶兽,再多的话也只有狼狈而逃了。

    时不允思。

    在凶兽鱼贯涌入和渴血恋肉的迅势压进下,张绣晃刀回身向刚停下轮番攻虐的李齐家等人言道:

    “快后退,退到楼梯间入口那里”。

    听闻张绣之言,李齐家等人见群兽势凶,连忙疾步后退,最后止身并肩站在了楼梯间入口前。

    此时,随着凶兽进来,原本躲在楼梯间里的一众妇女发出了一阵惊呼声。

    闻声,李齐家回头喝道:“不要命了,这种墙角也敢扒,还不快上楼去”。

    一声呵斥虽然严厉,但却掩不住关切众妇女安危的心。

    面对李齐家源自关心的呵斥,一众妇女虽惧与凶兽,但却都没有后退楼上。

    其中谷三丫手里拿着一根衣柜里的挂衣杆,声音害怕到颤抖,回道:“我不走,我要留下帮你们”。

    随着谷三丫开口,手里同样拿着一根挂衣杆的剩伯的儿媳,也惧声说道:

    “对,我我们要留下帮忙”。

    此时凶兽踩着一众老伯的心率渐进,剩伯听闻自己儿媳的言语,情逼心乱下,不自当头喝道:

    “帮个屁的忙,赶紧都给我滚回楼上去”。

    却说,在楼下众老伯的因切而喝中,躲在楼上房间里的一波人也上演了一幕私惧盲心。

    只见,随着声声呵斥传到楼上,躲在房间里的李粪叉等人不禁竖耳细闻。

    “听这声音,估计是那些畜生进来到了”。

    静听一会,一个老汉脸带惧色的言道。

    闻言,李粪叉收耳言道:

    “管它呢,就算是进来,不是也有个高的顶着的吗,等会再看看情况,如果他们顶不住的话,我们再去把楼梯堵上就是了”。

    “对,这话有理,他们能杀光那些畜生最好,如果他们顶不住我们就去把楼梯再堵上,两边咱们都能把命保住”。

    一老汉出声应和道。

    在这应和中,谷三丫的婆婆伸手拉了她老伴儿一下,然后小声说道:

    “老头子,要不你去帮李老哥吧,三丫还在下面呢,她要是出了意外千航可怎么办啊”。

    三丫婆婆所言的千航,正是她此时怀里抱着的重孙子。

    谷三丫的公公闻言,原本因为听到楼下兽吼而满是惧意的脸,立马转为了怒容,挥手打了一下三丫婆婆,厉声道:

    “帮帮帮,帮什么帮,你也想害死我啊,她一个外人死了就死了,千航有我们照看就够了”。

    随音落下,年仅两岁的李千航被三丫公公的激烈言词和举动吓的哇哇大哭起来。

    见李千航大哭起来,三丫公公怒容转不耐,刚打了三丫婆婆的手,一转便要去碰李千航,想要去哄他。

    却说,三丫婆婆在听到自己老伴儿的话,和被打一下后,看三丫公公的眼神随之变的痛心起来。

    说起来,谷三丫嫁到他们家也有将近三十年了。

    期间一直任劳任怨,操持家务无不用心,对他们老两口也是很是尊敬。

    虽然有时说话是有些伤人,但那也是因为她是个心直口快的性子,并不含任何恶意。

    三丫婆婆是个心知好坏的,所以这进三十年来一直都和谷三丫相处的十分和睦,直将谷三丫视为自己的闺女。

    却不想此时自己老伴儿竟然恶口吐寒言,是真将三丫婆婆的心给伤透了。

    于是一把打开三丫公公伸向李千航的手,喝声道:“别用你的脏手碰我干净的小孙子,看看李老哥他们,都冲在前面保护家里人,再看看你,贪生怕死窝囊废,就会窝里横,我这一辈子受了你那么多气,但为了孩子们我忍了,现在我是真受够了,离婚,今天老娘我非跟你离了不可”。

    皓首之年,执言离婚。

    随着三丫婆婆绝言转身向房间外离开,欲去寻谷三丫。

    房间里的其他人,好似看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得,肆声笑了起来。

    听闻身后笑声,三丫婆婆驻足门前,回头一瞥发笑众人抛言道:

    “好笑吗,一群遇事缩头的软蛋”。

    随后,转头决然走向了楼梯处。

    言转张绣。

    却说,张绣在言退李齐家等人后,箭步一冲,来到了断气黑虎的身侧。

    一把将洞穿黑虎腰腹的长枪拔了出来,然后抬手将枪掷向了还在飞身中的吴樊。

    “吴樊,接枪”。

    随枪掷来,吴樊把手向前一迎,便握住了长枪的柄身。

    随后临空一翻,卸去身上余力,转身落在了张绣侧身不远处。

    双腿一经落地,吴樊扭身一转,摆动枪身直指向他攻来的两头凶兽。

    在吴樊接住长枪,落身迎防后,张绣整身对上了另外两头凶兽。

    随着凶兽低吼压进,张绣双手持刀,将关刀横于胸前,抬腿也向凶兽压进了一步。

    张绣一步迈进,与他相对的两头凶兽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

    只将两双兽目一瞪,喷口一吼,便齐身并肩向张绣攻了过来。

    见此,张绣悍刀无惧,巧身一避,劈刀迎上。

    眼见张绣和吴樊已近和凶兽斗上了,守在楼梯间入口处的李齐家,长喘着平复了一下过激的紧张。

    然后对剩伯和大富大贵说道:“在村里咱哥儿四个年纪最大,现在要做个表率,走,我们去帮张家小子和吴樊,其他人在这守住楼梯口”。

    言罢,感于危急当前,李齐家也不再管不肯上楼去的一众妇女了。将牙一咬,举起手中的三齿大抓钩,蹿步便向攻击张绣的一头凶兽用力锛去。

    随着李齐家率先而动,剩伯和大富大贵也不迟疑,抡锤提叉便跟了上去。

    四人移动中分组,李齐家和剩伯去帮张绣,而大富大贵则是齐身向吴樊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