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六章 战凶兽
    起风了。

    无兆骤烈。

    掀密云如波涛翻涌,搅起阵阵电闪雷鸣。

    烈风从楼房的两处残窗灌入,拨乱了正挥刀战凶兽的张绣的头发。

    应张绣一刀劈下,当头凶兽侧身一扑便躲了过去。

    一刀落空,张绣心中不馁,转眼盯上另外一头凶兽。

    只见,这一头凶兽在张绣挥刀劈退它的同伴之时,箭步一跃,张嘴便向张绣的右肋空门咬去。

    此时张绣劈刀之势还没有完全收回,根本无法及时回防。

    急中生智,张绣连忙上身下伏,脚下用力转腰一个漂亮的侧空翻躲过了凶兽攻击。

    空翻落地,张绣落在了凶兽的身体一侧,随心生挫兽之招。

    趁着空翻落地余势,张绣抿嘴发力,双手横握着关刀,原地一转,引刀便在凶兽的侧身上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刀痕。

    这一刀张绣压的很深,直将半个刀头都压进到了凶兽的身体里。

    可谓是致命一刀了。

    随着张绣这侧剖一式之后,凶兽遭痛打喉结,呜声便倒在了地上。

    恰逢此时,李齐家和剩伯速步援至。

    见此景,两人二话不说,撸起抓钩和铁锤便向凶兽招呼了过去。

    却言,只字难表战事瞬息之变。

    因为张绣刚才横刀转了半圈,所以他现在是后背对着窗户。

    在张绣刚重创一头凶兽,还没来得及收势,就又有一头凶兽身型细长的凶兽飞身跃窗进来了。

    只见这头凶兽跟张绣之前所杀的那几头凶兽是一个物种。

    不过头凶兽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和跳程却是比之前的那几头强出太多了。

    以此判读,这头凶兽绝必是已经结丹了。

    这头凶兽一跳进房里来,便盯上了背对着它的张绣了。

    随把身体一伏,蹬腿就向张绣冲了过去。

    却说,单看这头凶兽的身型,就能得知它是以速度见长的。

    此时再经内丹的加持下,它这一冲,身体直接化为了一道残影。

    仅瞬息之间,便来到了张绣近身。

    随身奔至,凶兽片刻不疑,张嘴纵身直直的向张绣的后颈咬去。

    要说这头凶兽的身体实在是太轻灵了,四肢速奔愣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如果不是它在即将偷袭成功时,伸出两个前肢扒在了张绣的肩膀上,呼出了一股热气喷在了张绣的脖子上,张绣还真发现不了它。

    言转在这一口热气打在张绣的脖根上时,张绣一经感知,心中立马掀起了一阵惊悚汹涛。

    只把张绣给惊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随之开始极速跳动起来。

    心激血速流,在浑身鸡皮疙瘩立起汗毛之下,张绣惊目连忙直身向地面扑去。

    张绣这一扑,将晚不晚。

    只见,此时张绣的脖子已经被凶兽侧头衔进了怒张的嘴里,但是凶兽还没来得急发力咬。

    所以随着张绣扑倒,他的脖子是紧贴着凶兽上下两排的尖牙逃出了兽嘴。

    却说,张绣虽然躲过了凶兽的这一致命偷袭,但是接下来的情况更加势危了。

    先言,张绣这直身一扑,再加上扒在他背上凶兽的重量,让他与地面来了个结结实实的情迷接触。

    再看,随着张绣扑倒趴在了地上,他背上的凶兽并没有被甩下来,而是凭着掌上尖爪钩进张绣肩膀上的皮肉,牢牢的趴在张绣后背上。

    被凶兽的利爪抓在两边的肩膀上,受疼痛刺激之下,张绣以双掌按地,咬着牙,撑起身体想将后背上的凶兽掀下来。

    但是在张绣刚把身体撑起来一点,他背上的凶兽两个前肢一发力,便又将他给按在了地上,随之张嘴再次向他的脖子咬去。

    这可真是一招劣势难翻身啊。

    却说,李齐家和剩伯。

    当看到张绣被凶兽压在地上难以起身临危时,随也不管被他们两人打到奄奄一息的那头凶兽了,齐身飞步来援。

    却见剩伯的来援的速度快些,一经近身,起锤便向凶兽咬向张绣的头部抡去。

    对于剩伯抡锤来援,疲于挣扎起身的张绣并没有看见。

    在进过一番挣扎后,张绣发现从正面撑身根本无法起来。

    于是,当凶兽的口中热气再次喷到他的脖子上时,张绣临危生智,集全部力量于左臂上,撑起半边身体,然后用力向上一翻身,终于将背上的凶兽给掀了下来。

    要说,这张绣估计是真的得罪过老天爷,所以老天爷就是看他不顺眼,一有机会就变着法的逮着他整。

    只见,张绣刚一个向上翻身将背上凶兽给掀下来,剩伯的急援一锤也紧跟抡至。

    这一锤原本是打向凶兽头部的,但随着张绣的这一翻身,现在却结结实实的抡在了张绣翻起的肩膀上。

    剩伯为了救张绣,这一锤可是用了老力了。

    重击之下只给张绣打出了一脸难以置信,然后肩膀一歪,仰身躺在了刚被张绣从背上掀下来的凶兽身上。

    这可真得庆幸先赶过来的不是李齐家,不然就李齐家的那一抓钩下去,非得给张绣来个毙命针灸不可。

    “哎呀,你怎么掐着点起来,快看看伤着你的骨头没?”

    一锤抡错了对象,看着被打的有些发蒙的张绣,剩伯急声关问道。

    那头凶兽在被张绣反压后,是侧身躺着的。

    在剩伯的切语中,凶兽一阵挣扎,顶着张绣便站了起来。

    随凶兽站起,张绣不及回话,连忙挺腰而起,然后速步捡起了地上的关刀。

    然而,就在张绣弯腰捡刀起身时,之前被他一刀劈退的那头凶兽看准时机从身后向他发动了攻击。

    “小心”。

    剩伯看见那头凶兽从张绣背后发动攻击后,忙声提醒。

    之后,再次抡起铁锤上前,想要帮张绣挡一下。

    但,还不等剩伯一步迈出,张绣却把刀一横将他给拦了下来。

    然后,自己返身引刀向那头偷袭而来的凶兽迎去。

    话说,在张绣引刀间,他的两边被抓伤的肩膀随着牵动泛起了阵阵疼痛。

    而挨了剩伯一锤子的左肩痛感更甚,直疼的张绣眉凝天川,紧咬牙关。

    不过好在,这伤虽疼,但都是皮肉上的疼,并没有伤到骨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