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战况转劣
    言,山雨欲来风满楼。

    凛风鼓衣。

    张绣忍着双肩上的伤痛,一刀引灵划破了房内的阴压暗幕。

    应刀锋劈月而来,偷袭凶兽自是不敢以肉身硬撼。

    当即伏身顿爪停止了攻击,然后灵活的一转前身,绕到了一边,远远的躲开了张绣进击的刀锋。

    然而,随着凶兽的这一躲,张绣却是嘴角微扬,眼中闪过了一抹果然。

    随后纵身一步往凶兽躲避的方向紧跟了上去。

    等张绣落步定身时,正好站在了凶兽的侧身三步外。

    却说,张绣的这贴身而上的速度特别快,如是早就料到了凶兽应刀会躲一般。

    所以,在这头凶兽停攻转身欲躲之时,就纵身一步跟了上来。

    这头凶兽没有想到张绣会迎身而来,所以在张绣突然立身在它的身躯一侧时,被吓了一跳。

    随着凶兽一时受惊,身体不自低伏了一下之时,张绣以狠代言,立臂擎刀全力向凶兽侧露的脖子砍了下去。

    此时,待凶兽平惊复神,见刀再想躲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三步之遥,刀距刚好。在凶兽满目惊落骇起间,关刀浮影而至。

    咔。

    随寒光掠过,在张绣这全力一刀下,关刀直将凶兽的脖子劈开了一半,之后,刀口便被卡在了凶兽的脖骨中。

    而凶兽在被张绣一刀砍进脖骨后,只把头颅一垮便瘫在了地上,之后身体在一阵轻微的抽搐中失去了气息。

    一刀毙兽。

    对于没能一刀将凶兽斩首的这个结果,之前与黑虎一战的张绣早就料到了。

    随也不多言,上前一脚重重的踹在了凶兽的窄肩上,趁力一把将卡住的关刀从凶兽的脖骨间抽了出来。

    随着关刀被抽出,凶兽怒瞪着的双眼彻底失去了神采,徒留一腔兽血泼墨,在地上绘出一副鲜红湖泊。

    或许有人觉得张绣杀这头凶兽杀的太轻松了,过程太草率了。

    其实不然,就如之前所说。

    与凶兽几次交手后,张绣已近把它们的攻击套路摸烂了都。

    正所谓知彼不殆。

    见招拆招之下,凶兽一有动作张绣十有八九能猜到它接下来的动向。

    这就像打麻将的时候你能透视一样。

    在底牌和对手的牌张你都能看见的情况下,如果你还能打输了,那你应该就是之前那道灰色身影所说的‘去糙留精’中的糙了。

    真可伶。(偷笑)

    言转战局。

    随着张绣这边负伤连毙两头凶兽,吴樊那边的情况却陷入了十劣之境。

    却说,吴樊的实力虽然与张绣相差不多,而且也略通武术。

    但是他的根底和反应能力却远远不如张绣。

    如果单对单的话,吴樊还能与凶兽一战。

    不过随着外面的凶兽跃进房中,虽有大富大贵从旁协助,但对战形势还是陷入极度劣势中。

    此时在四头凶兽的围攻下,吴樊和大富大贵都已不同程度的负伤了。

    见吴樊势危,张绣渡步想去相援。

    但随着张绣刚转身抬步,他这边的情况也是随着一头凶兽从窗爬入后急转不暇。

    却见,此时爬窗进入房中的凶兽乃是一头浑身上下布满了已经愈合了的爪痕的红熊。

    这头红熊的体型十分庞大,爬窗进来的时候都是硬挤着窗框进来的。

    这头红熊一经进来,抬眼便看见了就它最近的张绣,随身体一晃,两个前肢离地便直身站了起来。

    却言,随着红熊直身站立,它那圆滚壮硕的身体直接堵住了半截高的窗户。

    然后在对着张绣示威般的凶叫了一声后,又将立起的身体伏了下来。

    之后,蹈腿便向张绣攻了过来。

    见此,张绣立马放弃了援助吴樊,横刀转顾自身。

    双眼警惕攻来红熊,张绣的心率不自打拍哼起了忐忑。

    这头红熊的体型实在是太大了,其一吼之凶势,较之先前的黑虎还要强上几分。

    无需多想,这头红熊应该和黑虎一样,内丹已经胀大过一次了。

    而且,如果以身态断其长,那这头红熊必然是以防御和力量见长。

    待红熊攻至到近身不远,张绣身留三分力,起刀先发起了一次试探性的攻击。

    然而,随着张绣一刀劈出,之前那条身型细长的凶兽也趁机再次发动速攻。

    不过这次它攻击的对象并不是张绣,而是距它较近的剩伯。

    却说,剩伯因为受摄于红熊的立身一吼,心因惧生乱,出现了短暂的分神。

    而那头细长凶兽之前在被张绣从背上掀下来后,便撤身一边寻找着攻击机会。

    此时见剩伯因乱分神后,只冲身便向剩伯飞扑了过去。

    之前也说了,这头凶兽是以速度见长。

    此时在凶兽身体里的力量瞬间爆发之下,飞身瞬至,当剩伯反应过来的时候,凶兽已经扑到了他的身上。

    随着自己的身体在凶兽的猛扑下倾倒,剩伯为了避开咬向他脖子的兽嘴,慌乱之下直接抬起左臂挡了过去。

    却见,随着剩伯左臂抬起,正好卡进了凶兽喷张的嘴里,顶住了凶兽压进的兽头。

    此时李齐家离剩伯并不远,在见到此景后,只惊急大喊一声‘老狗’,随便愤起手中抓钩往凶兽的身上锛了过去。

    随着李齐家一声大喊,瞬间便牵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原守在楼梯间入口处的三位老汉,立时弃守攻了过来。

    而原本挥刀劈向红熊的张绣在闻声后,心如线牵一般,立马止刀返身,然后脚蹬地面,纵身劈刀向那头凶兽杀了过去。

    再说那头凶兽,在被剩伯用手臂顶住怒张的嘴后,上下颚用力咬合,口中利牙交错刺进了剩伯的手臂皮肉里了。

    咔

    随着凶兽口中利牙交错发力,剩伯的臂骨不堪巨力被咬断了。

    断骨之痛,几人能承,剩伯当即白眼一翻险些痛晕了过去,仰头便嘶声痛呼了起来。

    口中用力咬着剩伯的手臂,凶兽抬眼见张绣等人从三面向自己杀来。

    心中随起怯意,只口中加大咬合力,晃动着脑袋直接将剩伯的半截手臂给硬生生的撕扯了下来后,转身向后方躲去。

    可怜剩伯,断骨之痛未熄,撕扯断臂之痛便紧袭而至。

    在这双痛叠加侵袭之下,疼到了呼而无声的地步,剩伯身体一软,直接晕死了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