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用力
    这雨初下便是如瓢泼一般,润了楼前地面,也淋湿了正在激斗的众兽须毛。

    任泼雨当头,但并没有冲消两群兽类激昂的斗志,依旧是你扑我咬打的好不热闹。

    楼房内。

    在红熊含怒一击落空后,张绣沉身落地,随后步履向前迈进,劈刀发起了回击。

    红熊因为扑击落空,此时已经不复站立。

    应张绣一刀劈来,红熊依旧没有躲。

    而是不顾刀锋,四只熊掌在地面一蹬,直接冲向了张绣。

    却说,这头红熊的体型真的是很大,此时就算是它不直立起来,其身体高度也是与张绣的身高差不多齐平的。

    所以,随着红熊的这一冲进,张绣的那正在劈落的关刀直接被红熊用后背顶着刀柄给顶开了。

    续而红熊低着头大口一张向张绣的脖子咬了过去。

    对于这头红熊,张绣在之前的两刀交手后,已经不把它与其它凶兽一视概同了。

    这厮仗着自身的防御力,完全是横冲无忌。

    所以,在张绣劈出这一刀时,是留有后力应变的。

    此时在应红熊张嘴咬来,张绣连忙下腰错步往右侧躲了过去。

    待错身躲过了咬来熊口,张绣止身停下,然后迅速一个转身,咬牙发力再次挥出一刀向红熊脖子砍了过去。

    迅势一刀,在红熊冲身未止的情况下,森寒刀锋直接破开了红熊脖子上皮毛,砍出了一道约两公分来深的伤口。

    话说,这红熊的脖子上可没有脂肪层。

    所以,应张绣一刀劈过,红熊体内的鲜血立马涌了出来。

    不过,这头红熊的脖子很是粗壮,张绣这一刀虽有两公分深,但是对于红熊来言,却还达不到致命的程度,顶多算是中度创伤。

    “吼”

    此时红熊再又挨了张绣一刀后,终于是被完全激怒了。

    满目凶狠的转头便向张绣扑了过去。

    在被脖子上痛感刺激的凶性上脑的情况下,红熊的这次反击来的十分迅猛,转身便扑到了张绣身前,然后抬掌向张绣狠拍了下来。

    面此,张绣不但不惧,反倒是嘴角牵起了一丝轻笑,然后一拉关刀抡手便向朝他拍来的熊掌砍了过去。

    熊掌与关刀对上,其结果自然是毫无悬念。

    应刀砍下,红熊掌上添伤溅猩红。

    在砍伤熊掌之后,张绣片刻不疑,脸面抽刀后撤,与红熊拉开了距离。

    随着张绣退步后撤,他转头看了一眼吴樊那边的情况。

    只见,在没有了外面的凶兽继续进来后,再加上有大富大贵和另外两位老伯从旁相助,吴樊那边对付起剩余的凶兽也轻朗不少。

    此时,随张绣目光看去,真好看到又有一头凶兽在续大角驴之后死在了吴樊的枪下。

    见吴樊那边暂时无甚紧急状况,张绣随即收回了目光,专心对付红熊。

    而随着张绣转回目光,却正好看到留下协助他的李齐家和季叔,趁着红熊再次添伤愤怒之际,举起抓钩和双镰从背后向红熊发动了偷袭。

    只见李齐家和季叔齐步而袭,趁着红熊还没注意到他们,挥动抓钩和镰刀或锛或割,奋力的打在了红熊身上。

    其中李齐家锛而力猛,加上抓钩的齿头是尖的,虽说李齐家的实力还没有达到渡灵的地步。

    但是随着他的猛力一锛,抓钩上的三个尖齿还是直接在红熊的那同样没有脂肪层的屁股上锛出了三个零点五公分的血洞。

    而同与李齐家袭来的季叔则是双手各持一把镰刀,左右开弓将两把镰刀勾在了红熊的一条后腿上。

    却说,这镰刀因为要用来割稻打草,所以是经过开锋的,而且还很锋利。

    虽然季叔的实力也没有达到渡灵地步,但在季叔的双镰勾住熊腿,然后猛力拉割下,还是在熊后腿上割出了两道破皮见血伤。

    在李齐家和季叔偷袭成功后,红熊感痛转身,一双熊目便盯上了他们,随之猛地一抬前腿转身向两人拍压了过去。

    而李齐家和季叔在看到红熊飞速转身向他们攻来时,俱是被吓的双腿一哆嗦,连忙撤身后退。

    却言,张绣看着因为红熊立转扑身而面相着他露出的宽阔胸背,心中直道好机会。

    连忙一脚跺地举刀而起,等起身到双眼能平视红熊的脖子时,抡刀便砍了过去。

    刷

    只见寒光掠过红毛,一道伤口翻着血花出现在了红熊的后脖子上。

    然而这还没完。

    随这一刀砍过之后,张绣趁着落身之间又再起一刀砍在了红熊宽阔的后背上。

    之后才收刀落身地面。

    不过,随着两刀皆伤红熊而返,但张绣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高兴之色,反倒是皱起了眉头。

    原因无它,只因刚才的两刀虽然将红熊砍伤,但砍伤的程度还是跟之前一样,没有给红熊造成根本上的重创。

    要说这头红熊虽然是跟之前的那头黑虎是一个级别的,但是它的这一身粗长坚韧的鬃毛,可比黑虎的那一身纤细柔顺的鬃毛强上太多了。

    照此下去,张绣虽有把握将红熊杀死,但也是一刀一刀的将其慢慢磨死。

    这样太浪费时间了,而且张绣内丹里的灵力也不足于支撑长时间的消耗。

    却是,在与凶兽的这一番厮杀之后,张绣内丹中的灵力已经不多了。

    虽说内丹现在是自主运转吸收外界灵气的,但是现在外界的灵气可比不了杀狼时来的浓郁,所以内丹吸纳进来的量根本不足以支撑运出的量。

    必须要速战速决,不然等灵力耗尽,杀红熊就更难了。

    一念及此。

    就在张绣翻念急想快速杀死红熊的方法时,红熊因为身受张绣砍出的两刀后,身体吃痛,沉吼着伏下了立起来的身体。

    而随着红熊的这一下伏,张绣的眼睛真好瞄见了其屁股上,被李齐家锛出来的三个血洞。

    这三个血洞虽然不深,但却激得张绣脑中灵光一闪。

    对了,刀砍易被鬃毛抵御卸力,但是如果用枪刺的话,就算鬃毛再厚,它也挡不住啊。

    一念思起言太笨,只恨脑子钝几分。

    随张绣一念得法,红熊却是被张绣这先后几刀刺激的已近癫狂了。

    想想自己好歹也是凶兽群里有头有脸的存在,现在在这里却让先前被当做食物的物种给打伤了。

    要说受伤并不可耻,但是可耻在就它自己受伤了,它从头到尾连对手的一根毛都没有挨着。

    这谁能受得了。

    当即,怒然熊躯,烧智为零。

    红熊悍然甩腰转身,然后朝张绣抬掌乱拍了过来。

    见此,张绣果断的转身往吴樊那边躲了过去。

    然后对吴樊喊道:“吴樊,用枪捅它”。

    临了还又交代了一句:“要用力,用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