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战局转变
    暴雨倾盆,冲洗着地面上的猩红兽血。

    在李齐家等六位老伯的持械无畏冲进下,群狼也是埋头奋进。

    双方距离不断缩减,数息时间,在大富大贵的一声临战呐喊中,人与狼终于交锋碰撞在了一起。

    却见,应先头之狼欺身将至,李齐家他们俱是深吸一口气稳息勉力。

    虽说一众老伯不惧攻来群狼,但,这毕竟也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从正面跟狼厮杀搏斗。

    之前的两次跟狼和凶兽的厮杀都是张绣和吴樊从正面攻击,他们从旁协助的。

    第一次嘛,不怕归不怕,但内心的紧张肯定是难免的。

    一番沉气舒缓心中的紧张,随着先狼近身张牙舞爪的攻来。

    李齐家六人立起手中农具,凛眉一喊,悍然朝近身之狼招呼了过去。

    初次交锋,在体内内丹随动运出细微灵力助势之下,虽然没有为农具渡锋,但李齐家他们的力气却是应灵增长了不少。

    所以,此时在锹叉等具加身之后,这些与李齐家他们相应对攻的普通狼根本就不是李齐家他们的对手。

    一时之见,富贵双叉一扎便杀,铁锹无锋怼到无声。耙钩并下专凿血洞,也就季叔双镰微功。

    哼,等收拾完你们,我就给镰刀磨出个尖头来。

    在见到李齐家他们初一交锋就都各自杀了一头狼。

    而自己因为镰刀的刃口在内侧,只是把狼的两个前腿给勾残了后。

    季叔颇为不满的暗想道。

    之后,季叔起脚踩住残倒在地上那头狼的脑袋,补镰狠狠的往狼的脖间割了下去。

    在六位老伯都个缴获了一命后,剩余群狼侧是趁机扑身紧袭。

    见此,李齐家六人连忙聚身在一起相互照应,然后或攻或防的跟扑来之狼打了起来。

    应李齐家他们正面相攻,张绣和吴樊也已抄这群狼身后。

    随即,两人从后方冲身入阵,刀光枪影频起,速杀群狼至无招架之力。

    张绣身在群狼之中,刀起无敌,一时兴起之间,竟然凭着自身超强的反应能力,抽招耍起了一套他早前所学的春秋刀法。

    说起春秋刀法,它其实是有很多派系的,单讲名头较大的就有三派。

    分别是:陈氏,少林以及武当。

    而张绣现在所耍的春秋刀法是他以前学武的时候,一个陈姓武术教练教的。

    当时教练在教张绣他们的时候,说这是正宗的陈氏春秋刀法。

    至于教练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张绣就真心不知道了。

    不过,因为看这套刀法耍起来特别干净利落有势,连招也很顺畅,所以当时张绣是花了很大的功夫去学了的。

    一朝无心苦练,却不想现在有了用武之地。

    只能说,冥冥天意不负勤苦人。

    只见场中,张绣关刀耍开,腰和双脚顺着刀势挪动腾转,然后迎着身体周遭群狼的位置抽招喂刀。

    期间,张绣挥刀辗转有序,刀法:劈砍撩挂斩抹,应势而出,只把手中关刀舞的圆滑影密,杀的周遭群狼那是一个挨着便伤,触这就死。

    随着张绣这边高调秀技,杀的群狼不敢进其身。自然很快就引起了吴樊和李齐家等人的注意。

    这是关公附体了吗?

    看着此时刀威赫赫的张绣,李齐家六人惊艳之余也不自暗疑道。

    而吴樊通过先前和张绣的聊天,是知道张绣学过武术的。

    以前在听张绣说起学过什么拳脚刀枪武术的时候,吴樊并没有觉得有多厉害。

    但是现在一经张绣展现出来,却是真的大开眼界了。

    之后满脸倾羡催意动,一边挥枪杀狼,一边向张绣言道:

    “张绣,你之前不是说还学过枪法吗,等这边事了之后,你可一定得教我啊”。

    应吴樊所喊,这边张绣正全神以眼手腰脚配合舞刀,在见到群狼已被众人合力杀到所剩无几的时候,随收起刀法言道:

    “教你不难,但是你没有拳脚基础,就算是学会了也是死把式”。

    张绣这话不是没有根据的。

    在传统武术中,想学长短冷兵器都是需要有一定的拳脚功夫基础才能练的好的。

    单拿刀来说,就有着单刀看手,双刀看走,大刀看溜的说法。

    简单来讲,就是学习刀法需要很好的身体协调能力,和良好的腰力以及步法来配合。

    而以上三点,如果没有一定的拳脚功夫作为基础,是很难做到的。

    随枪刺死一头狼,吴樊对张绣的说法表现出无所谓的道:“没事,就算是死把式也没关系,等学会了多练练就成活的了”。

    “那好,我以前学过一套六合枪,等打完就教你”。

    见吴樊是真心想学,张绣自然不会跟他藏拙,随言应道。

    毕竟,功夫嘛。初学到的都是死把式,只要融会贯通了,能随机应变就是活的了。

    不过,想要做到这两点,那也不是只字一言那么简单的,是需要一定的天赋和寒暑苦练以及实战经验的。

    就张绣来说,这套刀法他早就练熟了,但为什么现在才施展出来。

    具体的原因有二:

    一是之前缺少实战经验。

    二是因为现代武术的实战效果并不强,现在施展出来也就是欺负一下实力较弱的普通浪罢了。

    如果是跟凶兽和巨狼打的话,那张绣可不敢像现在这样连套施展,顶多也就是看机施招,具体还是以无招应变。

    见张绣答应教他枪法,虽然以前没有听过这个枪法的名字,但也不妨碍吴樊瞬间兴奋起来的情绪。

    之后,吴樊故作模样,一挑长枪飞身便杀向了剩余的那几头狼。

    然而,就在吴樊频枪连宰的时候,李大富得空向张绣问道:“小子,你以前是学过武术吗?”。

    一语问来,正在准备展刀杀狼的张绣劈刀回道:“哦,以前学过几年”。

    得打张绣的回话,李大富突然脸泛希冀的再说到:“那你也一并教教我们怎么样”。

    额。

    没有想到李大富也要学,张绣一刀斩狼后抬眼看了过去说到道:

    “教您一点拳脚功夫自然没问题,但是如果你想学叉的话这奇门兵器我是真没学过”。

    随张绣说完,但是还没等李大富做出回应,他们身后的凶狼战圈中突然惊起变故。

    只见,随着张绣他们这边引狼而杀,吸引了更多的狼往他们这边围了过来。

    而随着这些狼脱了战圈,一直被压制住的凶兽压力忽减,从而得以喘息并向战圈内的剩余狼群发动反击。

    却说,经过一番激烈的压住反抗战后,已经战死几头凶兽了,此时凶兽的数量已经减至到了十一头。

    从两方数量上来讲,虽说凶兽依旧不占优势,但是没有了绝对的压制后,体型和力量本就比普通的狼要大,而且还结丹了的凶兽一有了还手之力,便是凶威叠法,扑杀普通狼于一合之内。

    战局,终起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