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79章:我特别喜欢虚伪的你
    我紧攥着拳头,“我的孩子算什么,有必要和你解释吗?”

    她阴狠地笑了一下,微微倾身,“装什么圣母啊,你要是真心想离婚,就应该打掉孩子!”

    我顿时愤怒翻涌,扬手狠狠朝她扇过去!

    “我怀孕生孩子,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算什么东西,也想管我?!”我控制不住的低吼。

    我现在唯一的底线,就是孩子。

    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孩子。

    秦雨茗愣了一下,眼里闪过狠辣,但估计是顾忌着程锦时在,她不动声色地敛下那丝狠辣,眼睛浮现出水雾,“你……”

    我讥笑地看着她,“秦雨茗,我现在特别喜欢你这么虚伪,因为不管我怎么打你,你都只能演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不能还手。”

    这么想,令我出了一口浊气。

    程锦时看见我动手,大步走过来,认真看了看秦雨茗的脸颊,才蹙眉看我,声音微沉,“至于动手么?”

    根本不问我为什么打她,就直接这么质问,在他心里,秦雨茗还真是朵大大的白莲花啊。

    我无视自己心底的疼痛,迎上他漆黑的眼眸,嘲讽地开口,“程锦时,原来你也会说话不算话,不是说,这个女人已经出国了吗?”

    他微愣,我嗤笑一声,“渣男配白莲,倒是天造地设啊。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脏了我的眼!”

    我一字一顿地说完,转身上车。

    “开车。”我对陈璇道。

    陈璇启动发动机,正要离开时,秦雨茗的声音,透过开了一条缝的车窗传进来,“她想打掉孩子,我劝她不要打……所以,她就对我动手了。你别生气,有机会的话,我会再好好劝她……”

    我听得简直目瞪口呆,这个女人,说谎话真是信手拈来啊。

    这样颠倒黑白,一点都不心虚。

    程锦时的脸色顿时铁青,冲上来拍打着车窗,厉声质问,“你要打掉孩子?!”

    我心口蓦地抽紧,仿若没有听见她的话,对陈璇开口,“开车吧。”

    他既然已经信了,我又何必再说什么。

    但程锦时离车身这么近,陈璇根本不敢踩油门,“宁总……”

    “你有种就打掉孩子试试!”程锦时怒不可遏,面容都几乎扭曲了,声音冷沉沉的,煞气逼人。

    我却怒极反笑,摇了摇头,又降下车窗看向他,微微点头,声音不带任何情绪,“我就算打掉,你又能把我怎么样?我不是你们程家、更不是你和这个女人的生育机器!”

    他气得咬牙,一个拳头陡然狠狠砸在车身上,令我心尖都跟着颤了颤。

    他后退半步,伸手粗暴地扯松领带,整张脸都变得冰冷残酷,“宁希,你给我记着,你肚子里怀的,不是你一个人的……”

    陈璇趁他后退的空档,猛地踩下油门,车身疾驰而出。

    他后面说了什么,我听不清。

    只是心脏像是被人刺了一刀。

    有点疼。

    事情的后续,我没有再关注。

    不管是程漾被判拘留的事情,还是程锦时和秦雨茗……

    我都不想再管。

    反正,我们是要离婚的。

    就算程锦时不同意,我也只需要等两年,分居两年后,他不同意也没办法。

    我叹了一口气,伸手抚上自己的肚子。

    宝贝,妈妈会努力变得强大,照顾好你,还有哥哥。

    ——

    随着肚子里的孩子月份越来越大,我工作有些力不从心,更加容易困倦起来。

    还有两个月,孩子就要出来了。

    我想到这个,又充满了期待,觉得自己再辛苦,都是值得的。

    “小希,剩下的两个月,你在家好好休息吧,别来公司上班了,两头跑太累,工作又费神。”

    这天,宁振峰走进我的办公室,和我说道。

    我想也没想,“不用,反正公司离家也近。”

    我想尽快推动和沈宴廷合作的项目。

    宁振峰有些心疼地看着我,和蔼道:“身体重要还是工作重要?再说了,你不为自己的身体着想,也得为孩子着想吧?”

    我心中升起一阵暖流,他似乎,很久没这么关心过我了。

    久到,上一次是什么时候,我都忘记了。

    我合起设计草图,答应了,“好。”

    确实,孩子对我来说,才是第一位。

    而且,真的有灵感的时候,在家也能做设计图。

    他慈爱地笑了笑,“爸爸给你雇了个高级营养师,专门照顾你的饮食起居,你就在家安心待产,公司的事,我都会处理好的。”

    “好,那你就多多费心了。”

    我说得礼貌,又有着无法忽视的客气。

    毕竟,曾经发生的事情,总是心头的一根刺,太难轻而易举的抹去。

    这天过后,我就开始在家里安心养胎,以及陪伴安安,不理会外界所有的事情。

    生活很是平静,但我的心,却没有办法静下来。

    总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这一切,给我的感觉,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叮咚——”

    我睡醒午觉,陪安安搭积木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保姆吴婶去开门,询问,“您是?”

    “我找宁希。”回答的这道男声儒雅好听。

    我分辨了两秒,不由笑了起来,站起身走过去,看向站在门外的沈宴廷,“你怎么来了?快进来坐。”

    他拎着手中的几盒极品燕窝走进来,“来看看你,感觉怎么样?”

    我笑笑,“挺好的。”

    他点点头,走过去陪安安玩,安安不怕生,又大方,没一会儿就往他身上爬。

    我连忙让吴婶把孩子抱下来,沈宴廷却毫不介意,乐得抱着安安,目光坦然地看向我,“小希,我对东宸集团,进行了反击。”

    “是吗?”

    我最近真的没有关注外界的事情,连手机,都极少碰。

    他微微颔首,“嗯,东宸集团的产品,在欧洲市场上遇到了巨大的麻烦。”

    我心中不由发紧,“严重么?”

    “挺严重的,我这么做,你会不会生气?”

    我愣了一下,摇摇头,“不会,毕竟,这些手段在商场上是常见的。”

    更何况,的确是程锦时先对格林发难的。

    商场上的斗争,无非是各凭本事。

    理智上是这么想,但心里,却没出息地替程锦时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