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7章:我看谁敢
    程锦时见我拦车,也没有强行阻拦,只是眉宇有些蹙着,压低嗓音警告苏珊珊,“苏珊珊,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不许再打扰我的妻子!”

    “锦时……我,我知道了。”

    苏珊珊装得低眉顺眼的样子。

    我仿佛没有听见这段对话一般,抱着安安径直坐进出租车,毫不犹豫地关上门,把地址报给司机。

    冬天的暖阳透过车窗照进来,安安醒了,退了烧,但精神还是蔫蔫的,没有往日的活泼了,我不由得有些心疼。

    宝贝,妈妈一定会努力,让你在最好的条件下成长。

    我不能再这么消沉下去,必须尽快开始工作了。

    “小姐,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司机突然神情紧张地开口道。

    我一愣,“什么?”

    话音刚落,我便看见外面一直穷追不舍的一辆轿车,苏珊珊的。

    我一晚上没怎么休息,现在她又这么闹,我简直头疼欲裂,对司机道:“麻烦您甩开她。”

    “这……她的车性能很好啊,我怎么……”

    司机话还未说完,便猛地踩下了急刹,我整个人因为惯性往前冲去,吓了一跳,差点撞到怀里的安安。

    苏珊珊逼停了我们,得意地从车上下来,敲了敲我的车窗,“下车!”

    我不想理她,但司机看见她开的是几百万的车,知道招惹不起,在她的威逼下,开了车门锁。

    “下来!”苏珊珊从外面拉开车门,拉扯着我的胳膊,“锦时现在又不在,你装什么清高?!”

    我担心她扯到安安,只能下车,心里直冒火,皱眉看向她,“苏珊珊你有病吗?”

    我一下车,司机担心惹事上身,连车费都没收,踩下油门就跑了。

    饶是我已经配合她下车了,她仍然不肯放过我,拼命地扯着我,嘴里骂骂咧咧道:“锦时骂我,你是不是很开心啊?!明明说了离婚,为什么你们两个人会一起出现在医院?!”

    “松手!”我低吼道。

    简直无理取闹,再怎么样,我和程锦时现在至少还是夫妻,她凭什么这么质问我。

    这条路比较偏,而且也不会有人主动管这种闲事,苏珊珊更是嚣张了起来,“你个贱人!今天我就让你吃吃教训,长点记性!”

    她在拉扯中,抓到了安安的脸颊,留下一道红印,安安本就难受,现在直接哭出了声,但因为生病,他哭声都比平常弱了一些。

    我低头想看看安安脸上的抓痕,苏珊珊却不依不饶地抓着我,扬手就要往我脸颊上甩开,“你干什么?!在我面前也要装高冷是吗!!”

    一股怒火几乎将我炸裂,我死死地瞪向她,在拦下她动作的同时,狠狠甩了几个清脆的耳光在她脸上,打得我手心一阵发麻,“苏珊珊,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她不敢置信地愣了两秒,反应过来后,睚眦欲裂,恨不得活吞了我,气得语无伦次,掏出手机便打电话。

    她对着电话那头吼道:“马上带十几个人过来!今天有个女人,长得很不错,还是个孕妇,你们可以好好玩一玩!”

    她怎么能这么毒!

    我震惊地看向她,拔腿就想跑,却被她用力抓住,她阴冷地笑着,“跑?宁希,你今天怎么都跑不掉了!”

    我脑海里不断想着她刚才说的那句话,心里涌起深深的恐惧,咬牙切齿道:“你以为,把我毁了你就能好过吗!我肚子里,是程锦时的孩子,他如果伤了,你们整个苏家都得陪葬!”

    我不知道程锦时对孩子的态度,但我清楚,他不会允许有人伤害属于他所有物。

    苏珊珊被我的话提醒了,但迟疑了一瞬,又勾起冷森地笑容,“你觉得,他会为了你这么个东西,和我们苏家翻脸吗?!”

    我愣了。

    会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不能再和她纠缠下去,我得跑!

    可是,她一直纠缠不休地抓着我的胳膊,让我没有办法脱身。

    “怕了?我看看时间,最多……还有五分钟,我的人就到了。宁希,你可要好好感谢我,怀着孕还有男人愿意碰你!”她说着,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和疯了一样。

    我紧紧抱着安安,“苏珊珊,你疯了!就算程锦时不把你怎么样,也还有法律!难道,你以为仗着苏家的权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那就不劳你费心了,我既然敢做,自然有处理后事的方法……你嘛,只需要待会儿好好感受感受,我给你找的男人……个个都技术一流。”她一个名门千金说起这种话来,竟毫不觉得丢人。

    她顿了顿,又嗤笑着道:“你可以求求他们,也许他们怜香惜玉一点,你还能保住肚子里的孩子。”

    我恐惧得想哭,只能拼命地挣扎,可我抱着孩子,怎么也没有她的力气大。

    “你说……你一个被十几个男人玩过的破鞋,程锦时还会要你吗?”她笑容的弧度越来越大,“啧啧,你的孩子就在旁边看着,你这个母亲,应该会成为他这辈子都不想提起来的耻辱吧?!”

    她好狠!

    我连指尖都在抑制不住地发颤。

    我承认,我怕了。

    这种情况,没有女人会不怕。

    我知道,无论我怎么求饶,她都不会放过我,我猛地低头咬上她的手腕,在她吃痛的空档,拔腿就跑。

    谁料,她却在我身后疯狂地笑了起来。

    只见,十几辆摩托车拦住了我的去路,不用想都知道,是苏珊珊叫的人……

    我双唇颤抖,下意识地往后退,怎么办?

    “这可是个尤物啊,你们愣着干嘛?闹出事了,有我担着,你们怕什么?!”苏珊珊朝他们说道。

    那十几个男人蠢蠢欲动,熄了火,从摩托车上下来,其中一个男人打量了一眼我的身材,眼神发直,对苏珊珊道:“这可是你说的啊?那兄弟们就可以放开玩了!”

    我紧攥着手心,逼着自己镇定下来,压下声音中的颤抖,“我是东宸集团程锦时的妻子,你们敢动我一根手指头,全家都别想好过!”

    这些男人听见我这么说,有些慌张,看向苏珊珊,刚才那个男人道:“苏小姐,什么情况?”

    苏珊珊笑了起来,信口胡诌,“你们可千万别被她唬住,前妻而已,知道为什么离婚吗?因为她肚子里怀了其他男人的孩子,你们这么做,程锦时估计还能感谢感谢你们。”

    一群男人顿时有恃无恐了起来,“兄弟们,今天咱们见见世面,不知道站在云端的男人,拥有过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我看谁敢!”

    身后,骤然响起一道怒不可遏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