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05 星际:老公她是女人13
    退役之后才激发的异能?

    这个理由倒也能说得过去,只是......

    “复役资料上你为什么没有及时作出补充?”李泽生眯着眼睛,沉声问道。

    阎贝听见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有点心虚,但她很快就想出了应对办法。

    “我填写资料的时候有原来的资料库,我直接把原来的资料复制过来,一不小心就忘了......”她谄笑着说道,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呵!”一个大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不觉得恶心吗!

    李泽生嫌弃的收回露在阎贝身上的目光,又翻了翻她的资料,然后把训练交给助理,招手示意阎贝跟他走。

    不会吧?

    要被劝退了?

    这是阎贝当时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但随后她又想起来异能者很珍贵,李泽生傻了才会放弃这么一把“上等尖刀”,提着的心有踏实了。

    挥手同王猛等人告别,在他们担忧的目光下跟着李泽生走了。

    阎贝不知道他要去那里,老老实实跟在后头,也不敢乱说话,担心多说多措。

    没想到她还没开口,他倒是先停下了脚步。

    转身过来,看着她胸口位置,冷声问道:“这是什么?”

    “嗯?”阎贝疑惑的低头往胸口看,是离家前家里那个小崽子给她的吊坠。

    肯定是刚刚做俯卧撑的时候从领口滑出来的!

    军容不整也是大罪,阎贝赶忙要把它塞回去,没想到手却被另外一只大手给摁住了。

    阎贝:“......”老娘特么的又被人袭胸了!

    虽然它是平的!

    但那也是一个女人的尊严!

    寒气徒然升起,伴随着毒蛇一样幽冷的杀气扑面而来,惊起李泽生一身鸡皮疙瘩。

    他不受控制的猛打了个哆嗦,慌忙撤回自己的手掌,远离那只比冰渣子还要冷的手。

    “打开!”他负手往后退了一步,神情冷漠的命令道。

    当然,阎贝并没有错过他眼里闪过的那抹不自然。

    也是,任谁被自己手下的兵骇到,都会觉得很丢脸。

    阎贝强忍着怒意,深呼吸,再深呼吸,这才颔首,打开了坠子。

    这是一个扇贝型吊坠,可以打开,里面是阎浩然和阎钡的合照。

    这东西从戴上后阎贝就没打开过,她也没想到里头居然是阎浩然和阎钡的合照,心中忽然一暖,怒意全消,只留下满眼的慈爱。

    “这个臭小子,也是有心了。”阎贝轻轻摸了摸照片,突然特别想念这个小崽子。

    这才分开不到半天,她就开始想念,接下来还有两年呢,见不到摸不着,只能偷偷打电话了。

    “这是你儿子?”李泽生疑惑问道。

    阎贝点头,“是我儿子,叫阎浩然,特别调皮。”

    嘴上吐槽着,但任谁都看得出来她眼中的喜爱。

    也不知道她这话哪里不对劲,李泽生总觉得有点说不出来的古怪。

    阎贝瞧见他皱起的眉头,就知道男主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经当爸爸了。

    唉~,真是个可怜的男人,但老娘是不会主动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傲娇的合上吊坠,把它放进衣服里,轻轻用手拍了拍,心里爽呆了。

    李泽生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自觉无趣,继续往前走。

    阎贝主动跟上,两人来到了一道高大的金属门前。

    门口有士兵把守着,看起来不像是个简单的地方。

    李泽生刷脸带阎贝进入,然后阎贝就看到了一堆玻璃箱以及一堆被泡在玻璃箱里的外星生物尸体。

    这些外星人阎钡的记忆里都出现过,全都是人类联盟曾经的敌人。

    玻璃箱里的尸体并不完整,应该都是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尸体。

    察觉到这一点,阎贝这才觉得没有那么膈应。

    因为她十分讨厌活体实验这个项目!

    两人穿过长长的尸体陈列室,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巨大的实验室映入眼帘。

    十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正在忙碌着给士兵们做身体检查,李泽生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

    他径直领着阎贝往深处走。

    阎贝开始有点方了,她突然有点害怕自己会成为陈列室内的一员。

    毕竟二十岁以后才激发异能的人类,好像还没有出现过!

    后悔!

    现在就是非常后悔!

    早知道就不要承认自己是异能者了。

    当初王猛问的时候她就说自己手劲大也不会怎样,反正手劲这样大的人并不少。

    现在好了,可能要被解剖了.......她现在掉头回去还有救吗?

    “愣着干嘛!进来!”

    李泽生严肃的厉喝声突然响起,打断了阎贝即将无限延伸的脑洞。

    她猛的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一间白色的办公室。

    往前走两步,办公室里干干净净,只有一套桌椅和一个看起来明显不是解剖机器的机器。

    呼~,放心了,应该死不了。

    跟着李泽生走进办公室,端坐在办公室前的男人抬起头来,淡淡的扫了二人一眼。

    他内里穿着军装,外面罩着白大褂,金发碧眼,脸上带着一个单框电子眼镜,有种科技电影中科学博士的感觉。

    “来检测?”他随口问道。

    对李泽生很熟悉的样子。

    李泽生点头,口都不用开,直接推开检测间的门,示意阎贝进来。

    “脱掉衣服躺上去。”他指着屋内的检测机,面无表情的命令道。

    阎贝乖乖脱掉外套挂在墙上的挂钩上就准备躺下......

    “脱光!”李泽生不耐喝道。

    阎贝正准备躺下的动作僵了一下,而后迅速站起身,一字一字问:“一丝不挂?”

    语气丝毫没有感情。

    李泽生高高扬起头颅,冷漠的俯视着她,“脱光!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

    他对这个男人已经用尽了耐心!

    希望他最好不要再继续挑战他的底线!

    “好,很好,好极了。”阎贝连连点头,牵强的扯了扯嘴角,彻底把李泽生拉入黑名单。

    李泽生,这笔账老娘记下了,只要有我阎贝在一日,你休想见到你儿子!

    完全不知道自己下达的命令对于一个妹子来说何其残忍的李泽生,漠然的扫了阎贝一眼,转身关上门,抱臂守在玻璃窗口前,紧紧盯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