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百九十三章 破阵(四)
    ♂nbsp;   可片刻之后,他们便反应过来,顿时催动秘术,稳固心神,将内心的惧意去除干净。<a href="http://www.shubaodd.com" target="_blank">www.shubaodd.com</a>

    “这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又叫我们如何信你?另外你现在确实有几分傲气的资本,但与我二人相斗,是不是太狂妄了些,我倒想试试阁下的手段如何。”

    鸿通老道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身后黑气升腾,略微一扭,竟从中冲出另外一个鸿通出来,面容气息一般无二。

    另外一边的紫衣人未发一言,其右手探出袍袖,凌空一点,虚空嗡鸣,黄光闪闪,一直晶莹玉质判官笔凝聚而成。

    此笔尺许大小,笔杆呈现黄玉之态,其上雕有某种狭长,似蛇非蛇的妖物,两端皆黑,由某种奇木包裹,而最下端的赤红软毛不知取自何种妖物,竟隐隐散发灼热妖邪之感。

    “尸枭傀儡?黄绫之笔!倒是有趣。”天辰顿感惊诧,摸了摸下巴,喃喃一句。

    原来这鸿通多年努力,始终无法迈出那半步进阶冲虚,成为上清修士;而眼看寿元将近,族中并无后辈堪得大用,想着自己一生招惹仇家无数,若是继续执着下去,寿元已到便撒手不管,未给族人留下什么后手,那将来仇家找上门来,必将祸连全族,到时候连个根都保不住。

    于是此老便心念一转,索性放弃修仙大道,将一生所得宝物购置各种材料,花费三十年终于炼制一具尸枭傀儡,并用余生加以进一步祭炼强化。

    以鸿通尊者半步上清的见识,外加耗费大量珍惜材料,此具炼尸的品质极高,肉身强悍堪比武修!外加鸿通以他阴煞妖术,将他的修为灌注炼尸当中,平日里二者一同修炼,共通共荣,已然成为一个比鸿通本尊还要强上三分的恐怖存在。

    至于紫衣人手中那只黄绫之笔,其实也是大有来历,天辰在纺室听过一些传闻,今日也是的第一次见到。

    据说此宝可是上古遗宝中的精品,品质直逼朱雀环,是以幻化攻敌为主。

    紫衣人单手执笔,赤红软毛之下,精纯灵气所化黑墨快速呈现,于虚空画天为天,画地为地,转身挥毫间,便已成千军万马,纵横战场,朝着天辰狂奔而来,气势逼人。

    此等幻象比之天辰的太乙弥天阵,又有另外一番趣味。

    “好好,两位如此盛情,那朔某就却之不恭了。”

    天辰大笑出声,一点眉心,其额首白光闪烁,然后一声凤鸣悠扬,从中闪出一道纯白火焰,临空一扭,幻化一只丈许大小纯白火凤,朝着千军万马扑了过去。

    火凤大口一张,大股的冰寒之气夹杂凄厉啼鸣,铺天盖地的向前方涌去。

    霎时间,天寒地冻,方圆数里内就成为一片冰雪世界,而那些灵墨所化幻象就此变得僵硬迟钝,最终被白焰一卷,化为飞灰。

    紫衣人没料到纯白火凤竟有如此威能,一招就破除自己的凝象神通,而火凤趋势不减,直扑紫衣人的面门。

    紫衣人右手对着头顶的紫色法球法决连弹,顿时滚滚紫焰喷射而出,朝火凤扑去。

    纯白火凤乃明焰所化,已然通灵,见到紫焰扑来,顿时发出一声欢快的啼鸣,未经天辰指引,火凤便自主的双翅展开,白焰分化扩张,一息之间就化作三四十丈,将扑来的滚滚紫焰吸收殆尽。

    紫衣人只感觉体内法力被法球快速抽取,而所放的紫青灵焰不仅没有重创纯白火凤,反而使得对方的气息越来越强。

    紫衣人何等聪明,怎么会看不出纯白火凤正在疯狂吞噬者他的紫青灵焰,增强自身神通,当即法决一收,紫色法球中断了灵焰喷吐。

    纯白火凤露出意犹未尽之色,甚至其脸上还拟人化的露出兴奋的表情,硕大的双翅挥舞,其速度不减反增,方向微变,扑向高空的紫色法球。

    紫衣人见状再也无法镇定下来。

    此法球乃是维稳此地阵眼最重要的法宝,绝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紫衣人感受到火凤的威压,便知法球若被扑中一下,便只有毁灭的命运,当即脸色大变,赶紧一抖袖袍,将法球召回,收入袖中,然后张口对黄绫之笔喷出一股灵婴精气。

    黄绫之笔上的蛇状浮雕好似活了过来,赤红双目猛地一张。

    霎那间,天地间风云突变,骤然出现一股强大邪气,蛇状浮雕退笔飞出,临空化作五十来丈的赤金长蛇,与扑来的纯白火凤撕咬在了一起。

    就在天辰祭出火凤的同时,其双袖金风鼓荡,无数小剑飞射而出,临空一扭,化作两条五爪金龙虚影,冲着鸿通猛扑而来。

    鸿通尊者冷笑一声,其尸枭傀儡通体黑光大盛,便迎向金龙虚影一头冲去,只一个照面,便将其中一只金龙虚影击得粉碎,而鸿通本尊则手持黑色火焰挥舞成风,将另外一只金龙虚影烧成灰烬。

    但鸿通尊者做完这一切,却没有一丝的高兴,因为此刻他的面前,同时出现了四条金龙虚影,看其张牙舞爪的模样,气息还在先前两条之上。

    鸿通尊者二人再次出手,以雷霆之势,将四条金龙虚影一举消灭,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四周八条金龙虚影盘旋飞舞,仰首咆哮不止。

    这下鸿通尊者再也无法镇定了。

    要知道这些金龙虚影,每一条散发的威能,都相当于一个普通灵婴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鸿通尊者应付四条便已感觉有些吃力,眼下八条齐出,先不说鸿通尊者要花费多长时间才能化解攻势,单单天辰目前所展现法力凝厚的程度,就已经远超鸿通之前的预估。

    “此子难道真如老祖描述的那般恐怖?修为神通堪比上清?”

    鸿通尊者内心惊骇,但该做的还得做。

    只见尸枭傀儡身形一动,便冲着其中三条扑了过去。

    鸿通本尊则一声厉喝,顿时妖火附体,熊熊燃烧,而他的体形也在此刻膨胀十余倍,化作近十丈的漆黑怪猿,拳影如风,冲着余下的五条金龙虚影狂砸不止。

    此位竟然是灵修中极其罕见的体修,其肉身强悍程度,较之同阶武修也是丝毫不差。

    顿时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八条金龙寸寸碎裂。

    天辰嘴角微翘,便想祭出更多的金龙虚影与之纠缠,可他突然发现,神念中一直牢牢锁定的两道光点,突然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这里飞来,正是万古神君与御灵真人。

    虽然前者受到后者袭扰,速度很快就降低到三分之一,但在此速度之下,千余里的距离也不过三四十息而已,若是再拖延下去,等万古神君归来,怕又是一番无尽纠葛。

    “哎!”

    天辰轻叹一声,此地战场人多眼杂,他原本不想动用真正的大神通,以免日后被人惦记,招致祸端,可眼下这个情况,也已经容不得他继续肆意下去了。

    天辰单手一招,惊鸿剑欢快长鸣,好似迫不及待,轻巧的落入他的手中。

    就在巨猿背对天辰,击破第五只金龙虚影之际,天辰身形一晃,如流星撩月,在半空划出一道赤色长虹,便人剑合一,刺向巨猿的后背。

    此剑威能甚大,天辰的剑影还未触碰巨猿,阵阵尖锐剑气,便已无视黑焰防护,将巨猿的背后的皮毛激发干净,留下一道两尺深的血肉窟窿。

    鸿通怎么可能不知道身后危险,只是他从没见过天辰出手,没想到天辰动作竟然如此之快,快到他连闪躲的时间都没有。

    眼看攻击无法躲避,鸿通恶向胆边生,猛地一个回转,将腰扭成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右拳黑焰闪闪,冲着天辰头颅狂砸而来。

    这个回马枪的意图只有一个,便是玉石俱焚!

    “呵!”

    天辰冷哼一声,嘴角露出一抹讥讽,而后惊鸿剑身斜挑,迎着黑焰巨拳一刺而去。

    预想中的轰鸣并没有传来,反而是“呲啦”一声脆响,惊鸿剑有至阳之气护体,轻巧的破除黑焰防护,刺入巨拳当中。

    “破!”

    然后便在天辰的轻声细语当中,磅礴的剑压渲泄而出,宛若无尽狂风,将巨猿的右臂整个贯通,搅得粉碎。

    鸿通尊者大惊失色,他猿化之后的肉身到底有多强悍,没人比他更清楚,可眼下天辰竟摧枯拉朽般毁掉他的右臂,便足以表明,二人从根本上,就是一个层次的。

    鸿腾尊者心中胆寒,纵身一跃,连忙与天辰拉开距离。

    可天辰既然下定决心,又怎会让对方轻易逃脱。

    就在巨猿身形刚动之时,天辰虚空一点,刺入巨猿身体一侧的惊鸿剑噼啪作响,一股近乎毁灭的可怕气息喷涌欲出,巨猿最先感应,顿时脸色大变,便想开口求饶。

    只可惜惊鸿剑上的黑白电弧比他更快,天辰杀心一起,他连开口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几道黑白电弧从剑身弹跳而出,以极快的速度在巨猿体表横扫一圈,巨猿话未出口,便脸色一僵,连同体内的灵婴一起化为灰飞,随风消逝。

    远处正与金龙虚影搏斗的尸枭傀儡无人操控,就此瘫软下来,被剩下一只金龙虚影一口咬住,送到天辰面前。

    天辰神念一扫,发现尸枭傀儡深处有血脉印记,除了鸿通尊者本族之人,外人无法掌控。

    不过这只是对他人而言,只见天辰手指一点而出,一道黑白电弧弹跳而出,便轻易洞穿傀儡上的几道禁制,将深处的血脉印记摸出,从而他可以操控此具尸枭傀儡。

    黑白电弧一收而回,天辰对此非常满意,单手一招,将尸枭傀儡收入储物袋中,然后手持惊鸿剑,目光一转,看向另一侧的战场。

    也不知这黄绫之笔幻化的赤金长蛇是何妖物,竟与火凤斗得有来有回,只是催动此宝颇为不易,此刻紫衣人脸色发白,额间生汗,显然出现法力不支的现象。

    不过就算如此,紫衣人依旧没有放松对四周的警戒,鸿通死亡的过程,他自然看的清清楚楚。

    原本高高在上的灵婴后期,可以说是上清之下无往不利,倍受世人尊崇,可在天辰手中,不过一合之将,这种巨大的心理落差,不是一般言语可以描述的。

    当见天辰望来,紫衣人顿感脸色发青,内心悸动不止,满怀恐惧,再也没有与之争锋相对的勇气了。

    紫衣人倒也识相,鸿通落败,他便知自己绝不是天辰的对手,所以干脆利落的激发黄绫之笔的大神通,高空赤金巨蛇嘶鸣一声,目露凶光,身体两侧突然张开一对血红肉翅,便放弃纯白火凤,冲着天辰直奔而来。

    天辰提剑在手,便欲激发重剑术,可这时,内心却听到小凤仙一声紧急传音。

    “道友稍等,我发现此幻化灵兽蕴含辟赤的一缕精魂,且容我吞下,必能极大的增进修为。”

    天辰未有犹豫,心念一动,紧随赤金巨蛇的纯白火凤骤然气息暴涨,所散发的冰寒之意更是先一步锁定巨蛇之上,以通灵真焰的磅礴的至阴之气,全力催动之下,冰冻这缕残魂还是很容易的。

    只见赤金巨蛇继续往前扑出二十丈,便如同先前的灵墨幻象一般,硬生生定在半空一动不动了。

    这时,一道黑影从天辰的灵兽袋一冲而出,围着赤金巨蛇轻轻一绕,便将之裹挟而回,重新回到灵兽袋中。

    就在赤金巨蛇变化之时,紫衣人则身形一闪,直接退入金色大阵当中。

    此人刚进入法阵当中,便单手一翻,紫色法球光芒闪动,重新恢复纯金之色。

    紫衣人法决连弹,对着金色法球喷出数口精血,然后天灵盖打开,一只三寸大小的紫色小人双目一睁,对着法球源源不断的喷出灵婴精气。

    霎那间,金色大阵嗡鸣之声暴涨数倍,其所散发的气息更是暴涨三倍有余,显然里面的紫衣人做出了决定,拼死抗争。

    天辰嘴角抽搐,隐有怒意,而神识中的两道光点正在快速推进,据此只剩三百里了。

    天辰袖袍一动,将惊鸿剑收入体内,然后深吸一口气,便径直的飞到高空,消失不见。

    下一刻,天空骤暗,伴随着一阵巨大轰鸣,一道百丈之巨的漆黑光幕笼罩而下,将大半的金色光阵罩在其中。

    一道漆黑如墨的巨大印玺破开云层,从天而降,其下太极光图快速流转,将冲击而上的道道金色光波挪转消散,然后势如破竹一般,朝着下方的金色大阵快速压下。

    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轰鸣传出,巨大印玺宛若擎天巨峰一般,将整个金色大阵死死的压在身下,连同里面的紫衣人一同碾碎,一举破了此处隔绝大阵的主阵眼。

    而印玺之上,一位身穿帝王宫道服的青年,正脚踏印玺,默默的注视着东南方向,目光幽暗深邃。

    此声轰鸣夹杂着磅礴的法力波动,化作无形音浪四下扩散,令整个武陵战场都清晰可闻。

    “好!”

    霎那间,战场之上一喜一悲,尤其是天辰这边的南方战场,原本被压着打的帝王宫修士,此刻均是热血沸腾,纷纷爆发出惊人的潜能,使出压箱神通,反将将泄了气的奇谷门修士追着打,势气一路高涨。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