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一七章慕容贵妃告状
    且说那慕容彦达自打从青州逃出来之后,便一刻也不敢停留耽搁,直接快马加鞭的回到了东京汴梁,经过请示之后,这才入宫见到了自己的妹妹慕容贵妃。

    “哥哥不在青州做逍遥知府,怎么想起来看望妹妹我来了?”看到自己的几年没有见面的哥哥慕容彦达,慕容贵妃也是异常的高兴,当下赐座,而后问道。

    慕容彦达叹了口气,将事情的经过说给了慕容贵妃听,期间还添油加醋的将战败和丢失青州城的罪过全都推到了呼延灼的身上,自己反倒是成为了一个勇斗贼人的正面人物。

    慕容贵妃听完之后便是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梁山贼寇还反了他的,小小的水泊梁山,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公然跟朝廷作对,攻破城池,杀害朝廷命官,真真是岂有此理,哥哥放心,小妹定当替哥哥做主,还有那个呼延灼勾结梁山贼寇,吃里扒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得到了自己妹妹慕容贵妃的答复,慕容彦达欣喜的出了皇宫,回到了自己住的客栈等待消息。

    赵匡胤是武将出身,因陈桥兵变而当上了大宋皇帝,因此对武将掌兵权顾忌得不得了,为此罢黜、屈杀了不少忠臣良将,比如呼延寿亭。赵匡胤的后世子孙一直将本朝太祖贬抑武将的治国之道视为家法,执行得一丝不苟。

    要贬抑武将,自然只能倚仗文官,所以北宋一直执行文贵武贱、以文制武的国策,文官集团为了本阶级的利益,甘为皇帝走狗,对武将的打压不遗余力。

    这一回,呼延灼父子算是撞刀口上了。

    第一,他们是开国名将之后,属于资格越老越反动的那种;第二,他们的老祖宗呼延寿亭被本朝太祖给屈杀了,他家与赵宋有世仇;第三,呼延灼有能力,深得军心,呼延庆精通契丹、西夏、高丽、吐蕃甚至女真诸般外语,仔细推敲这可是里通外国的前兆啊!第四,呼延兄弟不给朝中诸位大人送礼……

    所以得到皇城司的密报后,官家移文枢密院的时候,无数人都激动起来——能把呼家将整垮,这可是青史留名的大手笔呀!看他犯的这叫什么事儿?纵容部下辱骂本朝太祖不说,还三番五次的射了又射,至于跟梁山草寇勾勾搭搭,已经算不得甚么了。

    这罪行,绝对是满门抄斩、挫骨扬灰的级别。为了把这事儿办成铁案,无数人都热心地参与了进来。

    于是一纸令下,犯官呼延灼与其家眷,都押往大理寺受审。当然,明义上的罪名是不能和太祖沾边儿的,毕竟太祖屈杀呼延寿亭是事实,要为尊者避讳的,于是,名不见经传的黄文炳就被抬出来当枪使了。

    可惜开封府尹派人往呼延家去抄家的时候,却见宅门紧锁,向邻居一打听,才知道前几天呼延家来了一个姓柴的、一个姓杨的,似乎是报什么急信儿,呼延家人一听,慌慌张张收拾了东西就出城去了,两三天不见人影儿了。

    差官回去,也只好如是禀报。

    当天晚上,宋徽宗便驾临了慕容贵妃的寝宫,今天宋徽宗的心情非常的好,高俅那个懂事的人儿,又给自己找来了好几个好玩有趣的小玩意儿,当下背着手,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迈步走了进来。

    一看花厅里没有人,突然听见里面卧房有人嘤嘤的哭泣声音,当下宋徽宗也没有了哼曲的心情,寻着声音走了进去,只见自己心爱的慕容贵妃正坐在床头,背着自己低声的哭泣,娇小的双肩是不是的耸动。

    宋徽宗轻手轻脚的走到了慕容贵妃的身边,轻轻的拍在了慕容贵妃的肩头,不解的问道:“爱妃怎地如此的伤心?可是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跟朕说,朕给爱妃做主。”

    慕容贵妃回头一见是宋徽宗,当下就是一惊,而后慌忙的跪拜了下来,擦了擦眼泪,说道:“臣妾不知陛下驾到,有失远迎,望陛下恕罪。”

    宋徽宗将慕容贵妃扶了起来,笑着说道:“你我夫妻用不着这等虚礼,方才爱妃在这里哭泣,可是有什么伤心难过的事情,跟朕说,朕给你做主。”

    慕容贵妃低着头,轻轻的说道:“没什么事,都是些小事,陛下是一国之君,平日里处理的都是军国大事,臣妾这等小事就不麻烦陛下了。”

    “说的哪里话,你我夫妻有什么就说什么,说,什么事情惹得哟爱妃伤心了,朕替你做主。”宋徽宗摆了摆手,佯装愤怒的说道。

    看到宋徽宗如此说,慕容贵妃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笑意,当下梨花带雨的说道:“陛下可得为臣妾做主啊。”

    “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朕一定会为爱妃做主。”慕容贵妃越是这样说,宋徽宗就觉得事情小不了,当下信誓旦旦的说道。

    有了宋徽宗的保证,慕容贵妃这才点了点头,说道:“臣妾有一个哥哥,名叫慕容彦达,在青州做知府,平日里勤勤恳恳,廉政奉公,可恨那梁山的贼寇三番五次的进入青州境内烧杀抢掠,我那哥哥几次都是组织兵马进行围剿,可是那只是一介文官,手无缚鸡之力,青州的武官有都是些吃里扒外之徒,导致屡战屡败,我家哥哥一心忠君报国,虽然屡战屡败,但是却是屡败屡战,前几日呼延灼勾结梁山贼寇,攻破了青州城,我家哥哥抵挡不住,万般无奈之下这才逃到了东京汴梁,昨日进宫探望过臣妾,说起此事,臣妾觉得哥哥好生可怜,这才一时伤心,哭了起来,不曾想让陛下看到了,扰了陛下的雅兴。”

    慕容贵妃将事情添油加醋的加工之后,说给了宋徽宗听,宋徽宗听后也是愤怒不已,但是当着自己的爱妃面前还不能发火,也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气,说道:“此事你怎么不来跟朕说呢?”

    慕容贵妃听闻,低着头低声的说道:“臣妾是后宫之人,自古后宫不得干政,况且里面还有臣妾的自家哥哥,陛下平日里日理万机,哪能因为这一点的小事,就去麻烦陛下。”

    看着眼前这个如此懂事的女人,宋徽宗便一阵的怜爱,当下一把将慕容贵妃搂在了自己的怀里,温柔的说道:“以后这些事情尽管来找朕,这可不是小事,慕容彦达朕听说过他,的确是一个忠臣,既然他已经到了东京,那便让他在当个京官吧,离爱妃也近,你们兄妹也好时常见一见面,至于说那个王伦和梁山的贼寇,爱妃就不要管了,这个事朕会去处理。”

    慕容贵妃一听宋徽宗要将自己的哥哥安排在朝廷中当官,就是欣喜不已,当下甜甜的笑着说道:“那臣妾便提哥哥谢谢陛下了,嘻嘻,但是不知道陛下打算赏赐我家哥哥一个什么官呀?”

    看着慕容贵妃一副小狐狸的样子,宋徽宗便是喜欢的不得了,当下宠溺的刮了刮慕容贵妃的那个小巧玲珑的琼鼻,说道:“那爱妃以为,朕应当给朕的这个大舅哥一个什么官呢?”

    慕容贵妃想了想,然后说道:“陛下,臣妾有一个建议,只是随口一说,合不合适的还得陛下做主,观文殿大学士赵琦年老力衰,应该让他老人家回乡养老,颐养天年去了,不如让我哥哥去做个观文殿大学士。”

    “哈哈哈,这观文殿大学士可是个从二品的朝廷大员,你还真向着你的哥哥。”宋徽宗开玩笑的说道。

    慕容贵妃连忙说道:“陛下,自从慕容入宫之后便是陛下的人了,从此以后便只向着陛下一个人,臣妾也只是一个建议,最后的决定还是陛下的,再说臣妾这也是举贤不避亲,为陛下举荐人才嘛。”

    宋徽宗听了慕容贵妃的话,笑的更加的开心了,当下说道:“哈哈哈,好一个为国荐才,好一个举贤不避亲,爱妃说的也对,那个马老头是该回去休息了,那便依着爱妃之言。”

    “陛下英名。”慕容贵妃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