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16章 现状
    清晨。

    红日东升。

    刺眼的眼光和四周的喧嚣唤醒了夏天。

    他打着呵欠睁开眼。

    睁眼的一瞬间,他的眸子  骤然凝缩起来,冷光疾疾闪动。

    但这份冰冷来得快去得也快,已然被皆尽敛去。

    视野中。

    匆匆忙忙的身影,嘟嘟鸣响的鸣笛,密密麻麻移动着的车流,闪烁着的红绿灯……构成了一副众生相。

    此刻他正蜷缩在街边的墙角,旁边是散发着异味的街边垃圾桶。

    偶尔走过的路人,看到脏兮兮夏天时,都会露出嫌弃的眼神,加快脚步离去。

    夏天打着呵欠站起身,甩了甩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

    旋即走至街边,准备拦车回家。

    只是,刚站定,这才记忆起昨天发生的事情。

    “我去……”夏天龇了龇牙,赶紧往回走。

    片刻后,来到了昨夜的酒店。

    然而,和吧台服务员说了一大通之后才知道,大炮和三牛已经提前离开了。

    不过两人临走的时候,刻意留下了联络方式和住址。

    夏天将之存入手机,有些惆怅。

    想了想,他还是打通了三牛的手机号码。

    电话中传来接通的声音,但是没有人接听。

    夏天眉头微皱。

    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吧。

    就在他思绪之时,终于接通了。

    “喂?

    你是谁呀?”

    电话中传来声音。

    但并不是三牛。

    而是一个稚嫩小孩子的声音。

    “呃……”夏天愣了愣,赶忙道,“何牛在吗?”

    “噢,你找我爸爸啊,他在外面和人吵架呢……”嗯?

    夏天先是松了口气,继而一愣,“你是她女儿吧,你爸爸和谁吵架呢?”

    “和坏人啊,他们要拆我家房子,我爸爸不让他们拆,我叫星星,你是谁啊……”夏天再次一怔,继而眼睛眯缝起来,旋即笑道,“我是你爸爸的朋友……”夏天与小孩子聊了几句,而后挂断了电话。

    略微沉吟一下,走至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青海西郊城乡结合处。

    位于此地北边区域的几条巷子,墙壁都圈着大大的‘拆’字。

    在阳光照射下,显得甚为醒目。

    这几条巷子,基本已经拆完了。

    四周一辆辆挖掘机不停的工作着,将拆掉的废墟装载卡车之上,场面尘土飞扬,看起来热火朝天。

    不过是细看的话,几条巷子中,还有几户院落有人影出入。

    此刻。

    距离巷子不远处,停着几辆高档豪车。

    而在车前则站着几名穿着西装,气质不凡的男子。

    为首是一个红光满面的白胖子,手中燃着一根雪茄,四周众人犹如众星捧月。

    他猛吸一口烟,看向四周,“那几个钉子户呢,搞定了没有?”

    闻言,其中一名精瘦男子立即讨好道,“张总,大部分都搞定了,只有一家,您也知道,就是老何家,老何家的儿子儿媳还好说,可那个老不死的死活不肯走……”刚说完,旁边立刻有一人补充道,“张总,我看那老不死的就是想要讹钱,说什么他这屋子是祖传的,都是屁话。”

    张总的脸色也阴沉起来,“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不搞定,废物!”

    闻言。

    一众手下的脸色也不好看。

    最初说话的精瘦男子苦着一张脸,“张总,这也不能怪我们啊,我都让人想办法给他们停水停电,而且半夜还在他家门口放鞭炮,砸玻璃……但那老不死的就是不肯搬。”

    “实在不行就来硬的!”

    张总脸色阴沉,“派人打断那个老家伙的腿,实在不行拿他的儿子威胁,现在就去。”

    “是。”

    精瘦男子眼中也闪现狠光,当即一挥手,立刻有几名大汉跟随着迈步。

    “等等。”

    张总身后喊住了他,“记住,打残没事,别闹出人命。”

    “明白。”

    ……何家位于其中一条巷子的尾端。

    如今四周的住户已经搬走,前端的放在正在推土机的运作下,不断的倒塌着。

    院落中,何家一家人都站在那里,望着气势汹汹离开的施工人员,一家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爸,实在不行,我们……”何牛转过头,看着自己的老父亲,嘴唇动了动。

    不久前,他刚回来就看到拆迁队的施工成员和家人吵架,此刻身上还带着浓郁的酒气。

    “唉。”

    何父叹了口气,看着何牛,“这件事你别管了,对了,昨晚怎么没回来?

    今天不去上班吗?”

    “嗯。”

    何牛点了点头,“昨天我和大炮遇见了我的一个战友,一起喝了点酒,喝醉了。”

    “噢。”

    何父点点头,扭头向屋内看了一眼,再次叹了口气,“这个宅子,自你祖爷爷开始,我们就住在这里啊……”旁边还站着一名妇女,正是何牛的妻子,“爸……实在不行我们也搬吧,现在他们停了我们的电和水,星星还上学……”顿了顿,又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联合这么多街坊邻居也上告过,可是那个姓开发商说是给加钱,但那些执法人员一走,他就想办法折腾我们……”说到这里,何妻眼眶一红,暗自抹泪。

    “唉。”

    何父叹了口气,充满了无力感,“我不是不想搬,也不是讹他们的钱,而是……”砰!何父的话音未落,院子的木门忽然一声巨响,直接被人踹了开来。

    紧接着冲进十几个气势汹汹的大汉。

    他们一边走,一边怒喝,“老不死的,今天给你们最后一天期限,到底搬不搬,不搬的话,老子拆了你的狗窝……”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何牛一家脸色大变。

    “你们想干什么!”

    何牛当即站出来喝问。

    “小子,你聋了吗。”

    精瘦汉子走了进来,“少废话,最后一遍,搬不搬?”

    “你,你们……”反应过来的何父气的直哆嗦,“你们,你们这是强闯民宅……给我,给我滚出去。”

    “嘿嘿。”

    精瘦男子却是阴森一笑,“老家伙,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动手,给我砸!”

    一声令下,十几个大汉全都流露狰狞冷笑,手持着木棒冲向后面的屋子。

    “你们干什么。”

    何牛大声呵斥,想要阻拦。

    然而其中一个大汉眼冒凶光,轮着木棒毫不犹豫砸了下来。

    何牛瞳孔一缩,赶忙闪身。

    他本身是侦察兵出身,虽然退伍多年,但在军队所学的本事并未落下。

    闪身的瞬间,一把扣住对方的手腕,怒道,“你敢下狠手?”

    大汉没想到何牛竟然能躲开,再次狰笑一声,“打的就是你。”

    话落的同时,一脚直踹而来。

    何牛再次避闪,也忍无可忍,当即一拳结结实实砸在对方胸口。

    砰的一声。

    大汉身形趔趄不止。

    “次奥!”

    “敢还手!”

    “打死他!”

    原本冲向屋子中的十几个大汉,在看到这一幕后,纷纷怒骂着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