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一:中国式婚庆
    这里是红土大陆,原玛丽乔亚旧址的城堡之中。

    一场盛大的欢庆会正在举行,庆祝的内容是大帝的婚礼。

    来自世界各地的大人物、土财主络绎不绝,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没有人不想表达一下自己对大帝的祝福之情。

    一位位客人被引领着走入了城堡,迎宾介绍着客人的身份。

    “七水之都艾斯巴古市长带来私人游艇一艘,祝大帝新婚快乐,吉祥如意。”

    听到迎宾的喊声,负责管理礼物的巴基惊讶道:“哟?一艘游艇?这可不是便宜货啊,艾斯巴古先生,没少花钱吧?

    没挪用不该用的资金吧?大帝可不喜欢这一套。”

    艾斯巴古正色道:“巴基先生说的这是什么话,一艘游艇而已,花不了多少钱的。”

    “花不了多少钱??!!”

    “这是我亲手打造的。”

    “哈哈哈……久闻艾斯巴古先生的造船技术乃天下一绝,既然是您亲手打造,那我就替大帝收下了。”

    “巴基先生过奖了,要说造船技术,还是我的老师才是真正的天下一绝。”

    “艾斯巴古先生谦虚了,您里边请。”

    “谢谢。”

    迎宾:“美食之都托特兰州长夏洛特·卡塔库栗先生送上巨型特制婚庆蛋糕一份,祝大帝婚姻甜蜜,百年好合。”

    巴基瞥了眼前四五层楼高的巨大蛋糕一眼,压下心中恨不得上去啃一口的食欲,轻飘飘道:“蛋糕?从托特兰到这里的路程虽说不远,但海航少说也得半个月吧,没过期吧?”

    卡塔库栗还没有说话,他的妹妹夏洛特·布琳急忙跳了出来反驳道:“这是我们到了红土大陆现场做的,不信你去问问那边的工作人员啊!”

    卡塔库栗佯作斥责道:“布琳,不许对巴基先生无礼。”

    巴基笑道:“没关系,小姑娘就该有些活力嘛。好了,你们进去吧。”

    巴基不得不承认,那蛋糕给他的直觉……很香!

    闻名于新世界的美食之都“托特兰”可不是吹出来的。

    迎宾:“黄金城城主吉尔德·泰佐洛送来金雷虎一双,祝大帝虎啸天下,虎虎生风。”

    看到面前那一双由金子打造的栩栩如生的猛虎,爱财如命的巴基眼睛都直了。

    强压下心中的躁动,巴基维持着表面上的风度:“泰佐洛先生,你这虎……是正经虎吧?”

    泰佐洛微微一笑道:“巴基先生,你知道的,我是个生意人,合法生意人,不差钱的,这虎保证是正当来路,我亲自锻造的!

    我与天龙人有仇,大帝消灭了天龙人,也算是为我了却了深仇大恨,完成了一个心愿,这点小小心意,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进去吧。”

    直到泰佐洛走出好远,巴基依然在直勾勾地盯着那一双金雷虎。

    “喂,喂,巴基老哥!!”

    “谁啊你……哎哟,瓦尔波老弟?!”

    “嘿嘿嘿,是小弟我。”

    两人见面,画风差点都变了。

    还是巴基稳住了局面:“现在人多,注意形象啊,瓦尔波老弟。”

    来之前就使用吞吞果实的能力“减肥”变得瘦高的瓦尔波正色道:“当然,当然。”

    巴基点点头,问道:“老弟,你给大帝带什么礼物来了?”

    “老哥请看。”

    顺着瓦尔波示意的方向看去,巴基眼睛都直了:“机……机器人?!”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的绝大多数男人都对机器人有着一种痴迷的情愫,据说这是“男人的浪漫”之一,巴基也不能免俗。

    “这不叫机器人,这叫变形金刚!”

    “变形金刚?”

    “对,我以前微服私访民间时无意中发现的,小朋友们都特别喜欢,不过我那时候卖给他们的也就巴掌大小,这一台,可是我花费了七七四十九天认认真真使用瓦波合金亲自拼合而成的,身高8.5米,人坐在里面甚至可以亲自操纵行动!为了配合大帝昼虎的美称,我还给这台变形金刚起了一个特别霸气的名字。”

    “什么名字?”

    “霸天虎!”

    “……”

    “怎么?巴基老哥,难道这名字不好吗?”

    “不是名字的问题……只是你送大帝一台变形金……霸天虎,也太小孩子气了吧?”

    “嘿嘿嘿,巴基老哥你猜错了,我不是送给大帝的。”

    “那你是送给谁的?”

    “我是送给大帝儿子的……大帝早晚得生儿子吧?”

    “那大帝生的要是女儿呢?”

    “那就等他再生个儿子!”

    “那你怎么不等大帝儿子过生日的时候再送这个?”

    “巴基老哥,你糊涂啊。”

    “我糊涂?”

    “我跟大帝又不是自己人,他儿子的生日怎么可能邀请我参加?机会只有一次,我得好好把握啊。”

    巴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后只是竖起了大拇指:“远见!!”

    瓦尔波嘿嘿一笑:“这都是巴基老哥教我的!”

    “你先进去吧,等我这边事情忙完了我找你喝酒!”

    “好,我等你!”

    瓦尔波亲自驾驶着霸天虎进去了。

    迎宾:“北海杰尔马66文斯莫克·伽治送来潜水服一双!祝大帝……”

    “潜水服?”

    巴基瞄了伽治送上来的礼物一眼,“你送这玩意干什么?”

    伽治自信到:“我送的潜水服和别人家的潜水服可不一样。”

    “哪不一样?”

    “这绝对是你没有体验过的全新版本!按动上面的按钮,只需三秒钟,这套防水防海楼石辐射的潜水服就会瞬间包裹住使用者的全身,即便是恶魔果实能力者也不再需要担心海水和海楼石的弱点。我们文斯莫克家族自己都还没更换这种材质的作战服,我可是第一时间就给大帝送来了。”

    巴基一听就来了兴致,“真的假的?”

    “送给大帝的礼物,我敢弄虚作假吗?”

    “那你也给我定制一套呗。”

    “……”

    ……

    前方的客人络绎不绝。

    后方,泽法、卡普、战国、鹤等老前辈坐在一起,喝着茶,聊着天。

    现在海军的元帅是一笑,新政府的最高长官是孔明,泽法这些老前辈,早就退居了幕后。

    “噗哈哈哈哈哈……”

    卡普又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惹来战国、鹤一顿白眼。

    “泽法,你家海岚终于结婚了啊。”

    泽法很是开心:“那是!”

    “可惜比我家那小子晚了好些年啊!”

    “……”

    “你看看你,都是你不好,自己结婚就晚,搞得孩子也学习了你的臭毛病,结婚也晚。

    结果就是如果按年龄算的话,等你有了孙子那就只能喊我孙子叔了啊!”

    泽法不服气道:“结婚早算什么本事。”

    卡普哈哈一笑:“那你说什么是本事?”

    “男人的本事就该是修身治国平天下!”

    “怎么个修身治国平天下?”

    泽法眯起了眼睛,看向了卡普:“世界这么大,你该去看看了。”

    “……”

    鹤劝道:“好了!大喜的日子,你们俩就别斗嘴了!”

    战国突然站了起来:“他们好像就要来了!”

    推门一看。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热闹极了。

    唢呐一响,更是把婚庆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唢呐?

    没错!

    海岚的婚礼,是传统的中国式婚庆!

    在艾茵动手术之前,海岚已经穿着西装和艾茵拍了一次婚纱照,那一天海岚许诺给艾茵,他欠她一个完美的婚礼。

    既然已经拍了西方式的婚照,到了如今这一天,海岚自然就想到了要办一场不一样的婚礼,给艾茵送上一个全新的惊喜。

    当海岚把自己从“某个不知名古文献”上看来的婚庆方式描述给大家时,大多数人都一脸茫然,孔明这时却站了出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总觉得隐约间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两人经过详细的讨论,最终确认了今天的流程。

    “新娘子过来了,大花轿过来了!”

    小孩子们穿着喜庆的衣服,欢笑着在鞭炮声中跑过。

    大人们慢慢地让开了一条路,穿着大红袍的海岚骑着一匹骏马,伴随着“哒哒”的踩踏声,在人们的祝福声中缓缓走来。

    不要怀疑,这个世界是有“马”的。

    海贼贵公子卡文迪许就有一匹白马,沙漠之国阿拉巴斯坦也养着数不清的战马,在这个红土大陆上,没有海水,马匹更是数之不尽。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海岚骑着骏马在前方开路,喜庆的大花轿紧随其后。

    最前面的轿夫不是别人,正是主动请缨的巴基。

    中国式婚庆较之西方庄严严肃的婚礼,最大的特点就是“喜庆”。

    巴基的大红鼻子一晃一晃,更是把这种喜庆的氛围推上了顶点,每一个路人都在发自内心地开心地笑着。

    身披大氅的孔明摇晃着羽扇,脸上洋溢着笑容:“一拜天地!”

    两位新人向着天空与大地行礼,感谢养育万物的天地。

    “二拜高堂!”

    胸前佩戴着红花与头顶带着红盖头的艾茵转过身来。

    “你滚蛋!!”

    泽法把凑热闹的卡普一把推开,笑呵呵地受了两位新人的鞠躬之礼。

    “好好好,都是好孩子!”

    从独身一人的孤儿曲折地走到今天,这位老人家混浊的双目中已被幸福的泪水浸湿。

    “夫妻对拜!”

    夫妻行礼,相敬如宾。

    要说全套的流程都严格符合传统拜天地,那不可能。

    那时候的海岚可没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就算有这个能力他也从来没有仔细研究过,根本不可能记得住。

    重点是,只要有内味就可以了。

    “送入洞房!”

    “好!!”

    在雷鸣般的掌声与欢声笑语中,新郎新娘被簇拥着送进了精心为他们打造的爱的小巢。

    艾茵静静地端坐在床边,海岚坐在她的身旁,轻轻地掀开了她的红盖头。

    今天的新娘子,红唇欲滴,面犯桃花,眼含秋水。

    “大喜的日子,哭什么,来,擦一擦。”

    艾茵抬起了自己的手背,却不料被海岚一把抓住了手腕。

    她的手停在了半空,海岚伸手帮她拭去了眼角的泪花。

    “我……我是太高兴了。”

    艾茵开心地笑了,又哭又笑的样子我见犹怜。

    “我等了你十二年……终于等到了今天这一天……我……我……”

    海岚起身,端来了两个小酒杯,把其中一个递给了艾茵。

    “喝完了这交杯酒,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正式的夫妻了。”

    艾茵眼睛眯成了一弯月牙,柔情似水,满满的都是幸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