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09章 我肯定不会娶你的
    ♂nbsp;   黎夜把行李箱推到一边,自己在沙发上坐下。听到左凌的话,他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倒果汁的沈尽。嗯……仔细一看,确实比上次见面的时候憔悴了不少。

    他们两个上次见面还是他和左凌领证那次,请大家吃饭的时候。再看现在,沈尽脸上难看不说,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整个人看着有些颓。

    沈尽把两杯果汁递给左凌,又递给黎夜一杯,回答:“嗯,这两天没有休息好。”

    左凌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觉得沈尽这是自作自受,活该,可是又有些心疼。

    毕竟这是沈尽啊,责怪的话她真的也说不出口,也不敢把一些话说的太重了。

    “要出去逛逛吗?”沈尽问着黎夜和左凌。

    左凌应该是第一次来m国,黎夜来没来过就不知道了。

    “还逛什么啊。”左凌把杯子放下,问着正事:“答应我,今天晚上,咱就把之前的那些理论全抛掉,追人不能要脸,老婆最重要,其他的不要想。见到了之后,你就直接表白嘛,不要磨叽了。虽然是个订婚宴而已,但是一旦真的订下来了,后面木浅浅想脱身都难了。”

    闻言,黎夜好奇的问道:“说起来,木浅浅家里到底是个什么背景?”

    关于木浅浅家里的事情,他今天到了之后,倒是有些了解。

    “她的外公是这里的首富,很有名。我打听到了一些消息。”

    听到沈尽的话,左凌嘶了一声,觉得沈尽完了,“那你今晚一定要好好发挥啊。我突然觉得我和黎夜也是来对了。没准你一个人真的不能搞定。”

    顿了顿,她又道:“到时候你要是想带木浅浅私奔呢,我和黎夜还能帮你断后。那这样我觉得现在我们很有必要出去逛逛了。”

    “嗯?”黎夜不明所以的望着她。

    “带的礼服不能穿了,还是要准备一套西装,方便打架。”

    黎夜:“……”

    沈尽:“……”

    左凌也不是说着玩的,沈尽和黎夜跟着左凌出去,几人再附近转了转,找了一家商场,左凌随手挑了一套合适的黑色西装。

    镜子前,左凌皱着眉,微微仰起头,眼神带着一丝轻蔑,不屑一顾。瞧见她这嚣张的模样,黎夜笑了笑。

    她这模样,像极了当年的她。十七八岁那年,左凌就是这样,整个人有点小傲娇,嚣张则就是她的代言词。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转眼,她已经是个二十三岁的女人了。这几年,黎夜再也没有看到过她当年的那副嚣张的模样。

    现在再看到,真的有些怀念。

    左凌真的长大了。

    原来的她,也成熟,可是也有很小孩的一面,有些中二,有些幼稚。而现在,左凌真的是个大人了。

    想到这儿,黎夜长舒了一口气,又有些难过。

    她总是在不停的长大,真的是一刻都不停歇,太辛苦了。

    镜子前,左凌满意的整理着衣领,透过镜子,她对身后的两人笑了笑,问道:“我觉得这一身很可以,穿出去真有点黑衣保镖的架势。”

    今天左凌也不想夺了主角的光芒,所以她也没有挑很亮眼的西装,这身黑色西装是最基本最普通的款式了。

    沈尽嘴角微微一抽,“你不是说你来送祝福的吗,你不要忘了你的目的。”

    左凌摇头,转身一本正经的看着沈尽,

    “不不不。那是其次。主要是来给兄弟撑场子的不是吗?给你把场子撑住了,还送个锤子的祝福啊。”

    只要沈尽把木浅浅拿下,那这订婚典礼就凉了啊,确实没必要再送祝福了啊,送给谁?送给那个倒霉的未婚夫?那也太惨了,伤口上撒盐还差不多。

    不过……

    “话说,今天的男二号,你了解了吗?”

    “什么男二号?”沈尽一愣,有些懵逼。

    左凌嗤了一声,一副看白痴的表情,“就是木浅浅的未婚夫啊。”

    “你要记住,你才是今天的主角,男一号!换在电视剧里就是能活到最后的男人!而男二号尽管会和女主角有纠缠,但是不成大问题,也不能阻碍你,女主角还是爱你的。男二在电视剧里也简称炮灰,不同于男一号,男二号是属于千千万万的女观众的。”

    左凌觉得这些年自己偶像剧通通都没有白看,已经掌握了精髓。

    沈尽:“……”

    沈尽无语的看向黎夜,似乎在说,你媳妇今天好像有些不太正常。

    黎夜啊了一声,笑着站到左凌那边,赞同的说道:“作为一个演员,站在专业角度上来分析,我觉得左凌这话说的非常正确,没有毛病。”

    沈尽:“……”哦,原来两个人都不正常,怪不得是一对。

    因为穿西装有点冷,左凌就换了回去,打算晚上再穿。

    三人又在商场里逛了一圈,最后跑到了顶层的餐厅吃饭。这个时间还好,餐厅里都有空位,也不用等。左凌挑了一家看着还不错的,三人就进去了。

    点好菜,左凌无聊的玩着手机,很快就看到了黎夜登机前发的那条微博。她挑了挑眉,随手点了个赞,也没回什么。

    刚要关了手机,手机就响了一声,跳出来一条新消息。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身旁的黎夜,还有桌对面的沈尽,手机也跟着响了一声。

    仔细一想,他们好像有个群来着,就前不久左凌和黎夜领证的时候建的那个。

    三人一同打开群消息查看,发现是许荆南发的消息。

    一条语音。

    三人对视了一眼,沈尽和黎夜没点,左凌把语音条点开,声音开大,放在桌上。

    “同志们~~~你们什么时候有空啊,咱一起吃个饭啊。御香天阁走起?哥哥我请客!”

    听完这句话,三人的反应都很一致,有些惊讶,觉得稀奇。

    左凌:“哇,许荆南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黎夜:“许荆南没喝多?”

    沈尽:“请客可以,但是御香天阁就免了吧,我怕你到时候被扣在那边洗盘子。怪心疼的。”

    很快,许荆南就回了消息,又是一条语音,左凌再次点开:“诶呀,哥哥我也不差钱!没喝多喝多,我在上班呢,哪能喝酒。还是沈尽好,还知道为我着想,太感人了。”

    沈尽:“大概明天就有时间,今天没有,我们三个都在m国呢,办点事。明天回去。”

    希年:“帽帽没办法过去,不过我可以,哪天都行。到时候地址时间告诉我就行。”

    左凌:“快生了吧。”

    希年:“嗯,预计是这个月底。”

    左凌:“诶呀,好快。又要准备份子钱了。”

    聊完帽帽的事,几人又绕了回去,问许荆南要去哪儿吃。

    许荆南说听大家的,左凌挑了个地,还不错,也不贵。她没有选御香天阁,也不是担心许荆南买不起单,主要去这里吃饭也没必要。许荆南虽然家里有钱,但是他们也都知道许荆南不花家里的钱,他当警察这些年,工资也就那一点。

    许荆南:“那就明天晚上去吧。反正最晚后天,之后我就没有时间了。”

    “怎么这么急?”左凌笑着问了一句。

    许荆南:“我要被调走了。”

    “……”

    许荆南这话一出,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沈尽原本还打了一句调侃的话,听完许荆南的语音,沈尽一愣,之后皱着眉把刚刚那句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重新打着字,问:“调哪去?你这刑警队长不是当的好好的?”

    “临时有任务,所以被调走了,挺急的,所以想走之前和大家道个别。”

    左凌:“去哪儿啊?到时候我们找你去玩。”

    左凌本来想着许荆南被调走,顶多就是周边的几个城市,或者云城的其他区域。

    许荆南很久才回复,“不能说。”

    “好了,就这么定好了,明晚不见不散,有什么问题再联系我,我现在要交接工作去了。”

    许荆南发完这段话就真的走了。

    关了手机,左凌看了看黎夜,又看了看对面的沈尽,都在思考着什么。

    服务生把菜放下,左凌率先拿了筷子,顺势在盘子上一敲。她一边夹着菜,一边说道:“许荆南这突然被调走。不简单。”

    黎夜回过神,把服务员放在自己手边的奶茶放到左凌手边,“这么急着被调走,他又是个刑警队长,估计真的是什么秘密任务。”

    “肯定了,不然为什么地址不能说啊。”沈尽吐出一口气:“他要是被调到其他警局去,完全可以说,这也没什么。大家都是朋友,也算是过命的交情,可是他还是没说,也不知道是什么任务。”

    这种秘密行动,紧急任务,一般都会涉及到一些机密,一般内部人员也是都不能向亲属透露的。

    沈尽他们也理解许荆南,不过也有些担心。

    一顿饭安静的吃完,三人谁都没有说话。

    飞机餐左凌中午没怎么吃,所以现在吃的就有些多,也是真的有些饿了。

    左凌是第一个离开餐厅的,留下后面两个男人在里面买单。对面有个卖冰淇淋的,左凌刚吃了两道辣菜,嘴里还有点麻,她直接过去买了个冰淇淋。

    黎夜出来的时候,左凌已经吃了一大半了。

    黎夜皱了皱眉,走上前,“这么冷的天,怎么还吃这个。生理期不就这两天了?”

    黎夜要是不说,左凌根本就没想起来自己生理期这回事。

    在黎夜还欲要说什么之前,她把剩下的冰淇淋怼到黎夜嘴边,“给你买的。我就帮你试试凉不凉。”

    黎夜:“……”

    沈尽在后面听到两人的对话,很不厚道的笑了笑。左凌还是左凌,给自己找理由,每次都是那么的清新不做作。

    ……

    回到酒店,左凌就发现自己大姨妈来了。她在厕所蹲了好久,黎夜买了卫生棉回来给她。

    解决完,左凌出了卫生间,看到黎夜就皱了下眉:“你这个嘴……跟开了光似的。”

    见她脸色不太好看,黎夜又无奈又心疼,上前扶着她到另一个房间里休息。沈尽住的是套房,所以里面有两个卧室。

    左凌一挨着床,就不想动了。整个人捂着肚子,躺在床上生无可恋。

    “做女人好麻烦。下辈子我要当个男人。”她撇了下嘴。

    闻言,黎夜笑了。把热水放在床头柜上,他在床边坐下。低眸看着她,他问道:“那你做了男人,我怎么办啊?”

    左凌一脸严肃的拍了拍他的肩:“你就找其他女人呗,我们做好兄弟。”

    黎夜:“……”

    “谁要和你做好兄弟了。”黎夜手覆在她的小腹上,娴熟的帮她按摩着,“我做个女人,到时候,我们换一下,你娶我。”

    左凌皱着眉,仰头仔细的打量着黎夜,然后说道“”

    “嗯……那要看你长得怎么样了。不漂亮的话,我肯定不会娶你的。”

    她一脸认真的样子和一本正经的语气倒是把黎夜给气笑了。

    “那你觉得什么样是漂亮,是能入了你的眼,你又愿意娶的呀?”他问。

    左凌认真的想了想,道:“我要是个男的,我就喜欢那种娇滴滴的,又矮又小,捏一下就会哭,软软的那种女孩子。你行吗?”

    黎夜:“……”

    打扰了。

    “那下辈子干脆搞基好了。”

    “你是个gay你也不能拖我下水啊。”左凌皱眉。

    黎夜眉头一扬,嘴角的笑意有些顽劣:“你不同意我就把你绑起来。我管你同意不同意呢。”

    左凌:“……”认真的吗???

    左凌在酒店躺了一下午,晚上七点就起来了。黎夜预约的造型师来了,给三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沈尽订的这个酒店隔着不远就是木浅浅举行订婚典礼的酒店,非常近。

    下午逛街的时候,三人还路过了,左凌在门口看了一眼,门口装扮的非常梦幻,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但是光看外面,就是大手笔啊。

    不过仔细一想,左凌自己也是订过婚的人啊。她当年不到十八岁的时候就和黎夜订婚了,这个年纪,确实挺早的。再看现在,两人证都领了,婚礼都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