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38章 最后的竞争(2)
    说完,秦皇又把话筒递给她,“来吧,你也说点。”

    白茶明白秦皇是想给自己多一点镜头,她装作诚惶诚恐地接过来,转了转眼珠子,“嗯,我说什么,手下留情?”

    全场哄笑。

    大屏幕上的她格外灵动可人,在她和秦皇的身上看不到一点争锋相对的厮杀场面。

    “你们这也太和谐了。”主持人都忍不住感慨,“行吧,那我们先来抽先后顺序,等看演员们上台的精采对决!”话落,在一阵音乐声中,一辆装饰得十分华丽的南瓜马车慢慢驶向舞台,前面是一匹悠哉悠哉的真马,白马停在舞台中央,一下子将整个舞台变得梦幻,马车上方旋转着

    一排的迷你小灯笼,个个亮着光,提前洋溢起新年的氛围。

    “这每个小灯笼里都有一个数字,你们一人抽一个,数字大者决定出场的先后。”主持人握着话筒道。

    之前的抽顺序环节都极为简单,这最后一期居然搞这么多噱头。

    白茶同秦皇走过去,两人绕着马车走了一圈,各自取下一个小灯笼。

    白茶站在舞台上拆开小灯笼,得到的数字是6。

    这么多灯笼,这样的数字绝对不大,果然,秦皇展开手中的纸条,一个大大的“27”展现在众人面前。

    “怎么这么小。”江茜提起心来,“那个秦老师肯定选择压轴啊。”

    要知道在这种比赛中,先出场者吃亏是一定的。

    “没事,我相信白茶的实力与出场先后无关。”应景时低沉地道,黑眸幽深。

    秦皇拿着手中的纸条难得得瑟地冲白茶摇了摇,“怎么样,你想先出场还是后出场?”

    “我想你现在宣布弃赛,我不战而胜,我不在乎赢得屈不屈辱,能赢就成。”

    白茶装着一脸真诚地道。

    观众又传来一阵笑声,秦皇也是笑得一脸无奈,主持人问道,“来,两位说一说这次表演主题的关键词是什么?”

    秦皇谦让白茶,白茶站在那里,微笑着看向镜头,说出两个字,“年纪。”

    “……”

    秦皇愣了那么一秒,这次的主题是年,又会是在新年期间播出,讨巧的写法就是写与新年有关的。

    他怕他的思路和她撞,会让她不好下台,刻意让她先说,没想到她说的是这么一个平平淡淡的词,即使不和他的比,她这个词也过于乏味且空。

    果然,底下观众一片安静。

    这样的反应在白茶的预料之中,她站在舞台上,保持着笑容。

    秦皇顿了顿,说出自己的关键词,“年味。”

    现在是年关临近,这个词一出现,下面就响起阵阵掌声,显然大家都喜欢这个关键词。

    这掌声再一次衬得白茶那个词的单调。

    秦皇看她,白茶冲他露出一个没什么的笑容。

    “行,那现在就请秦皇决定出场的顺序。”

    在主持人的一再催促下,秦皇拿起手中的纸条仔细看了看,又看她一眼,思索许久开口道,“我选择……先出场。”

    闻言,白茶有些愕然地看向他。

    秦皇微笑。

    “……”

    白茶收敛起表情,郑重其事地弯下腰向他鞠了一躬。

    这一路走来,秦皇一直提携着她,哪怕到了最后一期,他也愿意给她更大的空间,不给她压力。

    有这样的前辈,这比赛变得更加令人畅快。

    “加油。”秦皇拍拍她的肩膀。

    “谢谢前辈,我一定。”

    白茶凝重地点点头,这最后一场比赛,她承载了太多人的祝愿,她不想让他们失望。

    两人被迎着走下舞台,到观众区特地摆放的高背梦幻宝座上坐下。

    白茶坐下后就往后看了看,应景时、江茜他们就坐在她的斜后方不远处,江茜的头上竟然戴着一个发光的发箍,上面还有她的名字,特别可爱。

    她在观众区昏暗的光线中看向应景时,张了张嘴,无声地用嘴型问他,“你的呢?”

    她妈都知道给她应援。

    “……”

    应景时显然知道她在问什么,眼中露出一抹不自在。

    白茶有些奇怪,几秒后,只见他慢慢拉下遮着大半张脸的口罩,口罩一点点下滑,露出左脸颊上的一处荧光贴纸。

    如果她没看错,那是网上流传的她的卡通头像。

    “噗——”

    白茶差点喷笑出来,考虑到节目在录制,她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定定地看着他,发光的贴纸荧荧地衬着他深邃分明的棱角,好好的一个大帅哥贴这玩意儿真是……绝了。

    居然为了支持她能做出这样的行径来,真爱啊。

    白茶感动非常,于是冲他默默比了个心。

    “……”

    应景时飞快地将口罩拉回去,当作无事发生。

    白茶内心笑到颤抖,见应景时不搭理自己便在位置上坐正。

    音乐停,音乐起,第一组表演拉开序幕。

    最后一次录制只剩下两组演员比赛,于是每一组都加了演出时长,为增看点,主演员都邀请了好几个助演嘉宾,因此,这最后考核的还有编剧对群像戏的功底。

    主演员邀请的嘉宾都是重量级的,因此出来一个全场就是一阵猛烈的掌声。

    白茶对是不是来了大牌嘉宾不感兴趣,只关注着故事与演员们的演绎。

    这是一个家庭在年夜饭之前的种种事情,很普通,很真实,但要写好其实很难。

    果不其然,秦皇太会写群像戏,就连坐在沙发上只知道看电视的老奶奶都写得十分有立体感。

    每个人物之间的交锋全是戏,很快就将人代入进剧情。

    和秦皇一组的是影帝冯冰宇,演技没的说,这决赛舞台上更像是剧中人物灵魂附体一般,找不到他本身的影子。

    白茶看得入神,心里对秦皇是满满的敬佩,戏落幕,她用力地鼓起掌来。

    看台上,应家一群人看得也很是安静。看到演员们走到舞台中央讲话,牧羡光才慢慢缓过神来,“没想到现在的综艺已经到了这种水平,果然是赛事级的舞台,我看白茶这回险,这秦什么的对人物掌控力太到位

    了。”每个人都写活了,加上优秀的表演,这一出戏完全找不到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