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八十九章碰撞将临
    孟凡翻了下白眼,冷声道,“都这么多年了,我若还不知道你的心肠,这个济州领的领主,我早该让出去了。放心,我怎么敢跟你喊价,别的我什么都不要,你把我的尸丹还我就是了。”

    许易一拍额头,“你瞧我,你不说这茬儿,我都忘了,我要你这玩意儿做什么,拿去拿去。”

    许易取出一粒丹丸,抛给了孟凡,正是当初被荒魅摄走的孟凡一半尸气所凝聚的尸丹。

    孟凡接过丹丸,气得直哆嗦,暗骂,“这家伙实在太坏了,早先年,老子不知提了多少回,你都装听不懂,现在一听说讲牌就换老子尸丹,立时就同意来,还偏偏要装义薄云天,你好歹让荒魅那混账出来,把尸丹化开啊,可怜老子的尸气,生生分别三年了。”

    心头怨念万千,孟凡也不敢抱怨出声,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家伙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他强忍住心痛,轻轻抚摸了下讲牌,不甘地抛给了许易。

    许易接住,二话不说,摩挲片刻,笑道,“孟兄,还没说这玩意儿怎么用呢?”

    孟凡举了举手中的尸丹,瞪着许易。

    许易笑道,“孟兄别误会,荒魅这家伙现在不在家,入山野去了,我已经用秘法招呼过他了,想来傍晚就该赶回来了,到时候,我一定让他帮你把尸丹还原成尸气,你对我不会连这点信任也没有吧。”

    孟凡想疯。

    比不要脸,自己这堂堂贵胄,怎么可能拼得过这混账。

    不得已,他只好将如何操作那讲牌的秘法,尽数告知。

    “孟兄,晚上就在这儿吃了,我出去买菜,等我。”

    招呼一声,许易蹭的跳出去,消失不见。

    孟凡怒瞪双目,仰望苍穹,他便用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许易定然是找人去确准讲牌和所谓的入道场的试炼消息去了。

    “看来想要成功,还真得一点脸都不要啊。”

    孟凡拍了拍自己的面皮,越发感觉自己距离成功,似乎越来越远了。

    孟凡猜的不错,许易就是去落实消息去了,没多会儿就喜气洋洋地回来了,还应景地提了一些菜蔬。

    晏姿接了菜蔬,自入厨中料理饭食,孟凡躺在藤椅上睡着了。

    许易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了,对着讲牌研究了起来,不多时,一道虚影窜了进来,若不细瞧,根本无法发现,宛若空气中流进了一缕微风。

    虚影落定,显出形体,正是荒魅,虎头昂起,龙目圆睁,两头齐晃,大有不满之意。

    许易冷哼一声,眼睛一斜,荒魅两只头颅立时压了下去。

    孟凡坐起身来,将尸丹抛还许易,许易没有接过,顺势一挥手,尸丹朝荒魅龙口飞去,“化开了。”

    荒魅发出一道龙吟,张开龙口,将那尸丹吞了,复又张开虎口,喷出一团气流,正是孟凡期待多时的尸气。

    孟凡微颤着手,将尸气吸入口来,不多时,脸上浮现出满意的表情,忽的,这满意的表情戛然而止,他瞪着许易道,“许兄这是何意?”

    许易道,“孟兄别误会,我不过是让荒魅在孟兄尸气中留了点印记,毕竟,此番一别,我和孟兄多半相见无期,若是哪天孟兄心情不好,想起和许某的一些不愉快,给许某下点烂药,许某怕是要大大头疼了。这点印记,不会影响孟兄的修行,也是防小人不防君子,孟兄不必多虑。”

    三年相交,两人关系不错,但彼此因仇而结缘的事实,不能更改。

    许易信不过孟凡,该拿在手中的把柄禁制,他不会轻易就松开。

    “果然是六亲不认许老魔,有你的。”

    孟凡气哼哼丢下一句话,径自去了。

    他是明白人,知道即便他说破大天去,许易依旧不会被他劝服。

    怒气冲冲归了家,仆从老姜才将香茗献上,他家的两块门板就脱离了门框,在空中飞了好一会儿,重重砸在了地上。

    两人并排行了进来,左首的高个青年生着一对银色眉毛,冷峻无比地盯着孟凡道,“姓孟的,三天时间已到,你考虑得如何了?”

    孟凡平静地坐着,端起茶杯,头也不抬地道,“银眉,正要通知你们,讲牌我卖了,你们如愿以偿了。”

    咵嚓一声,孟凡掌中的茶杯瞬间破碎,茶水淋了他满脸。

    银眉眼泛寒光,“你是在找死。”

    孟凡微笑道,“你可以试试。老子如今连讲牌都不要了,已然赤了脚,还怕你空明岛五霸这穿鞋的。”

    银眉双掌一握,顿时,满室布满玄霜,他身旁的长发中年在他肩头一搭,含笑看着孟凡道,“还请孟兄告知,到底是谁伸手截走了我空明岛的猎物,这点要求,孟兄总不会拒绝吧。”

    “道口以西,竹庄许易。”

    孟凡端起茶壶,往口中灌了一口。

    他话音方落,长发中年和银眉如烟气一般,消失不见。

    “主上,不如多待两日再回。”

    老姜拎着一壶烧开的泉水,行了过来,竟罕见地说话了。

    孟凡盯着老姜,老姜道,“若非空明岛的几个混账,主上怎么可能三年才积三百余功勋点,我孟家便是拿资源去堆,大约也了堆出一块成熟的讲牌,三年了,我和主上在此间的巨大消耗,已是白费了,这笔账总要记到空明岛五鼠头上。”

    孟凡摆摆手道,“记不记的,又能如何,我岂是和人争一口闲气的人,那块讲牌与我无缘,弃了便是,没什么好不舍的。”

    老姜行礼道,“主上雅量,世所罕见。主上不争,但有人替主上争,空明岛五鼠,这回碰上许易,怕是要崩断牙口了。”

    孟凡眼睛微亮,复又摆摆手道,“咬不起来的,许易多精啊,不过以他的手段,大略能从空明岛五鼠身上,撕下一块肥肉。”

    老姜摇摇头,“我不同意主上的看法,我敢断言,双方矛盾不可调和,必定要死磕一回。”

    孟凡站起身来,指着老姜道,“说说看,我想听。”

    他对许易说不上怨恨,但好感肯定是没有的,对空明岛五霸,则是恨之入骨,若非这空明岛五霸长期打压,他也不至于沦落到混不下去,要抛了讲牌,离开这碧游学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