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0章 破境
    ♂nbsp;   宇文彦博正在疯狂逃命时,萧天南正跟着天兔往玉虚宫的方向狂奔。<a href="http://www.25shu.com" target="_blank">www.25shu.com</a>

    玉虚宫是元始天尊的道场,在神话传说之中,元始天尊、通天教主、太上老君三人合称为“三清”。

    有传说他们是老子的三个分身,由老子一口真气变幻而成。

    而拘天兔所说,三清都是鸿钧的徒弟。

    鸿钧培养他们三个,就是为了维护天庭秩序。

    只是鸿钧没想到,这三个家伙修炼到下位神境界以后,终日只知道闭关修炼,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为中位神。

    无奈之下鸿钧才又培养了神皇,由他执掌天庭的一切。

    天兔所说的洗业金火,就在玉虚宫大殿内的玉虚琉璃灯中。

    只要是这玉虚琉璃等照耀到的地方,一切邪魔鬼魅,法术禁制都会被破除。

    天兔之所以会先带萧天南来找玉虚琉璃灯,自然是想要比萧天南先一步拿到那盏神灯,这样它说不定就能恢复神力和念力的使用了。

    天兔心中所想,萧天南虽然猜不详细,但心里多少是有防备的。

    别看这只肥兔子外面又贱又萌,性格贪吃好色还嘴碎八卦。

    但这可是一只知道鸿钧来历,对天庭和玄黄星都了如指掌的兔子。

    这样一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兔子,你认为它傻,那恐怕你自己才是真正傻的那个。

    萧天南跟在天兔身后大约五六米的距离处,任凭天兔如何加速,萧天南始终都保持在这个距离处。

    这样的距离很玄妙,它既会让天兔觉得自己有提前一步拿到玉虚琉璃灯的可能,同时萧天南又保证他骤然加速下能够在一个呼吸内超过天兔。

    天庭虽然坍塌破碎了,但天兔在天庭混迹多年,无论如何大概位置还是能找到的。

    它跑了大约两三个时辰,终于玉虚宫出现在前方。

    玉虚宫是用天庭神木建造而成的,整座宫殿常年吸收着天庭浓郁的天地灵气,并且还经常听元始天尊给弟子们讲道。

    久而久之,玉虚宫也诞生了守宫灵。

    当然,守宫灵并不具备什么实力,毕竟它是从死物之中诞生出来的。

    就拿花草树木来说,它们还在泥土里茁壮成长时,其实并不算是真正的死物。

    可它们要是被砍断以后,做成木板、香料等物,那就是真正的死物了。

    这种死物受生命本源的限制,永远都不可能具备什么太强的实力。

    但是有守宫灵的存在,玉虚宫哪怕破损了,经过这么多年也逐渐修复了回来。

    所以当天兔和萧天南看到玉虚宫时,玉虚宫近乎于是完好无损的。

    天兔一路跑下来,唯独看见玉虚宫是完好的。

    它以为玉虚宫里还有人在,于是它大声喊道:“有没有人还活着?我是你兔爷!能喘气的赶紧出来接驾,兔爷给你糖吃!”

    天兔一边喊,一边冲向玉虚宫的宫门。

    在它闯进玉虚宫的宫门之前,萧天南突然驱动了天兔神宫内的缚魂针,同时他自己也加速冲向玉虚宫。

    天兔的神宫自成一方世界,萧天南的缚魂针根本就伤不了它。

    不过伤不了归伤不了,该痛还是会痛的。

    原本一跃而起,准备一头扎进玉虚宫的天兔因为缚魂针的缘故,它身体骤然间摔在地上,摔了个七仰八叉。

    但萧天南也没讨着什么好,玉虚宫的宫门可是能自动辨别气息的。

    没有经过元始天尊认可过的气息,除非修为强过元始天尊,否则根本不可能闯入玉虚宫。

    不然玉虚宫内那么多的宝物,元始天尊没在玉虚宫的时候岂不是会被人给搬空?

    萧天南撞在玉虚宫的宫门上,浑身骨头都快撞散架了。

    这不是夸张,是真的差点儿撞散架了。

    萧天南一脸诧异地看着玉虚宫的宫门,这到底是什么木料,竟然坚硬到如此程度。

    以萧天南现如今的肉身强度,火车头撞在他身上恐怕都不一定能够让他受伤。

    可是这玉虚宫的宫门,不过就是他一撞之下反弹回来了的力道,竟然让他肉身有一种受损的感觉。

    这个时候*突然笑了,它躺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也没有再像先前那样对萧天南畏畏缩缩的讨好了。

    *道:“你以为天庭跟你们人间一样,处处可以乱闯乱撞是吧?

    我告诉你,这也就是玉虚宫破损了,宫殿外围的诛神大阵被破了。

    否则就你刚刚撞那一下,保管会死得连渣都不剩。”

    萧天南看着态度突然变化了*,他好奇问道:“怎么?你这么快就准备不认我这个主人了?”

    “认你做主人?”天兔猛地一下从地上翻身跃起,它气势不凡地看着萧天南道:“我乃天兔,纵横寰宇的亘古第一兔!

    就算是宇宙苍穹都没资格做我的主人,更别说你了。

    小东西,你今天要为欺辱天兔而付出代价!”

    *说完突然纵身往后一跃,它兔爪拍在玉虚宫操场正中央的一个图案中心处。

    一个金色矩形光罩瞬间将整个玉虚宫外的操场笼罩住,凌厉的剑气在光罩内凭空生出。

    *站在那图案中心处哈哈大笑道:“看到没有,这是元始天尊亲自布设的剑雨阵,除了我站的这个阵眼位置以外,任何地方都会被攻击。

    你不用想着闯到我这里来,你是闯不过来的。

    不过你也别担心,我只开启了剑雨阵的第一重,你顶多吃点儿苦头,不会死的!

    再见了,我这里有秘道,可以直接进入玉虚宫里面。”

    *得意地冲萧天南挥挥手,此刻剑气已经逐渐凝实,当真如同雨点一般不停从天而降。

    萧天南尝试过闯破这金色矩形光罩,可是光罩纹丝不动,根本就闯不出去。

    无奈之下萧天南只能用肉身硬去承受那如同雨点一般的剑气,剑气一碰到萧天南身体就会消散,但随后萧天南的身体会被留下一道不浅不深的伤口。

    以萧天南的肉身自愈能力,伤口出现后不用三秒钟就会完全愈合。

    可是那痛苦却是实实在在的。

    这万千剑气落在身上,等于萧天南无时无刻都经受凌迟之苦。

    再看天兔,那家伙蹲在地上移动一下图案后,果然它所站的地方缓缓朝两边移开了。

    一个地下通道的入口出现在天兔身前,天兔晃动着它那肥大的臀部道:“别担心,这剑雨阵一炷香后就会自动散掉,你慢慢在这里享受吧,兔爷要去拿玉虚琉璃灯了。”

    天兔走进地下通道,萧天南也往地下通道入口处走了两步。

    可他每走一步剑雨就会变得密集一些,萧天南怀疑自己再往阵眼处走的话,这剑雨阵真的能把他弄死。

    无奈之下萧天南只好放弃,他干脆盘膝打起坐来。

    萧天南打坐时发现,他的剑修修为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破镜。

    剑元之境!

    虽然萧天南现在受这天庭的限制,没办法试用一下剑元。

    但是那种和剑元心意互通,血脉相连的感觉还让萧天南十分激动。

    剑元之境对应着元婴境。

    正如元婴境是修士真正跨入修行门槛的境界一样,剑元之境也是一名剑修真正走上剑道的标志。

    萧天南感受了一下这剑雨阵内,仍然如同雨点一般落下的剑气。

    他怀疑天兔这是故意用这个阵法帮他破镜,当然也是顺带着让他吃点儿苦头。

    这只兔子修为高深莫测,萧天南不相信它会看不出他的剑修之道即将破境,也不相信它会不知道这剑雨阵能够让他吸收到更多的剑气,从而借此破境。

    这只兔子虽然挺令人讨厌的,但到底不算太坏。

    萧天南心里正嘀咕着这句话时,突然间天兔在地道下惊慌失措地大喊着:“救命呐!主人!魔!好多魔!”

    天兔两只爪子从通道口深处来,它抓着通道口的边缘,可是很明显它下半身正被什么东西拽着。

    萧天南连忙站起身来跑过去,可能是因为他破镜了的缘故,雨点般的剑气现在落到他身上后,他感觉没先前那么难受了。

    萧天南一把抓住天兔的两只前爪,他猛地一发力,直接将天兔硬生生地冲地道入口拽了出来。

    与此同时地道入口正源源不断地窜出“人”来。

    这些“人”身高和正常人一般无二,性别和装束各不一样。

    不过它们的脸和皮肤全都漆黑如墨,双目鲜红如血。

    它们应该是受过特别严重的伤害,身体大多都残缺不全。、

    很明显这就是天兔所说的“魔”。

    天兔一脱身后立刻躲在萧天南身后,它惊慌失措地叫道:“主人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器宇轩昂。

    小兔兔我刚刚只是和您开个玩笑,无论如何您一定要救我。

    它们已经化身成魔了,我身上流淌着先天神血,它们肯定会想要吸我的血复活。”

    萧天南一边往后退,一边冷笑着说道:“既然你的血能够让它们复活,那你先放点儿血复活几个呗。”

    “不行不行,我才多少点儿血?

    我就体内的先天神血,估计也就够它们一个人用的。

    主人您应该不会这么狠心,舍得把你家小兔兔我送给它们吸血吧?”

    天兔可怜巴巴地看着萧天南,一对兔眼之中已经泛出了点点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