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6章 把他带回来
    “斯年啊。”

    战天慧立即调整好情绪,眼眶瞬间就红了。

    既然斯年已经听见,那么有些事,就只能顺着来了。

    “你不要激动,听妈慢慢说……”

    战斯年蹙眉,“你说。”

    战天慧缓缓道,“斯爵本来是要回来了,可是在途中出了事,只怕……”

    “!!”

    战斯年错愕,好半天都没任何反应。

    “斯年,斯年,你别吓唬妈妈。”

    战天慧扶着战斯年,“你怎么了啊?”

    “呃。”

    战斯年扶住脑袋,晕的厉害。

    战天慧一看,立马朝向战扬,“快,扶大少爷去休息!”

    战斯年面色苍白如纸,确实不太好。

    战扬过来,扶着他回了房。

    战天慧立即去联系医生,过来给战斯年看诊,又用了药。

    慢慢的,战斯年才缓过这口气来。

    睁眼时,战天慧就在床边守着他。

    “妈。”

    战斯年嗓子眼有点干。

    “别说话。”

    战天慧忙道,“你这才醒过来没多久,都没有好好休养,为了那个梁千夏就一直奔波,现在又……”

    战斯年皱眉,吃力的摇头。

    “妈,我不要紧的。”

    战天慧红着眼眶点头,“斯爵已经这样了,你可千万不能再有事,否则,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听到斯爵两个字,战斯年的神色猛地暗了下去。

    “妈……”

    战斯年声音嘶哑。

    “我不相信。”

    说着,重重的闭上了眼。

    战天慧怔愣,“可是这消息……”

    她顿了顿,哽咽道,“也许是,战扬已经去核对信息了,我也希望不是斯爵……”

    说着,低下头去,抬手抹眼泪。

    “妈。”

    战斯年握住她的手,“一定不是,我们要往好了想。”

    “哎。”

    战天慧哽咽着点头,“你别多想,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们兄弟俩感情好,斯爵要是没事,知道你担心他病了,也会难过的。”

    “……嗯。”

    战斯年点点头,但神色没有一丝轻松。

    在得到确切消息之前,他又怎么能够安心休息?

    战天慧看着他吃了药,又喝了点汤,这才放心的离去。

    门关上后,战斯年就睁开了眼。斯爵,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这一夜,战斯年没有休息好。

    第二天一早,他就起来了。

    下到楼下,战扬刚好赶来,正在和战天慧说话。

    他们似乎不知道他下来了。

    “夫人,已经核对过了,是二少爷没错。”

    “……”

    战天慧仿佛受不了这个打击,一下子跌落在沙发上。

    口中喃喃,“斯年还不知道,这可怎么跟他说?斯爵,我的孩子啊。”

    “!!”

    楼梯口,战斯年犹如五雷轰顶。

    战扬一抬头,看到他站在那儿。慌了神。

    “大少爷……”

    战天慧闻言,猛地转身,“斯年,你怎么,不多睡会儿?”

    “……”

    经过昨晚,战斯年这会儿承受力好了些。

    颈间喉结滚了滚。

    “消息,确切吗?”

    “是。”

    战扬点头,“遇难者信息,我已经都核对过了,和二少爷一起的,还有他的助手秦天。”

    “!!”

    战斯年一凛,知道这下是无望了。

    如果一个人还能有错,那么,两个人信息都一样,那还能有错吗?

    战斯年脸上青白交错,显然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

    他吞了吞口水。

    “那,我们总要见见斯爵。”

    所谓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啊。

    “是。”

    战扬点头,“这件事,我会去安排。到时候,我会去亲自接二少爷回来。”

    “不。”

    战斯年蹙眉,摇头道。

    “你安排好,我去接。”

    “大少爷?”战扬一惊,“这……”

    战斯年蹙眉道,“斯爵是我的弟弟,他若是当真不幸离世,也应该是我这个做哥哥,去接他回家。”

    这话说的在理,战扬竟是无可反驳。

    忙躬身点头,“是。”

    战天慧忙扶着战斯年,“斯年,你的身体也不好,要注意啊。”

    “妈,我没事。”

    战斯年虚弱的摇摇头。

    “再怎么,我还是好好的站在这里。”

    总好过弟弟生死未卜,很大的可能是,已经不在这个世上。

    战天慧怔愣,点点头。偏过头,捂着嘴巴掉眼泪。

    战斯年轻轻抱住她,“妈,你也是,注意身体。”

    ……

    照例,战斯年又去看望梁千夏,陪着她说话。

    今天,他只是握着她的手。

    “夏夏。”

    战斯年垂着眼帘,情绪低落,还时不时失神。

    “你想斯爵吗?”

    这一刻,他没有再装作是战斯爵。

    梁千夏安静的躺着。

    战斯年红了眼眶,低下头。

    “我和斯爵,从出生就一直在一起,从来没分开过,直到三年前,我们出事……”

    战斯年深吸口气,“我把生存的机会给了弟弟,从不后悔。当然,我呢个醒来,我也很高兴。”

    毕竟,谁不想活着呢?

    “可是。”

    战斯年哽咽,“我以为,我们兄弟俩很快就能团聚了,只是没想到……”

    嗓子眼堵的难受,战斯年几乎说不下去。

    他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住梁千夏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

    他沉痛的道歉。

    “我害的你躺在这里,害的小布丁躺在温箱,现在……斯爵又……”

    战斯年想着,如果他们一家人好好的,该是多美好的一副画面?

    可是,这一切,似乎都即将成为泡影!

    等到这个女孩醒过来,发现一切早就是物是人非,又怎么受得了?

    战斯年深吸口气,“夏夏,我们一起祈祷,斯爵不要出事,好不好?他会好好的,回到我们身边,回到你和小布丁身边。”

    梁千夏自然给不了回答。

    战斯年起身,又微微弯下腰,在梁千夏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夏夏,你等着,我去把斯爵接回家,回来看你和孩子。”

    门外,封景在守着。

    战斯年眼眶还有点红。

    “拜托了。”

    战斯年马上要回荔都,去处理战斯爵的事情,这边,就只能拜托封景。

    封景蹙眉,点头。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她。”

    “嗯。”

    战斯年点头,“一切,拜托。”

    从医院出来,战扬开车,就等在门口。

    “大少爷。”

    战扬开开车门,战斯年坐了上去,往后一靠。

    “出发吧。”

    “是。”

    战扬点头,发动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