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竟然敢让我睡客房
    “嗯,睡了。”唐初微回答道。

    “刚才,我听到眠眠的经纪人说之前剧组里有人欺负她,那个人是谁?”

    唐初微一愣,没有想到莫承南居然会问这个问题,抬头一看,莫承南的脸上带着一丝巨大的不满的表情:“你问这个干什么?”

    莫承南将自己的上半身往后一靠,悠闲地说道:“谁敢欺负我的女儿,我当然一定要欺负回去。”

    唐初微:“......”

    这男人,都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有这么明显的小孩子心性?唐初微有些无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莫承南说出刚才那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又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莫先生,你以为你还是一个小孩子吗?谁欺负了就要欺负回去,更何况那只是小孩子的无心之失罢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没有必要再计较了。”唐初微耐心地解释道。

    莫承南缓慢地摇摇头,对唐初微的话提出了否定:“不,你错了,如果眠眠是被他们用其他理由欺负的,在你的劝说下或许我可以不计较,但是别忘了,那些孩子说的是眠眠没有爸爸,你觉得我能忍吗?”

    莫承南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和目光都瞬间变得严肃起来,唐初微便知道他是认真的,只是......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要是他再去找别人的麻烦,到时候媒体记者们肯定又会大肆报道一番,最后受到影响的,还是眠眠。

    唐初微把心里的这一番想法告诉了莫承南,后者果然沉默了,没有再继续坚持。

    某一个沉默的间隙,莫承南突然转过头认真地看着唐初微,那样犀利的眼神,后者的心里不禁有些发毛:“你,你想干什么?”

    莫承南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问道:“你知道要怎么做才能避免这种类似的情况再发生吗?”

    唐初微和他对视着:“怎么做?”

    “当然是从问题的根源上解决。”莫承南耐心地解释道。

    “怎么解决?”唐初微这一次很给莫承南面子,他抛出一个问题她就接一个问题,两个人配合得很是顺风顺水。

    “剧组那些小孩儿以眠眠没有爸爸来开她的玩笑,伤害她,但真实情况是,眠眠根本不是没有爸爸,只要我开一个记者发布会,宣布眠眠是我的女儿,我是她的父亲,这件事情不就迎刃而解了。”

    唐初微还没有来得及反驳,莫承南便继续说道:“而且根据我莫承南的名声和实力,我可以一万个确定他们知道眠眠是我的女儿之后,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就更别谈欺负了。”

    唐初微撇撇嘴,在心里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大哥你到底是哪里来的那么足的底气?不过话虽然这么说,她的内心深处也知道,莫承南所提出的那个解决办法并不是没有道理。

    只要媒体一天没有扒出眠眠的亲生父亲姓甚名谁,那么这个事情他们就会乐此不疲地一直扒下去,而且如果眠眠在未来的道路发展得更好的话,随着她名气的大大增加,这件事情或许还会愈演愈烈。

    想要保护眠眠再也不受那些流言蜚语的伤害,直接将她和莫承南的父女关系曝光在社会大众的面前,是唯一的能够完美堵住众人的嘴的办法。

    只是......唐初微的心里仍然很纠结,莫承南和眠眠相认?这件事情,她真的应该允许其发生吗?到底该不该那样做?

    唐初微一直沉默着没有吐露一个字,莫承南看着她的脸,似乎是能够从她的表情猜测到她的内心想法,良久,唐初微听见莫承南说道:“你不用现在就做决定,我可以给你时间。”

    我可以给你时间。

    自从唐初微回国之后,这句话就已经是她从莫承南那里听到的第二遍了。

    但要命的是,事到如今,唐初微都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他。分别了四年之后的莫承南,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屡次三番地给她机会,给她时间考虑。

    以前的莫承南,在面对她的时候,是完全不知道“耐心”二字为何物的。

    终究,唐初微还是没有回答莫承南提出的那个问题,也没有表达任何自己的想法。

    “都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吗?”唐初微问道,故作轻松的姿态,因为他们之间现在的气氛明显有些沉默和尴尬。

    莫承南的表情原本是无比平静的,但是一听唐初微这句话明显有些不高兴了,不满地质问道:“刚才就说了,我今晚就在这里住,怎么,想出尔反尔?”

    莫承南的语气带着一股淡淡的威胁意味,唐初微心里一个激灵,下意识摆摆手道:“没有没有,我没有那个意思,答应了的事情就要做到嘛,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那边还有一个客房,我送你过去休息吧!”

    你说你今晚要在这里住,但是没说一定要和我睡同一个房间啊......唐初微心里想道,首当其冲地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

    但是她这句话说出口,莫承南却根本没动,唐初微抬头问他:“你怎么不走?”

    “我好不容易到你家里来一趟,你就让我睡客房?”

    其实唐初微想说的是:我没有把你赶到楼下客厅去睡沙发,就已经算是对得起你了!

    只是,这句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而已。

    “不然呢,你要睡哪里?”唐初微问道,虽然心里早就已经猜到了莫承南的答案。

    莫承南的表情一副冷淡,慢悠悠地说道:“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挺懒,一旦认定了一个地方就不会轻易改变,我今晚都已经在这张床上躺了这么久了,当然是睡这里。”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今晚留下来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唐初微心里忿忿不平,但是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无耻,我也可以比你更无耻。

    唐初微的脸上绽出一抹笑容,拍拍手站起身来故作轻松道:“可以可以完全可以,那你今晚就睡这里吧,我去睡客房。”

    莫承南没有想到唐初微会来这么一出,脸当即黑了下来。

    “你给我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