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千一百五十五章 风逸公子的霸气
    秦萧将墨宝宝也放了出来了,小古实力差了点就算了。

    墨宝宝实力还是可以的,虽然是三步古圣境,但一旦动用天赋神通出来的话,那足可以跟四步古圣境的存在抗衡一二。

    要跟秦氏开战,秦萧自知是不敌,所以现在要的,那就是最大程度的去攻击秦氏。

    “哈哈哈,秦萧兄弟,打架这种事情,怎么少的了我们呢?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要打架也不叫上我们一起?”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爽朗的笑声远远传了过来,只见有一群身影向这边飞了过来。

    定眼一看,竟然是张扬公子他们一行人。

    张扬公、武丰城、蒙大力、小玉郡主、明玥心还有如心公主,甚至还有一个秦萧也意想不到的人,桃花谷主末子花。

    一行七人,疾掠而来,很快便是来到了秦萧的身前,跟秦萧站在了同一阵线之上。

    这七人,可是足有六人是圣学院的弟子啊,还有桃花谷主末子花这样的二步古圣境。

    更要命的是,张扬公子那可是轩辕黄帝的亲传弟子呢,明玥心姑娘的爷爷也是昆仑老祖,亦也是一尊轮回至尊的存在。

    如此的阵容,可是绝对不可小觑的。

    实力上可能还不需要担心什么,但张扬公子和明玥心姑娘这两人的来头太大了一些。

    秦氏众圣看到张扬公子了六人来了,显然脸色也是更加的凝重阴沉了起来。

    若是只对付秦萧一个人的话,那倒好办了。

    现在好了,一下子又窜出了七名古圣境出来。

    “张扬公子,你们几人这是何意?”

    “这是我们秦氏与秦萧之间的私人恩怨,你们参合进来,很不合适吧?”

    秦氏那名四步古圣境的老者目光在张扬公子七人身上扫了一遍之后,最后目光落到了张扬公子的身上。

    张扬公子撇嘴笑了一声,道:“秦氏的前辈,这话就不对了。”

    “如果真的要说是私人的恩怨的话,那也应该是我秦萧兄弟和他秦洌津圣尊之间的私人恩怨才是的。”

    “秦洌津圣尊亲手杀了我秦萧兄弟的师尊红尘客这是不争的事实吧?这是一切恩怨的起因,这才是真正的私人恩怨。”

    “现在你们整个秦氏要对付我秦萧兄弟,以多欺少,这不对吧?”

    “所以啊,我们自然也不能让我秦萧兄弟孤军奋战了,我们自当陪他一战到底,会一会你们秦氏罢尔。”

    秦氏那名四步古圣境的老者被张扬公子的话说的一时哑口,无法反驳。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自是骑虎难下。

    虽然说秦氏是有些忌惮张扬他们几个人的身份,但他们几个人的实力毕竟一般啊,境界摆在那里的,倒是不用担心什么。

    最多就是多废点力气罢了,也不需要杀了他们。

    所以,张扬公子他们七人,倒是威胁不到秦氏众圣。

    “张扬——”

    看到张扬他们七人来了,说真的秦萧心里也是暧暧的,这件事情他可没有告诉张扬他们啊。

    看起来,应该是莽荒大哥他们说的了。

    本来这件事情秦萧也并不想麻烦其他人的,觉得自己应该是能够搞定。

    就算这一次搞不定,也绝对不会让秦氏舒服的才是,以后也还是会搞定的。

    这个大仇,他一定要报,这是他早就下定了决心要做的事情。

    但没想到,张扬他们还是赶来了,这就是兄弟情谊。

    “是兄弟,就什么都不要说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不告诉我们的话,那我们真的要生你气了。”

    “我们虽然实力弱,虽然可能也帮不上你多少忙,但至少有一颗心在的。”

    “你一个人要对付庞大的秦氏,力不从心的,我们陪你一战便是,哈哈哈。”

    “说起来,我们这些人,还没有一起作战过呢。或许今天,是次不错的机会啊。”张扬说道。

    兄弟之间,最好的默契就是,什么都不需要说,什么都不需要问。

    一个眼神,那便是明白一切,便是足矣。

    既然张扬公子他们来了,秦萧也不说什么了。

    那就并肩作战吧,一战方休,也是痛哉之事。

    “哼,一群不自量力的小家伙们,还真以为多几个人,就能翻的出什么浪出来似的。”

    “在我秦氏面前,不值一提罢了。既然你们这些人自找的,那我们秦氏也不必对你们客气什么了。”

    秦洌津冷森的道了一句,一脸的阴狠。

    他对秦萧,可是痛恨的很啊,自然是想要将秦萧杀之而后快。

    此番之事,皆冲他而来。

    刚才被打断气氛,又重新的凝聚了回来,气氛紧张压抑。

    大战,马上就要拉开序幕。

    “动手!”

    可就在秦氏众圣要动手的时候,又一道声音幽幽的传来,不知道是从何方传来的。

    声音明明很远,但却又感觉很近,近到就在眼前。

    “呵呵,多几个人翻不出什么浪出来吗?那再多三个如何?”

    声音一落,三道身影从虚空之中直接的走了出来,来到了秦萧的身前。

    看到这三人,秦萧先是一楞,马上一喜。

    是风逸师兄带着纯洁哥和沅沅回来了。

    张扬公子七人的确对秦氏并没有多少的压迫力量,并不会让秦氏觉得有什么,最多是有一些顾虑罢了。

    但是此时,风逸公子三人的到来,那情况就截然不一样了。

    纯洁哥是三步古圣境,沅沅是二步古圣境。抛开他们的身份来说,他们的实力秦氏倒是可以不惧什么了。

    可是一个风逸公子,足可以镇的住秦氏的众圣了。

    这可是苍穹榜排名很靠前的存在啊,这可是号称实力堪比世界神境的存在啊。

    风逸公子的实力,那是绝对不容小觑的,也是绝对不会让人怀疑的。

    就算是世界神境的存在,怕也要给他风逸公子几分面子的。

    再加上秦萧,那可是两名苍穹榜圣榜上的存在啊,他们二人联手,击退一名世界神境的存在,那肯定是不在话下的,想都不用想的事情。

    再加上其他人,个个看起来都是不凡之辈的。

    尤其还是李圣之女沅沅姑娘,也都是不能小觑之辈。

    这一下子,秦萧就足足有了十一名帮手了,威慑的力量也足够的强大。

    看到风逸公子,秦萧心里也算是完全的放心了下来了,知道今天自己的大仇必定是可以报的。

    没想到,五师兄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啊,正巧就赶上了。

    看来,是天助自己啊。

    有这么多的帮手帮自己,何愁大事不成?何愁他秦氏不低头呢?

    风逸公子的目光淡扫了秦氏众圣一眼,轻笑了一声,道:“你们秦氏之人,倒真的是好大的神威啊。”

    “一个小小的私人恩怨,被你们弄到了这等的地步,要集你们秦氏之力,来对付我六弟,你们都不害臊吗?”

    “堂堂诸子百家姓氏,竟然会如此的欺负一名三步古圣境的人,你们秦氏还要脸点吗?”

    “我六弟跟他秦洌津之间的恩怨,我们琅琊天早就知晓了,但我们琅琊天可没有恃强凌弱的上门来找你们要人。”

    “而是让我六弟他私人的恩怨私人去了就好了,但没想到你们秦氏竟然厚颜无耻到了这等的地步,你们秦氏真的是要没落了吗?”

    风逸公子这一番话,不可谓不毒辣啊。

    但这毒辣的话,却又是很据理的,让秦氏的众圣难以反驳。

    而且来说,风逸公子实力也足够的强大,有足够的神威来说这番话。

    他说这番话,那可是有点代表琅琊天的意思啊。

    他秦氏再强,又岂敢跟琅琊天一比?

    风逸公子见秦氏众圣个个脸色难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便继续的道:“今天你们秦氏是真的要引大战吗?要引我们琅琊天跟你们秦氏一战吗?”

    “要说护短这事,我们琅琊天可是从来都没有输过谁的。”

    “我风逸今天就把狠话撂这了,只要你们秦氏胆敢动全族之地来对付我六弟的话,那就等同向我们琅琊天宣战,我们琅琊天从不招惹是非,但也从来不怕任何是非。”

    “敢向我们琅琊天宣战的后果,你们秦氏自己考虑清楚。”

    “你们秦氏敢战,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这话,又是犹如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的扎进了秦氏众圣的心里,让他们痛的说不出话来。

    面对风逸公子的强势,他们能说什么?敢说什么?

    还敢像刚才那般的强势吗?

    不能啊,也不敢啊。

    风逸公子这等可怕的存在,谁敢招惹他?

    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秦氏的老祖,也不敢如此啊。

    所以啊,秦氏的众圣,此时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还有那秦洌津,脸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了。

    完了完了,这下事情大条了,恐怕秦氏也保不住他了。

    有风逸公子出马,张扬公子他们自然也是乐呵的看起了好戏了,相信风逸公子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一切的,根本不需要他们再动手了。

    哈哈,这才叫痛快啊。

    你秦氏不是狂吗?不是仗势欺人吗?不是觉得秦氏是诸子百家姓氏,底蕴深厚,可以不将他人放在眼里吗?

    也不看看你们想要欺负的人是谁呢,秦萧又岂是那么好被人欺负的吗?

    有五师兄出马,秦萧的确是觉得轻松的多了,现在看来都不需要自己再做什么了,只需要等秦氏妥协便是了。

    五师兄既然将琅琊天都搬了出来,那就不怕他秦氏不妥协啊,相信秦氏没有这个胆子的。

    就算是有这个胆子,那也无济于是的啊,肯定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秦氏老祖,你不打算说句话吗?怎么以,真是要我们跟你们秦氏打起来才出面吗?”

    风逸公子说完,目光看向了秦氏族地的深处,道了一句。

    一道沧桑的声音很快便从秦氏族地的深处传了过来:“风逸公子难得来我秦氏一回,一来便是如此不善,可是不好啊。”

    “如此小事,不必闹得如此剑拔弩张的吧?”

    “私人的恩怨,那就由他们私人了就是了,我们秦氏也没有恃强凌弱的传统。”

    “此等小事,就不要伤了和气了。”

    “风逸公子,还有秦萧公子,要不要进我秦氏喝上两杯?”

    听到这话,风逸公子撇嘴轻笑了一声,道:“喝酒就不必了,既然你秦氏老祖这么说了,那就当是个误会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