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63
    362

    赵氏不防,一下子摔了个趔趄,如果不是旁边的丫鬟扶了赵氏一把,只怕赵氏就摔在地上了。

    赵氏万万没想到楚雄会这样粗鲁的对待她,让她真的接受不了。

    “楚雄,你竟然这样对我,为了这个贱人,你就这样对待我!”赵氏彻底的疯了,直接扑过去,对着楚雄就厮打起来了。

    多年前,赵氏的性子是比较温柔小意的,可这也并不是赵氏本来的样子。

    她都是装出来的,为了得到楚雄的心,她也是煞费苦心了。

    而最近,她也是连番不顺,如何能不疯掉呢。

    这一来,也是彻底放飞自我,将本性全都暴露出来了。

    一时间倒是把楚雄给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想到赵氏发起疯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泼妇,差点没把他给挠死。

    楚雄一开始还念着些旧情的,虽然他刚才推了赵氏,可心里到底是有些后悔的。

    可如今,看着赵氏如此疯魔,他也不客气了。

    抬手就给了赵氏两个大耳刮子,打的赵氏眼冒金星,然后又踹了赵氏两脚,直接把赵氏给踹翻在地了。

    不管赵氏何等的破烂,可这这女人的力气到底是不如男人的,若是打起来,自然也是吃亏的。

    只是赵氏怎么都没想到楚雄真的会对她下此狠手的,她被捶胸一脚踹在了小腹上,顿时痛的爬不起来了。

    “你竟然如此打我,谁说过会疼我爱我护着我一辈子的,你打我!”赵氏抱着肚子,哭的伤心欲绝。

    楚雄脸上也被赵氏挠花了,尤其是赵氏的指甲细长而且尖锐,楚雄都觉得,若是赵氏碰到他眼睛的话,他很可能就会直接瞎了。

    罗侧妃连忙上前拿出了自己的锦帕子给楚雄擦着脸上的血迹斑斑的血痕。

    可见这赵氏下手也是十分狠绝的,不怪楚雄翻脸,毕竟这一条条血痕挠下来,也是钻心的疼,尤其是天气又热,楚雄脸上的汗水留下来,那种滋味儿,也只有当事人能体会了。

    他怎么也是郡王爷,被自己的郡王妃,当众挠了个满脸花,估摸着是人都得气疯了。

    “郡王妃,您怎么能这样呢,您下手也忒狠了吧,您看王爷这脸都花成了什么样子了,您让王爷可怎么见人啊!”罗侧妃禁不住说道,而且这挑拨的意味儿也十分的明显了。

    赵氏原本还是哭的伤心,可是此刻却觉得腹痛难当,疼的更是死去活来的。

    她抱着肚子,脸色越来越难看。

    楚雄原本看着赵氏哭的十分可怜,到底也是有些内疚,他也是头一次对着赵氏动手,其实也是第一次动手打女人,不过这赵氏也真的是太客气了,竟然把他的挠成这样。

    可是当他听到罗侧妃的话,顿时这火气更是上涌。

    罗侧妃说的对啊,哪有女人疯成这样的。

    把他的脸挠成这样,他还怎么出去见人啊。

    打她也是活该,真的是活该。

    楚雄指着地上的赵氏,骂道,:“你从今天起,好生在你的院子里反省吧,这王府的事情,就交给罗侧妃来打理,你无事就好生学学女则和女戒,看看你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事儿,竟然对自己的夫君动手,真是疯了,你就是个泼妇!”楚雄气的骂道。

    楚雄狠狠的骂完,就想拉着罗侧妃离开,但是却被赵氏给拉住了衣角。

    “王,王爷,我肚子疼,真的好疼,王爷。”赵氏有些虚弱的喊道,此刻的脸已经皱成了一团。

    楚雄原本想要再一次踢开赵氏,可是看着赵氏的样子,也不像是装出来的,的确是很痛苦的样子。

    可即便是赵氏痛苦至此,楚雄也不想管了,他脸上还火辣辣的疼呢。

    此刻有一个丫鬟尖叫起来,:“郡王妃,你身下流血了!”

    楚雄和罗侧妃此刻才向着赵氏身下看去,果然血液已经染红了赵氏的裙子,正在源源不断的往外流,这可当真是把楚雄吓坏了。

    罗侧妃也是过来人,看着赵氏的样子,多半竟然是像小产了一样,可赵氏都快四十的人了,还能怀孕?

    罗侧妃心惊不已,可若是怀孕的话,赵氏自己不知道吗?

    楚雄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将赵氏抱起来,然后让人找了府医来。

    赵氏此刻疼的已经不顾一切的大叫起来,而且脸色一片苍白,汗如雨下。

    楚雄也愧疚不已,他自然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若是赵氏真的小产了,那可就是他那一脚踢过去踢的吧,因为那一脚,正好就是踢在赵氏小腹上的。

    只是他到底也不知情啊,赵氏从来没说过啊。

    他们夫妻前段时间的感情还是比较稳定的,虽然二人通房的次数也不多了,可到底也是有的,一个月也有个一两次吧。

    赵氏怀孕也不奇怪,只是赵氏生了楚蕴之后,大夫就说过赵氏原本就体弱,而且近几年里,几次三番的生孩子,所以以后不大可能在怀孕了,果然自从生了楚蕴之后,赵氏也从未在开怀过。

    这都快四十了,怎的好端端就怀了身孕呢,楚雄一时间也无法接受。

    好在府医来的很快。

    他把脉过后,才皱眉道,:“王爷,郡王妃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了,现如今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什么,真的怀孕了?”楚雄满脸惊讶。

    罗侧妃也是,满脸惊悚的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赵氏竟然还能怀孕,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楚雄心里还是有数的,一个多月之前,他们的确是通房过。

    现在毕竟二人年纪大了,尤其是赵氏,所以两个人在一起,也是食不知味的感觉,就好像例行公事一般了。

    楚雄倒是更愿意去找年轻靓丽的女人,不过和赵氏在一起,也是为了表示夫妻的和睦吧,也算是一种制衡之术,为了拉近夫妻二人的距离罢了。

    “是的,胎儿本来就不太稳定,加上郡王妃最近的心疼浮躁,起伏太大,今日受了外力的刺激,所以才会胎儿不保的。”府医解释道。

    “赶紧的,你先救治郡王妃吧。”楚雄也真的是懊悔莫及,没想到赵氏竟然怀孕了,他刚才还打了赵氏,并且还踹了赵氏的肚子,这也真的是让他觉得无颜面呆在这里。

    所以就径直走了出去。

    罗侧妃见状,赶忙也跟了上去。

    她看着楚雄的脸色不好看,自然也猜得出来,楚雄只怕是对赵氏起了恻隐之心了,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毕竟也是楚雄那一脚,赵氏才会小产的。

    楚雄内疚也是应该的,而且二人之前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若不是因为楚睿,和这些日子,她潜移默化的挑拨,也不会恶劣到如此地步,楚雄虽然多情,到底也不是那种极度无情之人,都说多情之人最伤人,这楚雄就是到处留情的人。

    “王爷,您别太自责了。”罗侧妃上前劝导。

    “如何能不自责呢,若不是本王踢了她,她也不会小产的。”楚雄叹着气说道。

    “王爷,您也不是故意的,如果您知道郡王妃怀孕了,肯定不会同她动手的,即便她再闹腾,您也不会动手的,只是郡王妃到底也太过分了些,瞧把您脸上挠的血痕,现在还疼吗?”罗侧妃关切的问道。

    刚才着急的时候,自然感觉不到疼了,可现在汗水顺着留下来,自然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了。

    他心中的愧疚感也就少了很多,他的确不是故意的,若不是赵氏这般的过分,他自然也不会对赵氏动手的。

    说到底,还是赵氏自己咎由自取的。

    “你说的对,本王也不是有意的,若不是赵氏胡搅蛮缠对着本王又挠又打又踢的,本王何至于对她动手呢。”楚雄自我安慰了一番。

    而此刻,楚昊,楚蕴,楚覃也得到了消息匆匆赶来了。

    楚昊和楚蕴到底还是有几分理智的。

    楚覃和赵氏最亲近,看到罗侧妃正在楚雄身边,看样子正在安慰楚雄,还帮着楚雄擦汗,这楚覃顿时就火了。

    直接冲过来,就要和罗侧妃动手。

    “你这女人,都是你的错,若不是你的话,父王何至于跟母妃动手,我要打死你这女人!”楚覃说着就要对罗侧妃打下去。

    罗侧妃吓得大惊失色,就要往后躲避,幸好被紧着跑过来的楚昊给拦下来,已把抓住了楚覃的手臂。

    “行了,老四,你闹什么呢?”楚昊狠狠的呵斥道。

    他真的是要被楚覃给气死了,觉得这个弟弟真的是没长脑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真不知道他这是要闹什么?

    就会添乱。

    罗侧妃吓得花容失色,眼泪汪汪的,一看就委屈的不得了。而相比之下。

    楚覃就显得咄咄逼人。

    看样子就好像是要吃人一般。

    本来楚雄这心里就有气,而且为了赵氏小产,他心里也窝火,别管赵氏小产是谁的错,总归是好好的一个孩子没了。

    他这心里堵的难受,现在楚覃也是一头撞过来了。

    楚雄站起来,二话不说,抡圆了胳膊,就给了楚覃一记响亮的打耳光,打的楚覃直接眼冒金星,头昏脑涨的。

    “父王!”楚昊没也是没想到楚雄会直接就上手,而且这么不给楚覃留面子。

    “你闭嘴!”楚雄此刻看着他们兄妹三人,真的是十分的不顺眼。

    当年这三个孩子,楚雄都疼爱异常。

    也觉得这三个孩子,才是他的希望,楚昊才是可以承袭爵位的人。

    他也没想过有一天,他会看着三个孩子如此的碍眼。

    “父王,纵使四哥有错,您也不能这样打他啊!”楚蕴也看不下去了,总觉得父王最近简直就是丧心病狂了,对谁都是如此。

    简直就像疯子一般。

    “他难道不该打吗?对自己的庶母如此无礼,规矩都学到哪里去了?”楚雄愤然道。

    “父王,您太过分了,母妃都被这个贱人给欺负成这样了,您还帮着这个贱人说话,您对的起母妃吗?”楚覃捂着脸大声责问道。

    要说这楚覃也真的是被赵氏该惯坏了,因为是小儿子,赵氏对楚昊还比较严厉些,可是对这小儿子,可是也疼爱到了骨子里,当初怀着楚昊的时候,她还殚精竭虑的想要怎么将水涟漪挤走,后来更是处心积虑的让楚雄扶正她,整日都过的如履薄冰的,即便是楚昊出生了,她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严格的要求楚昊,楚昊必须要变得优秀,她才能有所依靠。

    可楚覃出生的时候就不同了,那个时候赵氏在郡王府的地位也算稳固了,并且楚雄对她十分的疼爱。

    她有了一个儿子,再来一个,也是锦上添花,所以对楚覃就骄纵了些。

    才导致楚覃这个性格的。

    “你这个孽子,还是不知悔改,简直混账!”楚雄气的混身哆嗦。

    “四哥,你别说了,你看你把父王气的,你赶紧跟我去看母妃吧。”楚蕴见再说下去,楚覃只怕会更加惹怒了楚郡王,所以直接把楚覃给拉走了。

    楚蕴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的这么恶劣。

    这才多久的工夫,竟然让罗侧妃这女人钻了空子,而且看着情况,父王好像很宠信罗侧妃了。

    真是该死,这冯姨娘也是个废物,比罗侧妃年轻这么多,到现在,也拢不住父王的心了。

    不过也不能全怪冯姨娘吗,因为冯小蝶的事情,母妃将火气都撒在了冯姨娘身上,吓得冯姨娘也不敢到父王面前凑了,这些日子,过的也是异常小心翼翼的。

    冯姨娘没多少脑子,除了貌美之外,没有任何的可取之处,不过也正是这样的人才能好驾驭。

    楚蕴此刻也是有些烦躁的,这罗侧妃的突然崛起,也是打乱了她们的计划了。

    这郡王府的管家权若是落在了罗侧妃的手里,那以后岂不是处处被人掣肘了吗?

    楚蕴虽然拉着楚覃到里间去看赵氏,可是路上盘算的全都是这些事情。

    要说楚蕴这心思也算是十分缜密深沉的了,起码比赵氏强了太多了。

    “父王,您何苦这样气自己的身子呢,您明知道老四就是个里混不吝的,何苦为他惹自己生气呢。”楚昊彬彬有礼,上前劝慰道,并且看着罗侧妃说道,:“侧妃娘娘受惊了,四弟对侧妃娘娘不敬,我替四弟给侧妃赔礼了。”说着便很真诚的给罗侧妃作揖。

    “二公子有礼了,不敢当,四公子的脾气是有些,但是也不过是孩子脾气,妾身自然不会当真的。”罗侧妃连连摆手。

    却被楚雄给拦住了,:“你好好坐着,受这一拜便是,他本来也是你的孩子,你是庶母,他对你行礼,本来就是应该的。”

    楚昊微微蹙眉,当然只是一瞬而是,脸上仍旧是淡淡然的表情。

    而且还是很标准的行了礼。

    罗侧妃也就坐着承受了。

    “父王,那我去看看母妃如何了。”楚昊自始至终都是很得体淡然的样子,没有半分的不敬,或者是逾越的态度。

    楚雄好歹对楚昊还是比较满意的,最起码楚昊还像个样子。

    “王爷,二公子真的待人接物都十分的彬彬有礼,可见郡王妃也是悉心教养了的。”罗侧妃也赞不绝口。

    “他倒是还像个样子,是这性子太冷漠了些,虽然嘴上对本王恭敬,可这眼里心里,都是盯着世子之位的,这一点,本王还是看的出来的。”楚雄说道,他虽然多年来过的浑浑噩噩的,可到底也是出身世家,并不是一味儿糊涂的人,楚昊虽然看起来十分谦和恭顺,可骨子里,却是个很冷漠自私的人,这样的人,将亲情的看的格外的寡淡,只看他对赵氏的态度就明白了,亲娘病了,他还是保持着自己的大家公子的风范,说到底,还不如楚覃那混不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