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159 极限避险(第五章)
    发动机的狂暴声音轰鸣,入弯前两台赛车不但没有减速,相反还赌气一般的加速。

    这种意外的场面,自然是被场边的摄像机捕捉到,然后投射在大荧幕上面,让全场观众都见识到这刺激的一幕。

    可以说排位赛到现在,张一飞的赛车第一次不是以背景板身份,而是以主角身份出现在了大荧幕上面。

    “13号是那个中国车手吗,他好像在争夺过弯路线。”

    “这种速度他还敢拼?真是不知死活。”

    “19号马杜干掉他,让他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车手!”

    场下观众也开始各种叫嚣,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把张一飞放在眼中。

    这就好比一个不知名的非洲国家,冒出一个人来到中国打乒乓球一样,中国人同样不会把他放在眼中。

    当然,以中国的传统美德,嘴上不会直接说,但心里面那种轻视绝对没有办法避免,是不会把这名非洲选手当强悍对手看待。

    可能现在张一飞的经历,比非洲来到中国参加乒乓球赛事还要夸张。

    至少乒乓球在六七十年代,还喊着亚非拉第三世界兄弟口号的那个年代,有过不少非洲乒乓球运动员来中国进修。

    后面这几十年,偶尔也会出现一两名非洲选手,虽然一轮游,但好歹也冒泡过。

    而雷诺系列赛71年举办以来,张一飞算是第一位来到欧洲参赛的中国选手!

    其实准确来说,之前有过一位澳岛的车手参加过雷诺系列赛,但现在澳岛都还没有回归,只能算是华人,不能算中国人。

    张一飞丝毫不让的加速举动,19号车手自然也是看在眼中,弯道就在眼前,他能做的选择不多了。

    要么就是减速过弯,不然这种高速度下入弯绝对失控,要么就是强行变道跟张一飞相撞,两个人“同归于尽”都玩完。

    但问题是,只要脑袋没毛病的车手,又没有杀父之仇的情况下,谁面对一个陌生人去玩“同归于尽”流跑法?

    19号的马杜,无非就是抱着一种欧洲车手的优越感,加上觉得张一飞是个中国新人车手,自己压迫性并线,对方必然会减速让道的想法。

    这就好比在路上开车,很多车品很差的司机,看到前车上面贴着实习标志的新手,反而故意去加塞变道,就是赌对方是个菜鸟不敢撞车,只能老老实实让道的想法。

    不过这一次马杜想错了,他没料到这个中国车手这么刚,比之前在欧洲赛道上比赛的其他亚洲车手,驾驶风格要强硬多了,不但没有丝毫让道的举动,还轰油加速一副有本事来撞的态度。

    方程式赛车,对于无故事故跟恶意阻挡的处罚很严重,明显的恶意撞击,甚至会有禁赛的风险。到时候就不只是报销这一场比赛,可能整个雷诺2000欧洲杯都要报销。

    只是到这个时候,已经没时间给马杜思考跟选择,两台车都已经进入弯线中,处于外线的马杜,如果这个时候还不往内线变道,赛车将会冲出跑道。

    所以他咬了咬牙,转动方向盘往右边的张一飞挤过去,不变道稳冲出去,往内线切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至于是否会跟张一飞“同归于尽”这个问题,马杜已经不去考虑。哪怕自己淘汰,也要把这个中国佬带走,毕竟这就是他不让道造成的!

    至于对方为什么不让道,就不在马杜思考范围之内,也是一切喜欢“加塞”人的习惯心理。

    但是马杜的算盘落空了,张一飞是处于内线,他能腾挪的空间要比外线的马杜大的多。

    眼看着旁边19号车就要撞过来,张一飞本来都已经松油的脚,再一次踩了下去让赛车提速。从跟19号车并排的情况下,依靠这一次加速领先了一个车身,非常惊险的躲过了这一次侧面撞击。

    马杜这个时候从张一飞赛车尾部穿了过去,然后速度过快失控冲上路肩,紧接着上了赛道旁边的砂石缓冲区。

    高速状态下,整辆赛车的玻璃纤维车壳都被撞碎,加上地上的砂石可谓是漫天飞舞。前轮悬架也因为扛不住巨大的撞击力,一个轮胎都被撞飞了,整台赛车在地面翻滚了两三圈,才最终因为隔离墙阻挡停了下来。

    另外一边的张一飞,也处于一种非常惊险的状况下,本来入弯之前加速,就已经处于过弯极限的边缘上。

    结果被马杜这么一逼,为了躲闪撞击张一飞被迫再次加速,这下轮胎的抓地力突破了极限。哪怕有从内线滑向外线的距离缓冲,依然无法组织赛车的横移失控。

    张一飞这个时候能做的,就是死死的掌控住方向盘,任何高速情况下发生意外,最好的自救行为就是避免大角度打方向盘,保持车辆的前进方向,防止车辆彻底失控。

    只有等到轮胎有抓地力之后,才能进行方向的微调,最终让车辆恢复掌控。

    张一飞的赛车也是撞上了路肩,前轮的悬架能看到明显的紧压。如果这个时候悬架再硬点,不给足够的压缩空间,可能这一下就直接撞坏了。

    这里不得不说山本右京是一个合格的比赛工程师。哪怕他之前并没有参与过方程式赛事,只是在丰田勒芒车队呆过,但他对于蒙扎赛道有着非常深入的研究,阻止了张一飞追求速度,把赛车悬架调硬的要求。

    就是因为蒙扎赛道的路肩,要比赛道略微高这么一点点,低速状态下开上路肩没什么问题,但这种高速撞击。就这么一点点的高度差,就有大概率损坏悬架。

    光头胎这个时候恐怖的抓地力开始展现出来,眼看着就要冲进砂石缓冲区的时候,张一飞终于感觉到赛车重新受控。

    然后他松开刹车,一脚油门下去,雷诺赛车回到了赛道上面,比赛继续进行。

    张一飞极限挽救赛车的举动,也是让观众台上面发出了各种惊呼声音。观众里面可能轻视会占据大多数,但敌视绝对是少数的,毕竟世界上无脑的人没有那么多。

    赛道上面,实力永远会让车手赢得尊重,哪怕他们觉得亚洲车手不怎么样,但张一飞的精彩表现,也是赢得了惊呼跟掌声,很多现场观众都开始另眼相看这位中国新人车手。

    维修站的团队成员,这个时候也是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刚才张一飞这种惊险状况,可以说让每一个人都揪紧了心。

    要是张一飞冲出赛道,基本上就代表着蒙扎站的比赛结束,出师不利的局面是很难让人接受,而且会对一个新人车手造成巨大打击。

    幸好这种绝望的场面没有发生,张一飞最终还是掌控了赛车,驰骋在赛道上面,比赛将继续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