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81章 体验被下药的感觉1
    姚映夕抬眸看着他,笑了笑:“今天的一切都是梁娉音自作自受,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没有给她安排人就不错了,有什么不忍心的。”

    席远辰笑着看她,没有说话。

    两个到达公司,席远辰牵着姚映夕的手乘坐电梯时,掏出手机在上面按了按,一直到电梯到达顶层,他才将手机收回。

    同一时间,保镖遵从着席远辰说的话,不找好的酒店,只好开着车来到大学城。

    车子停在大学城附近简陋门口停下。

    梁娉音满脸嫌弃:“我不在这里。”

    她心里满是不岔,凭什么姚映夕他们给她安排这么差的环境。如果不是梁元生之前的警告,她才不会答应着姚映夕他们的话。

    一想到待会儿自己要吃那种上不得台面的玩意儿,她心里就更加恨姚映夕。

    如果在心里默默能杀人,梁娉音早已经把姚映夕千刀万剐了。

    保镖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当做没有听见的从车里出来,转身到后座,打开车门,声音冷漠又严肃公式化:“出来。”

    梁娉音一路眼神都是嫌弃和看不起他们的模样,都被他们收在眼底。

    “不出,我不在这里,我要换酒店。”

    梁娉音大喊着。不用进去也知道这个酒店有多简陋,长这么大她哪里住过这么差的地方,想起席远辰刚才说的话,她又气又恨。

    保镖无视着她的话,弯腰到车里,想要把梁娉音拽出来。

    梁娉音连忙抓住后座,挣扎着,踹着保镖。

    她才不在这么差的环境,恶心。

    开车的保镖也从车上下来,走到后座里,两个人将梁娉音从里面拽了出来。

    好在这个时间是上课期间,并没有什么人围观,不然以梁娉音大喊大叫挣扎的研制,肯定会被人报警。

    两个保镖架着梁娉音,无视她的挣扎和殴打,以及辱骂。

    她骂得话越骂越难听,两个保镖黑着脸,气不过松开手。

    其中一个掏出手机给席远辰打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被人接听。

    席远辰不怒自威的声音从对面传出来:“什么事?”

    保镖打开的是免提,梁娉音听到席远辰的声音时,缩了缩。

    现在的她,还是有些害怕席远辰。

    保镖将刚才的情况一一汇报给席远辰。

    席远辰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她,以后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

    话落,手机就出现了忙音。

    保镖冷眸微抬的看了她一眼,梁娉音不得不隐忍着走进那个酒店。

    大学城的酒店都是为了给学生提供便利,自然而然环境也不怎么好,毕竟价格摆在那。

    “请问是入住吗?”

    保镖冷声公式化开口:“一间房。”

    他的声音很严肃,再加上人也刻板着一张脸,倒是像绑架的那种人。

    小酒店的前台工作人员,打量着梁娉音和身后的两个保镖,以为梁娉音被绑架还是被挟持,眼睛一直盯在梁娉音的身上:“请入住人出示身份证。”

    梁娉音抬眸看着保镖,保镖无视着那些话,他们本来就不住,当然是不会出示身份证。

    梁娉音咬牙切齿的从自己包里拿出身份证递给前台工作人员。

    瞧见她一个人出示身份证,前台工作人员很是起疑,再次询问出声:“是一个人入住吗?”

    “少说废话,赶紧的。”

    那个人一直盯着她,仿佛要把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看出来一样。梁娉音语气不好的大吼着。

    还是保镖开一:“是的,一个人入住。”

    听到她脾气火爆的吼自己,前台工作人员心里有些不爽,但还是要维持着自己工作的态度:“一共九十九元。”

    身份证递给梁娉音,前台工作人员多看了一眼,只觉得面前的女人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梁娉音看着保镖,保镖目视着前方,根本没有掏钱的意思。

    Boss可没有吩咐要他们给钱。梁娉音气得全身颤抖,在前台工作人员再次提示,她火冒三丈的把怒火发在前台工作人员身上:“什么服务态度,催什么催。”

    话落,她将一百块钱的红票子放在了前台上。

    前台工作人员被吼的委屈,但不得不忍下来,给梁娉音找钱,

    梁娉音怒气冲冲的说:“不用了。”

    她从桌子上拿了房卡,转身往里面走。

    走到里面才发现并没有电梯,而房间楼层在四楼,更是把她气得全身颤抖。

    怒火在胸腔里,无从发泄,她大叫着,跟个疯子一样。

    好在此时小宾馆里并没有人,梁娉音越想越气,越气就越恨姚映夕。

    一百块钱她不在意,但凭什么让她出。她出也就罢了,地方还这么差劲。

    一想到这,她就恨不得把姚映夕碎尸万段。如果不是她自己至于受这个委屈,受这个侮辱吗?

    保镖默不吭声的跟着梁娉音走上去,好不容易走到房间门口,梁娉音火气无从发泄,直接房卡也没有刷,一下子用力的踹开门。

    小宾馆本来就简陋,消费者也是没有钱的大学生。梁娉音这么一用力,就把门踹开了。

    她眼眶猩红的走进去,不知什么时候保镖手里拿着一瓶药。

    那个拿药的保镖跟着梁娉音走进去,水也不买一瓶,直接将药递给梁娉音:“吃下。”

    梁娉音眉头紧皱,看着面前这个药,勇气没有答应时,那么痛快。

    保镖没有催促,就这么抿着下颚站着,全身散发出来的冷漠,让人无法忽视。

    “没有水怎么吃?”

    瞧见着身后那男人一直站着,没有找水的意思,梁娉音忍无可忍咬牙切齿说着。

    保镖无动于衷,手里依旧捏着一瓶白色的药罐子。

    梁娉音内心满是煎熬,心里百感交集,她很想反悔,很想现在就离开。

    她心里坚信那些人不会拦着她,而正因为没有人拦着,她心里又有些愤恨。

    梁娉音觉得姚映夕设计了一个非常好的陷阱,让她明明知道却不得不跳进去。

    因为姚映夕知道她不跳进去,梁元生席远辰都不会放过她。

    她内心煎熬的比例闭眼睛,再次睁开时,满是怨恨。

    梁娉音转身,手要拿着那瓶药时,犹豫了起来。

    悬在半空的手,要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

    她心里五谷杂味了好一会儿,直到保镖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里好像是席远辰的声音。

    梁娉音听不到电话的席远辰说了什么,因为她从保镖手里拽过那瓶药,打开直接吃了一个下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