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两千一百九十六章 你这是要谢罪的知道不?
    关荫早就对那帮二贱人放弃教育了。

    跟那帮人说啥道理都没用,只能用拉经济闸收拾他们。

    关荫在微博上转了一圈,各路神仙都把图贴了出来。

    一开始,那帮二贱人还算比较安分,在她们的阿西吧参军之后发了个“就算你对我们又弃又离,我们也要和你生死相依”的声明。

    后来这事儿就闹的不像话了。

    一帮人居然在搞什么硅胶箱还是硅胶人什么来着,死活要给人家邮寄过去。

    那边的军方也不知咋想的,反正二贱人们联系之后人家说可以邮寄。

    这下热闹了,啥暖宝宝那是整箱买,空调一口气买个十多台,还有啥手套护面霜之类的,看人家列出的清单还真快以吨计了,人家要让阿西吧的战友们都享受上。

    就有网友过去批评了几句,别的不说绕过外务直接跟人家军队联系那是违法的。

    “人家都没拒绝你们眼红什么?追你们的本土明星去。”二贱人们很恼火。

    当然了,里头也有一些是理智的。

    可你架不住人家动不动就有一帮人为阿西吧手撕同胞啊。

    这事儿到这一步就惊动网络管理方面了。

    这方面先是提醒一下这种行为本身是违法的。

    手撕别人的二贱人可不怕,人家反过来向阿西吧们写信控诉国内对人家管得太严。

    然后安全方面也提醒,这种做法很有可能会造成一些泄密。

    咋就泄密?

    “我家住的是八十年前的老小区,周围暗无天日咋泄密?”贱人多的是理由当然要说。

    安全方面一怒之下索性不管了。

    你作死,你尽情作死等着出点问题被抓吧。

    这就让网友们不爽了。

    好话说尽你们怎么就不听?

    “人家当兵干的是啥你不知道啊?现在给谁当奴仆呢不看新闻啊?”网友怒批,“搞不好人家要利用这个真让你们叛国呢。”

    “那我们也愿意,跟你们没关系,出了问题我们自己担着。”二贱人们表现的很义愤填膺,“我们花自己的钱爱自己的欧巴,碍着你们啥事儿了?”

    回过头这帮贱人又把我们的军人给黑了。

    人家就找我们又提高了军人的待遇的事儿说话。

    军部官微警告了一句:“没这些人做按照你们说的‘当狗’的事情你们能快乐追星?”

    这帮狗东西就口不择言:“还希望你们别拦着,早点让人家来管我们那才叫幸福。”

    军部当即联络相关方面,这种人得制裁一下才行。

    原本这事儿压根传不到惹事精耳朵里来,那帮人就怕他这种混不吝。

    你架不住他敢真顺着网线抽你丫挺的去。

    可网友一看这家伙刚惹了皮皮团又据说把御史台给抽了,回头还跟人家文会打了起来。

    这就得找点事儿分散一下那货的注意力。

    “多好一人别人不爱惜咱们还要爱惜呢。”一帮网友就把好打的给找了过来。

    关荫一看完,就说了一句“原来想给军阀当十三姨太的不是最制杖的啊”。

    那帮人愣是没一个敢过来骂。

    手撕路人那肯定没问题。

    但是要跟那种特别能打的对骂她们可不敢。

    可是咋办?

    “那王八蛋一关注肯定要以权谋私打压我们了。”一帮小贱人慌得一批。

    关荫懒得搭理她们,就过去问了一下相关方面。

    “关注了,绕过外务直接联系外军那已经是王八蛋行为了,何况他们居然还真敢收。”外务方面回复,“你就别管这事儿了,我们能办好。”

    安全方面也已经下令边关上强行检查了,这是按照规矩办的事情。

    人家的使节却振振有词地反驳:“这是粉丝的行为跟我们有啥关系?不要把什么事情都扯到别的地方。”

    对啊,我们不跟你扯别的地方。

    关荫就跟全国人民宣布:“我琢磨着这样计划来年,我找一百个小白脸和一百个除了脸没别的可看的,我就拍一部专门讲追星那点事儿的电视剧,我拍一百二十集,就用韩剧的套路,我三集写一个岛南的明星,一级写一个追星的家庭,我一定要把追星追到六亲不认追到猪狗不如的那帮人提出来,我让你一追星就白血病一阿西吧就全家车祸,我就要用一百个悲剧画个圈圈,你们等着,不就是追星嘛,制杖粉可以追,老子凭什么不能拍个追星的电视剧?还有那些制杖粉的家长也注意一下,我估计你们不了解追星尤其追阿西吧的下场,我拍一百个死的不能再死的给你们看,我就让那帮王八蛋偷你们的血汗钱或者贪污受贿的钱去追星,就让你们有权的不治之症,有钱的不在乎花点钱给女儿儿子追星的被油罐车抽了,我就让你没钱治病,看你们还犯贱不犯贱。不就是个电视剧嘛,一晚上我能写三集,我还越写越兴奋,我就一集投入个三千五千,看咱们谁更恶心谁。”

    这计划一说那帮制杖都傻眼了。

    你这人都大明星了咋这么恶毒?

    “我们收回,我们道歉,我们保证不再犯。”什么后援会的连忙过来保证。

    关荫:“滚,我宁可相信狗不啃骨头也不信你们一个标点符号,对了,我就骂你了,就指着你鼻子骂你了,快去告。还有,我找一下你们的账号,把你们的昵称加在剧本里,我就指名道姓抽你了,咋的?”

    这货今天咋这么暴躁?

    网友奇道:“打那帮王八蛋还用这么着急上火难不成?”

    关荫无奈道:“这不刚被王八蛋气到了吗,对,我就是找一帮好欺负的撒野,我对那帮从进城务工人员子弟手里抠带血的钱的王八蛋没办法。”

    爷,求你别说了你说行吗?

    就这会儿,京兆府尹已经举起鬼头刀砍那帮王八蛋了。

    根据材料一个抓一个,谁当过说情的也先抓起来再问情况。

    这会儿的辅都大区已经风声鹤唳了,何况皮皮团还在微博上发了疯的搞事情呢。

    “大家不用怕,有哪些学校出国这种事情,你们把证据从后台发给我,我们集合了三百人给大家的账号打上马赛克,然后我们在这跟辅都京兆府尹联系,咱们争取今天晚上就把这事儿给办咯。”皮皮团办这种事也是很讲究的。

    这就相当不给人家面子了。

    “我们这是在为弘扬文化做贡献。”辅都文会争辩道。

    谁稀罕搭理他们啊。

    不过这次各方联手办这事儿挺仗义啊。

    先把辅都文会那帮人晾在那,让他们亲眼看着跟他们有密切关系的人都被抓起来。

    这简直就是钝刀子割肉谁遇到谁肉疼啊。

    更严重的是教委那边也开始行动了。

    孙小姑执掌小礼部以来大刀阔斧搞革新,首先就在教材方面的审核单位加强监管。

    国庆之前教委就下达了通知,明确要求“非专门最高一级的会议确定的书籍不得不经教委允许私自进入校园”,否则就是违法,要对当地的教司一撸到底。

    这次辅都那边还自己送上门来,而且连教谕的三令五申都不听。

    你说这要不收拾他们过意得去吗?

    这迅速的行动很让网友高兴,这不正看着惹事精开骂呢吗。

    可谁知道这货居然搞了这么一个缺德的报复方式?

    “我估计那些靠韩流吃饭的不会赞同,那我得找电视台,我免费给你电视剧你播放一下。”关荫第一个就找上了中南卫视。

    谁让丫挺的是撑韩第一台呢。

    关荫问:“你们觉着能给我小关这个面子不?”

    那边还敢说啥只好点头:“我们坚决第一批买播放权。”

    关荫又找印象中几个很喜欢打韩流牌的卫视:“你们应该是不卖这个面子的吧?”

    还真有不打算卖他一个面子的。

    比如西域台就比较不给面子:“你不能让我们投资你来拍啊?”

    关荫:“……”

    这又不是啥好事儿你们掺和啥?

    西域台:“被那帮制杖气坏了,我们说了几句公道话,又给播放了一下我们的子弟兵在边关站岗值班的照片,结果人家就说我们打压他们,回过头还跑外网控告我们,我们也想报复。”

    有带头大哥站出来搞事情,谁还愿意干坐着啊。

    这就造成了一个后果,那帮急眼的制杖把倭国给拉了进来。

    关某人既要拍抗战片抽你们,又要拍恐怖片狙击岛南。

    那你们何不联手把那厮给干掉?

    “你这么做很让我们为难你知道吗?”一看关铁头拉上那么多电视台要搞她们,那帮王八蛋也赤膊上阵了,上来就是一顿哭诉,说什么她们可是为国付出,道理说的很明白,“到了这个关节点上我们到处树敌,为了国家我们主动和人家有影响力的人套近乎,你为什么一定要破坏大局呢?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关荫吓得半天都没敢说话。

    合着你们才是功臣啊?

    “所以啊,制杖真的无药可救,还是在剧本里把她们写死算逑。”关荫发了狠。

    有不知道是家长还是什么的小号过来请求:“这是我们工作太忙疏忽了家庭教育能给我们一点时间吗?”

    让那王八蛋把他们全家写进剧本能是好事儿?

    可问题是你们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你家儿子女儿制杖。

    “早干啥去了?”关荫又发了个狠,“回头我还要拍《灵魂摆渡》,你还别说,里头我既要收拾倭国那帮好战的,也要把你们这些二五仔添加进去,我把单元剧名字想好了,就叫‘舔狗不得好死之制杖粉之死’你们觉着怎么样?”

    于是应援团纷纷解散。

    我们不在线上联络还不行吗?

    行!

    关荫阻拦要穷追不舍的网友,并下了一个flag:“在线上那帮人有多少钱被中间抽成了都说不清楚,线下能不闹猫腻吗?你就让那帮制杖当韭菜去吧,她们爱送啥送啥,不是我说,这还促进我们国产商品的销量了呢,你就鼓励她们多买多送,我瞅着岛南那帮奴仆二等军指定要在我们跟贼鹰角斗的时候当狗腿子的,到时候逮住那帮制杖,用他们的名义给邮寄点定位仪啥的,货到东风吹你看害的是谁。哦,对了,接下来我要向总局建议多引进一些肥皂剧了,希望各卫视做好准备,别到时候有一集八千万购买,你就给他们定按照收视率给钱的规矩,正好用垃圾肥皂剧逼着国内的垃圾剧进化一下。对了,日剧也要准备好啊,好歹你们也能赚点,毕竟哈你们的二狗子还是很多的。”

    那你干啥去?

    关荫表示:“炮派最近在辅都开会呢,我去看一下,据说包了一个啥酒店,啧,那房间一晚上就要三千多,包一个月啊,我估计没几千万拿不下来。”

    辅都京兆尹府:“那是人家的产业。”

    哦?

    是吗?

    关荫表示:“那我就更得去看一下了。”

    实际这厮出了机场就坐车直奔剧组去了。

    可炮派的会却中断了。

    没啥,就是怕那混不吝进门就打人。

    毕竟这次人家内部生死决斗呢,要被打乱了谁都不愿意看到啊。

    嗯?

    嗯!

    谁都不愿意看到,包括皇帝那个腹黑男。

    小马哥一看到这事儿先乐了一下,他发现今天的会再开就得让菜菜子篡权了。

    “赶紧休会,过两天再开。”小马哥当即下令。

    菜菜子不乐意,没看我宜将剩勇追呢?

    “你关爷正往这赶呢!”小马哥提高音量呵斥。

    菜菜子当即就举起双手:“休会一周继续讨论下一个议题。”

    那是个看到他们就跟仇人一样的混不吝,他压根不在意别人说他阻挠啥进步之类的。

    对付皇帝都有办法可全派谁敢跟那货打?

    一时间酒店里人群蜂拥而出,好家伙,高档轿车跟不要钱似的从停车场冲出来接人了。

    酒店老板倒是没发啥牢骚,只是对京兆府尹的腹黑极其鄙夷。

    有能耐你派人来打啊,把本酒店属于炮派的事儿告诉那位爷算啥啊?

    京兆府尹又不是憨批。

    “还是专业人员出手最有效,啧,你看这帮人跑的,我的老天小马哥把鞋都跑掉了。”拿着照片这人跟转运使一起欣赏。

    转运使乐颠颠地设想:“要是能趁着这次机会把那帮人给收拾了该多好啊。”

    府尹看两眼呵呵一声:“要那样咱俩指定能进大队部。”

    所以这事儿压根就不可能让他们办。

    那是铁头娃专属的大礼包!

    “炮派跌倒铁头吃饱嘛。”转运使心怀宽慰笑道。

    可是不甘心啊!

    多好的炮派,咱想盘!

    那可不是你想盘,想盘就能盘的核桃!

    盘不好那是会扎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