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四章 克洛克和克罗丽(求订阅~)
    出了皇宫,百里纤眸光闪过一丝复杂,只对着苏木君吐出一句话,就离开了。pbtxt

    “楚皇是九国中最出色的帝王。”

    温淡的声音虽然轻淡,却又带着一丝别有深意,就这样如清风般飘入了苏木君的耳里。

    谢秋陌什么也没说,却同样丢给苏木君一个颇具深意又期待的眼神,同百里纤一同离去。

    苏木君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也没有去理会身后那两道探究和仇恨的目光,转身便上了自家的马车。

    赶车的不是旁人,而是凤夜,凤夜冷锐的眸子冷漠的瞥了卢弘杰和张檬睿一眼,就赶着车离开了。

    车里,苏木君唇角荡漾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玩味弧度,眸光幽妄而阴邪。

    楚皇是九国中最出色的帝王……

    百里纤话语里的提醒她怎会听不出来,同样的,她也不否认,楚焱烈确实是个各方面都很出色又有雄心谋略的帝王。

    这样的帝王,看似有情运筹帷幄,实则是最无情的存在。

    楚皇虽然对她看似喜爱,可一旦牵扯到国家利益,国之命运,只要她的存在是个威胁,那么就算喜爱,也会被扼杀。

    如今定国侯府一事让她锋芒毕露,显然已经引起了楚皇的猜忌,若是不知收敛,很可能等待她的结局就是陨落。

    只是若她只是苏木君,那么自然会害怕,会警惕,会收敛锋芒。

    可惜她除了是苏木君,更是季君月。

    若不是为了陪楚文瑾几人玩游戏,她的锋芒可不会如此。

    或许在世人看来现在的她太过锋芒毕露,可唯有她自己知道,这不过是她所有锋芒中的千万分之一而已……

    不是她自大,而是季君月这个名字,这个人,代表的就是绝对的权威,以她真正的实力,足以笑傲苍穹。

    自然有狂妄嚣张的资本,哪怕是现在,尽管只是灵魂,实力被打压到了最低,在这里,仍旧有她放肆的资本。

    楚皇对她产生了猜忌没关系,只要不是立即动了杀心,等她玩够了,楚皇没有动手就算,若是动了手,最后死的也绝不会是她。

    就在苏木君等人在皇宫一个来回的当口,关于定国侯被打了的消息,风卷残云般快速的席卷了整个沥阳城。

    那热闹程度,可堪称近几年之最,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楚国吞并了哪一国的城池呢……

    而楚文清和楚文瑾虽然被罚在府里思过,不得出府,可府里上下其余人并没有遭受到限制,所以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两人自然也收到了消息。

    收到消息的两人神色各异,想法各异,唯独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都为苏木君这个小丫头产生了同样的忌讳与警惕。

    楚文瑾听了管家的汇报后,知道定国侯府被人羞辱,名声扫地,自然是高兴的,谁让定国侯府是属于他对头的势力。

    可高兴的同时,楚文瑾心中却产生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警惕。

    想到那个笑容邪肆幽妄,脾气乖张狂妄的小丫头,楚文瑾含情的桃花美眸里漆黑一片,除了无尽阴暗的黑色,还有着浓浓的猜忌。

    “苏木君……”

    三个字缓缓流转在楚文瑾的舌尖,那低喃的声音乍一听好像情人的低喃,可仔细品味,就会发现那呢喃的语气中带着点凉,含着点沉,更透着浓浓的危险与杀机。

    因为楚文瑾突然发现,他似乎一直小看了这个丫头,哪怕自己被她狠狠的坑了一把,他也只是懊恼自己的疏忽,就算有所警惕,也不过是一丝心绪而已,并未真的放在身上。

    可是通过这次定国侯府的事情,楚文瑾就不得不重新审视苏木君,将其重新定位了。

    这样的手段,一次可以说只是狡诈,两次,就绝对不是简单的小心计那么简单,何况这一次定国侯府的事情,可不是单纯的算计那么简单。

    定国侯是谁,整个楚国,甚至放眼整个九幽大陆,没有人没听过卢怀阳的名字,那可是老一辈的战神,勇猛杀伐,一身强悍的武力曾经震动了多少国人。

    哪怕现在上了年纪退了下来,那身武艺可不是说没有就没有的,就算上了年纪,那也绝对不容人小视。

    偏偏苏木君这样一个未成年的小丫头,不过两三招就打的卢怀阳还无还手之力,只能如砧板上的鱼肉认人宰割欺辱,最后还被打的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这么诡异的事情,足以说明苏木君这丫头身上的邪乎,并非他的错觉,而是这丫头当真是一个异常诡异又危险的存在,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会不会被她突然咬一口中毒身亡。

    可是关于苏木君从小到大的事情,他已经让煞灵彻彻底底的查了无数次,得到的答案始终只有一个。

    确实自五岁那年就昏迷不醒直到今年六月才醒过来,期间就算有所清醒,也不过半盏茶的功夫,根本没有任何的异常。

    没有异常,在楚文瑾眼里才是最大的异常,现在的苏木君就足以证明一切异常的原因。

    旁边同样听到消息的几个幕僚,见楚文瑾一直陷入沉思,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世子,这个淳瑜郡主若是不能与我们站在一边,只怕将来会是个祸害。”

    其中一人附和道:“没错世子,淳瑜郡主整个人透满了诡异,神秘难测,这样的人若是不能为己所用,绝对会是个极为危险的存在。”

    就连素来很少主动说话的清宁先生,此时也开口了。

    “世子,淳瑜郡主还是尽早除去为好。”

    那如山间溪水般清凉的声音,让沉思中的楚文瑾眸底几不可见的划过一丝意外,显然没想到素来只有他问其意见才会开口的人,此时会主动说出己见。

    不过意外只是一瞬,楚文瑾的眸光就恢复了原本的深沉冷寒,沉声道。

    “这个本世子已经早有准备,不出一年,镇国将军府将在楚国彻底的消失,到时候就是淳瑜的死期。”

    众人听言,纷纷赞成的点点头,也都想到了楚文瑾这样做的缘由,如今苏木君的身手通过定国侯被打就能够看出来,绝对不简单。

    若是他们贸然行动,一旦刺杀失败,势必会引火烧身,先不说世子现在还在禁期,就说旁边还有一个宁王死磕不放,就不能鲁莽行事,更何况还有一个手握兵马的大将军。

    一旦苏木君出事让苏世明盯上了永益王府,最后可就便宜了宁王府的人。

    而另一边,收到消息的楚文清愤怒的同时,却更多了一抹前所未有的忌惮。

    当初在将军府亲眼看到苏木君如何不费吹灰之力的让楚文瑾摔了跟头,最后还能如愿以偿得到一大笔钱财的同时,解除与楚文瑾的婚约,最后全身而退。

    他就觉得苏木君这丫头邪乎又诡异,甚至还是个带刺有毒的。

    如今发生了定国侯府的事情,他就不得不谨慎了,仔仔细细想了一通后,楚文清彻底将苏木君放在了心上,列为警惕的危险人物。

    这样忌惮的程度,已经直逼楚文瑾这样的对手,甚至隐隐有超过一头的趋势。

    就是楚文清自己都为之惊讶,可是事实如此,苏木君这个丫头确实是个极其危险诡异的存在。

    “让人通知定国侯府的人,这段时间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等本王解禁后再商讨此事。”

    楚文清怕定国侯府按耐不住对苏木君下手,所以连忙跟管家交代了一句。

    见管家领命出去后,才稍微放松了绷紧的神经。

    就算这一次定国侯府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和侮辱,这口气也必须暂时吞下,这个时候绝不是找苏木君麻烦的时候。

    除非他们有把握一击必中,否则时候所带来的后果,绝对不会是他想看到的!……

    卢弘杰收到宁王府的人传来的消息后,阴沉的脸上原本暴怒的气息渐渐平缓了下来,逐渐找回了些许理智。

    原本打算出手对付苏木君的心思也暂时压了下去,毕竟是当朝尚书,楚文清考虑到的事情,卢弘杰仔细想一想同样也明白了。

    这个时候确实不适合对苏木君动手,先不说宁王还被禁于自己的府邸,不宜生事,就说今日皇上的警告,他也不能冒着触犯龙威的危险去动苏木君。

    因此,无论外间如何议论纷纷,定国侯府诡异的保持了沉默。

    而当天晚上吃完饭后,苏木君就用通讯石联系了楚云月,今日那骑马离去的身影可没有因为定国侯府的事情就被苏木君遗忘。

    当怀里传来淡淡的灼热,正吃了饭坐在院子里研究苏木君弄出的棋局的楚云月,淡凉的凤眸微微流转过一抹几不可见的浅光,拿出怀里的通讯石。

    散发着淡蓝光晕的通讯石漂浮在空,逐渐形成一道如水波般的水幕,当眸光映入那张明媚的小脸时,一缕浅浅的波光在那淡凉的凤眸中一闪而逝。

    可下一秒,看到苏木君旁边陌生清秀的少年时,楚云月却顿住了眼,只因为那片难忘的澄澈,那双极为美丽的丹凤眼。

    不需要询问和猜测,楚云月在心中已经确定了这名陌生少年的身份。

    那晚跟随在苏木君身边的面具人,哪怕当时月色浓重,他仍旧对那双澄澈到妖异的眼眸记忆犹新,对那种黑暗死亡的气息熟悉无比。

    是他……

    可是与他想象的有些出入,拥有这样一双妖异美丽的眼眸,不该是这般普通的长相才对……

    楚云月微微敛动的眸底闪过一讳莫如深的暗光,长长的睫毛一合一张后,所有的情绪皆化为一片凉淡平静。

    “什么事?”

    清冷的声音不急不缓,那俊美的面容上仍旧一片冷漠清疏,似乎从相识至今几个月的时间,什么都没有改变。

    苏木君扫了一眼楚云月身前的玉石棋桌,看到上面两军对垒的黑白棋子,眉头微挑,似有一抹戏谑一闪而逝。

    不过苏木君并没有多说什么,开口就说出了联系的目的。

    “今日进宫的信差带来了什么消息?”

    楚云月听言,想到今日听到的事情,苏木君明显是在外面闲逛,正巧看到进宫的信差也不足为奇。

    想到自己探听到的消息,楚云月淡凉的凤眸就卷起了点点深幽的漩涡,也没隐瞒,缓缓的开口说道。

    “嘉平关传来捷报,楚军在永益王的带领下已经成功夺回嘉平关要塞,一路打到了齐国边关琅岐关,原本琅岐关的防御已经崩塌,可齐湘国却突来了增援,领头的是齐湘国的皇子齐千樱。”

    “齐千樱身手诡异,出手狠辣,明明兵力没有楚国多,却生生让他带领着齐国兵马打退了即将侵占琅岐关的楚军,现如今楚军已经退离五十里外的平原驻扎,永益王似乎有意继续这场战争。”

    苏木君听了楚云月所说的内容,幽妄的猫眼隐隐拂过一缕幽光。

    “齐千樱?齐湘国有这一号皇子?”

    她所得到的各国资料中,可都有关于所有皇室后裔的介绍,却没有听说过齐千樱这个名字……

    楚云月淡凉的凤眸同样闪过一抹深沉,启唇道:“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不久就会有结果。”

    不仅是楚云月,楚皇也动手去查了,还有远在边关亲自与之对上的永益王。

    一直站在苏木君身边保持着静默的秦澜雪,在听到齐千樱的名字时,澄澈的眸似有一丝波光流动开来,看着苏木君的眼却也了一抹笑意。

    看来他该告诉阿君小樱子的事情了……

    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苏木君显然不想继续说什么了,正要切断联系,楚云月却抬眸看着她,清冷的声音再次从他口里缓缓溢出。

    “定国侯府的事情让你锋芒太露,虽然我知你既然如此做,自然不怕,但也应当注意些,吸引了楚文瑾几人的注意不要紧,但若是吸引了皇上的注意,却并不是好事。”

    苏木君柳眉一挑,对于楚云月突然的提醒有些意外,随即又想到两人现在的同盟关系,就觉得没所谓了。

    若是她现在被楚皇盯上,对楚云月何尝不是一件困扰的事。

    “我会注意。”

    不管需不需要,面对这份善意的提醒,苏木君并没有拒绝,给予了同盟绝对的尊重。

    楚云月微微昂首,并没有再多说,当画面消失后,那双淡凉的凤眸却席卷了一汪深诡难测的波澜。

    视线落在棋盘上,不知怎么的,脑海里却出现了一张极为清晰的明媚小脸,那邪肆张扬的笑意,那幽妄阴诡的猫眼。

    那一笔一画清晰勾勒的柔软线条,那白嫩带着点盈盈光泽的肌肤,一切的一切都如此的清晰。

    面对脑海里越来越清晰深刻的容颜,楚云月如远山墨画晕染的眉渐渐蹙起,似是在排斥着什么,又似在惊异着什么,最为化为凤眸中一点浅薄如雾般的复杂。

    “苏木君……”

    清冷的低语缓缓飘散,似有一道无声的叹息随着清风卷入了黑夜。

    这边,画面消失后,房间里只剩下苏木君和秦澜雪两个人,好似心有感应一般,苏木君第一时间转头看向了秦澜雪,便轻而易举的对上了他的眼,望进了那一片澄澈的明湖中。

    看着这片明湖,那澄澈到反照人心的诡异里缱卷的点点笑意让苏木君心口一动,脑海里似有什么一闪而逝,却快得来不及捕捉。

    “阿君……”

    如深山穿透浓雾的迷音,带着诱惑人心的气息缓缓缭绕在这方空间,一丝纯净妖惑又阴凉诡异的气息扑面而来,逐渐渗透苏木君的面颊,浸透她的血液。

    这是独属于秦澜雪的气息,一种复杂危险却让人类轻易迷醉的气息。

    一种诡异的酥麻在苏木君身躯里逐渐蔓延开来,那是一种新奇而让人舒服的感觉,苏木君虽然第一次尝试,却知道,这是爱情的味道。

    是眼前这个少年带给她的,恐怕这世间,也唯有眼前之人能够带给她这样的感觉。

    秦澜雪凝视着苏木君,眸中的专注几乎到了一种变态诡异的境界,那种忘我的程度就是所谓的神佛也做不到。

    暗紫的唇渐渐牵起,荡漾出一抹清绝迷美的笑容,那两片妖异美丽的唇就这样突兀又显得理所当然的,吐出了一句让苏木君觉得意外,又在预料之中的话语。

    “齐千樱就是小樱子。”

    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答案,苏木君讶异过后,反而笑了。

    因为初听到齐千樱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似乎应该是认识的,现在听来,反而更多的是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

    得到了答案后,苏木君并没有再多问,秦澜雪没有再多说。

    前者是因为觉得没必要再问,只要知道齐千樱就是跟在阿雪身边的小樱子,很多事情就能解释的通了。

    至于齐千樱在齐湘国皇子的身份,无秦澜雪多做解释,苏木君让凤夜查了就知道,不过是早晚几天的事情而已。

    而其中的门道,凭苏木君的脑袋,自然从头梳理一遍就几乎能猜到大概。

    后者没再多说,是因为秦澜雪知道,对于苏木君来说,只需要将关键的内容告知,其余就不再是问题。

    若是再说,也不过是多此一举而已。

    两人之间无形中渐渐形成的默契,已经朝着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方向发展而去。

    毕竟这一幕若是落在别人眼里,并不会感觉到默契,反而会感觉到两人是不是在防备警惕着彼此,才会如此忌讳只说一半,留了一半的悬念。

    ------题外话------

    今天内容有些少了,才五千字,表打我,预估错误,嘿嘿,明天本夏一定要奋发图强,必须万更,哼哼!

    有木有人看出来小殿下动心了呐,哈哈,可惜咋们君君和阿雪的默契越来越变态有爱了,哈哈~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