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51章:心里被堵了一团浊气
    我被他吼得浑身一僵。

    他居然这么快就酒醒了……

    隔壁房间的门响了,是景枫听见了动静。

    程锦时没听见我离开的声音,讥讽冷笑,“怎么,还不穿上衣服滚蛋,想让我的手下来满足你么?”

    哗——

    他的这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浇下,我从头凉到了脚。

    景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而程锦时,根本没有制止的意思。

    我不走,景枫进来,就会看见我一丝不挂的样子。

    我抓起自己的衣服三两下套到身上,憋着眼泪,固执地看着他,“程锦时,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宁小姐。”

    他扯着被子盖在身上,声音极淡,“我早和你说过,我不是他。”

    语气淡得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

    若不是看见了他锁骨处的红痣,若不是听见了他酒后的醉话。

    我可能真的会相信。

    “咔哒——”

    景枫推门进来,看见房间的一切,哪个成年人都会知道,刚才发生过什么。

    我不想再继续丢人下去,赤着脚就跑了出去。

    回到房间,走进洗手间,看见自己的脖子上、锁骨下以及被衣服遮住的地方,都是一片被他留下的印子。

    几乎一.夜无眠,临近天亮时,我才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了八点多才醒,身侧的两个小家伙也没了踪影。

    我担心他们饿着没吃早餐,当即爬起来洗漱、下楼,准备做早餐。

    未曾想,一到饭厅,一片欢声笑语。

    就连男人的脸上,也是几日来都没有过的笑脸。

    他笑起来,敛去了那些戾气和冷漠,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但在看见他身侧的女人时,我知道,这笑脸,是给别人的。

    这个女人,和我以往在他身边见过的都不一样。

    张扬、性感,又有种历经世事后的洒脱。

    本来因为自尊心,一被人照顾就会发脾气的男人,现在却欣然接受那个女人喂到他嘴边的食物,而后,还柔声询问,“你做的?”

    女人精致妆容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回答道:“不是,你们小区门口的早餐店随手买的。”

    我有点说不出他们两个之间相处的这种感觉。

    像情侣,但又有种说不出的不对劲。

    安安和贝贝大眼瞪小眼,而后,一同不爽地看向程锦时和那个女人。

    活像捉到自己亲爹出.轨的样子。

    我捏了捏手心,走过去,女人看见我过来,主动和我打招呼,“啊,你就是宁希吧?我买了不少早餐,你看看想吃什么,不用客气。”

    很是随和。

    我拍了拍安安的脑袋,暗示他收回自己满是怨念的眼神,冲女人笑了笑,“好,谢谢。”

    “你是珠宝设计师对吧,我家里还买了好几款你们品牌的首饰呢,对了,我今天戴的项链,也是你去年的设计,我特别喜欢,还推荐给了不少朋友。”她热络地和我交谈,还捏着项链上的吊坠给我看。

    “倪然!”

    程锦时面沉如水,冷声叫了一声女人的名字。

    仿佛是在提醒什么。

    倪然……

    昨天在书房门口,听见过这个名字来着。

    还有景枫口中的“然姐”,应该也是她。

    倪然顿时收住了话茬,朝我讪讪一笑,“先吃早餐,先吃早餐。”

    我其实对她存有敌意,但是她太过热情,从小的教养让我没办法对她冷着脸。

    只好笑了笑,不过也没吃她买来的东西,只在餐桌上拿了个苹果啃。

    吃完早餐,景枫收了个快递,是海淘的限量版玩具。

    两个小家伙一下就被他吸引过去,被他带到了书房去玩。

    一时间,一楼只剩下我们三个人。

    气氛,有些尴尬。

    但程锦时浑然不觉,搂着倪然的肩膀走到沙发,温声问道:“今天怎么过来了?”

    倪然也顺势靠在他的胸膛,“几天没来看你了,你怎么样?这几天的情绪有没有好一些?”

    “还好。”

    程锦时回答完,又亲昵地握住她的手,“你不用这么担心我的,我没事。”

    呵。

    我天天担心他,也没见他这么好声好气的和我说过一句话。

    我视线落在他的手上,心里被堵了一团浊气。

    不上不下的。

    可是,尽管他表现得和倪然关系很亲近,但我还是觉得,他们两个不像情侣。

    更像是在尬聊。

    我也不动声色地欣赏了他们的表演差不多二十分钟,越看,破绽越多。

    与其说他们是情侣,不如说他是在想办法气走我。

    我干脆转身离开,拿了东西,坐在吧台前,继续做设计。

    其实,这几天呆在这里,我已经堆了不少工作了。

    明天估计就得去一趟公司,刚才杨子竣还发邮件过来,提醒我明天上午有个季度会议,我需要到场。

    我刚沉下心开始做设计稿,倪然便朝我走了过来,“宁希,方便要个你的联系方式么?”

    “倪然。”

    程锦时又一次冷声提醒她,带着警告的意味。

    倪然笑吟吟地和他说道:“叫我做什么?不是你让我找宁希,让她帮我们两个设计婚戒的么?”

    他脸色缓了缓,也没有要反驳的意思。

    婚戒。

    我握着笔的手心骤然用力。

    难道,他们不是演戏……

    帮他和别的女人设计婚戒,还真是会往我脸上扇巴掌啊。

    我突然开始怀疑,自己这几天的坚持是对是错。

    也许,他根本就不需要我。

    “可以吗?”见我出神,倪然轻声拉回我的思绪。

    “设计师那么多,而且,我不太会设计戒指,你们还是找其他设计师吧。”

    说罢,我站起身,把自己面前的一摊东西全部收拾起来,转身准备离开他家。

    如果无论我怎么做,他都是不需要我的,那我又何必死缠烂打。

    倪然忽然抓住我的胳膊,“宁希,我真的很喜欢你的设计风格,想由你给我们设计婚戒,给我个联系方式吧。”

    她说着,朝我眨了眨眼。

    我皱了皱眉,有点不明白她的用意,但是,她想要我的联系方式,似乎不止是设计婚戒这么简单。

    可能和程锦时有关。

    想着给个联系方式也没什么,我便打开自己的微信,加了她。

    她笑盈盈地收起手机,走到客厅那边,亲吻了一下程锦时的额头,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是亲吻。

    而后,她拎着包离开了。

    她离开了两分钟不到,我的手机就进来一条微信,【方便聊一聊么?你找个机会出来,我在小区门口的咖啡厅等你,别让他知道。】

    是倪然发来的。

    我拿着手机,有些许迟疑。

    又进来一条微信,【我和他之间清白的不能再清白了,我有好几个小男朋友,对他这种既有老婆又有孩子的男人不感兴趣,你不用对我存有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