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75章 病人家属很狂
    苗唯峰怎么看都没看出苏寒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一时间很是惊讶,问道:“小大夫,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我的病情的?”

    “望闻问切,再配合武学而已,相信你对武学也有了解吧,当初给你接续任脉的人,功力还算不错。”苏寒咧嘴一笑,看起来特别单纯。

    可他的话却一点也不单纯,充满了深意。

    苗唯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精芒四射:“老头子我当年确实在战场上受过伤,胸前埋了一枚弹片,医生束手无策,是我的一个老战友,用内力和药物配合,接续我的经脉……”

    “你小小年纪,如果真的不知道老头子我的身份,却能一眼看出我的病情,那就说明,你的医术非常高明啊!”

    话一说,周围大爷大妈看苏寒的眼神都变了,不再是充满调侃的那种,而是带上了微微的敬畏,类似看老中医的样子。

    “惭愧,医术只是一般。”苏寒笑了笑,继续盯着老头,怕他说不了连句话就倒在医官里,急救起来很麻烦,还会连累卫湘莲。

    “苏寒的医术堪比仙术,他给人治病,收费向来都是两千万,手到病除!”卫湘莲见不得别人看不起苏寒,终于抓住机会说话,语气非常骄傲。

    “两千万?”

    一群大爷大妈都被吓到了,忍不住退远了点,他们可出不起两千万给自己治病。

    苗唯峰也被吓了一跳,谁家医生救人收费要两千万?全世界最贵的医生也不敢这么黑啊!

    “卫医生说笑了,我看病收钱,是分人的,有钱的自然多要,没钱的,我一样可以免费。”苏寒抓着头,不好意思的笑道。

    大爷大妈们还是不敢过来,苗唯峰却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一般地位高、眼界高的人,都习惯用这种眼神观察人,要么是用这种方式提高自己的气场,要么就是习惯性的在分析一个人。

    “小苏,你也是个秒人啊!”苗唯峰笑道。

    “不敢不敢,混口饭吃。”苏寒回应了一个笑容。

    “你就是最近闻名海州的那个苏寒吧,想不到你还会医术,我就说卫医生从不带饭也不见叫外卖,原来她就住在对面的苏宅,小小年纪,倒是风流。”苗唯峰眯着眼笑。

    大爷大妈们又愣住了,想想最近的传闻,好像苏寒两个字经常被提起来,海洲新区的开发项目,都是他的手笔……

    一时间,敬畏的神色更重,没人敢出声了。

    惟独卫湘莲被苗唯峰说破了住处,小脸红的像是熟透了的番茄,一捅就会破。

    苏寒咧嘴笑道:“老先生,别说我了,你的病很严重,但我能治!”

    “真的?”苗唯峰狠狠一愣,能活着谁又想死?

    他今年刚刚七十岁,如果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他根本不用回海州老家等死,哪怕在省城,他说一句话,也能让很多人拜服在地。

    “当年给你治病的那位,医术一般般,内力还算可以,保住了你的命,却留下了很严重的隐患。”苏寒自信的侃侃而谈:“如今想要取出你胸口的弹片不难,难的是,你的心血管病很严重,治疗起来很麻烦。”

    苗唯峰张张嘴,很想马上答应,但在部队上做了那么多年的将军,本能驱使他不会立刻答应任何事。

    这时,医官门外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接着一个年轻女人出现在门口,挡住了光亮,让屋里一暗。

    “爷爷,你怎么跑到这种小诊所来了,找不到你,你还不接电话,一家子都快吓死了!”她又气又急的叫道。

    苗唯峰看到年轻女人,老脸一红,尴尬的神色浮现,把自己往苏寒身后躲。

    “还躲!不知道我很着急吗?”女人气得不轻,快步走过来,伸手就按住了苏寒的肩膀,要把他扯开。

    一扯没扯动,反倒让她的身体晃了晃,差点摔倒在地。

    “你……还不让开!”女人咆哮道,气场很强大,一看就是颐气指使惯了的主。

    苏寒看看她的穿着,毛呢大衣是认不出的牌子,脚上的皮靴也认不出来,脖颈上的吊坠是钻石的,很大,至少三四十万的那种。

    再看她的长相,跟白菁媚、小凤比起来差了一些,跟卫湘莲比也有不足,特别是她一脸的戾色,弄的脸都快变形了。

    或许她不生气的时候是个美人,现在就不行了。

    女人见苏寒呆呆的看着自己,顿时把他和其他登徒子归到了一处,眼睛一瞪就喊:“还不让开,弄的我爷爷犯病,你担待不起!”

    “我可以救他啊!”苏寒咧嘴一笑,很显真诚。

    “就凭你?”女人一阵不屑的冷笑,“也不看看你多大年纪,就敢说大话……”

    她说着一顿,脸上浮现嘲讽的笑意,“你是看出我爷爷的身份,想巴结他吧?哈哈,赶紧收起你那不着调的想法,我爷爷还轮不到你来给他治病!”

    火爆脾气上来,她的神色更凶了。

    苏寒还没怎么地,苗唯峰却受不了了,脸色一阵苍白,继续往苏寒背后躲。

    “爷爷,你躲什么,还不跟我回家,让私人医生给你看看!”女人的声音更大了。

    苏寒没理会不讲理的女人,回头看了一眼苗唯峰,脸色顿时大变,当即起身,一把将女人推开,伸手就抓住了苗唯峰的手腕。

    “你敢推我?”

    女人一脸惊愕,随即大怒,长牙五爪的扑向苏寒。

    苏寒一眼横过去,眉头一紧,抬起手就是一指点在她胸口,然后收回手臂,直接按在了苗唯峰脖子上,探查颈动脉。

    女人动不了了,脸色变得非常古怪,又是气恼又是惊讶,还有几分不可思议。

    “湘莲,准备病房,我要立刻给老爷子施针,他心梗犯了!”苏寒沉声说道,脸色凝重。

    卫湘莲开口就说:“你确定在这吗,我们还没拿到针灸的资质呢!”

    “来不及了!”苏寒重重一声,抱起苗唯峰,几步走到病床边把他放了上去,从外套里抽出针袋,平铺在病床上。

    “我来给你做助手……”

    说完卫湘莲尴尬的不行,这又不是上手术,要什么助手?

    她连忙跟过去,瞪大眼睛仔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