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82 十一月
    车子驶出杏花村时,坐在副驾的魏静怡突然扭头道:“老板,李女士好像在后面。”

    常东愕然扭头,透过车窗,看向车队后方。

    隐隐绰绰间能看到村头,有个骑着车子的女子,正向这边张望。

    常东静静的看着,没有喊停车队,直到在后车窗再也看不到那身影,他才转过头来。

    魏静怡看到,老板的表情带着淡淡的眷恋和不舍。

    这样的表情,她很少看到。

    温柔乡,果然是英雄冢!

    常东心中叹息。

    他不得不承认,这段是时间的生活,真的令他有些沉迷了。

    虽然最初极度不适应,但适应了之后,就会发现这样的生活真的蛮不错的。

    不用人情社交,不用考虑利益纠葛,不用担心尔虞我诈,每天脑子里最大的问题竟然是中午吃什么?

    想到这,常东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

    笑容没有停留多久,便逐渐收敛,严肃。

    这样的生活,于他而言,注定不可久留。

    他停不下来啦!

    他不想走,背后也有太多人推着他走。

    “这几天忙着找菜谱,还能看得下文件吗?”常东忽然笑着问魏静怡。

    魏静怡一愣,随即正色道:“吃饭本事,我可不敢忘了。”

    “那就好,咱们大干一场!”常东豪迈一笑,儿女情长,似在这一刻,尽数剥离!

    ……

    ……

    回到燕京,已经到了晚上。

    蓝海别墅早已打扫干净。

    常东前脚刚刚踏进别墅,后脚家里就进了一个人——林纾雪。

    “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林纾雪问。

    常东消失的这大半个月,对于晨曦、燕京、乃至互联网,毫无影响。

    一来,常东本就是投资起家,习惯放权,他也有自知之明,对公司运转,自然无碍。

    二来,他这种企业家,本来就到处乱跑。

    消失一两个月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对于常东亲近人来说,这次他的消失,可有点不太正常。

    他们能联系上常东,也能联系上常东的助理团队,但就是打听不出常东去了哪里。

    “见一个人,做了些布局。”常东坐在餐桌上,又道:“晚饭吃了吗?一起吃吧?”

    林纾雪认真的看了一眼常东,最终俨然一笑道:“没吃呢,这次来,就是蹭饭的。”

    说着,她吐了吐舌头。

    饭前,她说要去下洗手间。

    房门关闭的那一刻,她眼眶陡然一红,捂住嘴巴,浑身力气似乎被抽干似的,靠在门上,无声哭泣。

    好一会儿,她才止住情绪,看着镜子中的人儿,感觉爱上这么一颗花心大萝卜,是那么的无力。

    她其实……什么都知道了。

    常东保密措施做的很好,她是不知道他去了哪?见了谁?

    但她知道,那人肯定是个女人。

    虽然他黑了,皮肤粗糙了,手掌还带着伤痕,但她还是无比确定。

    因为直觉!

    一夜缠绵。

    天亮,还得各奔东西。

    毕竟都有各自的事业。

    常东开始处理这段时间积攒下来的事务,翻看财报,审视商业版图扩张半径,冷眼旁观哪些高管接触了谁,做了什么小动作。

    他开始恢复人情社交,接连参加了三五起商业聚会、及派对,宣誓他的归来。

    日子在忙碌中,很快来到了十一月。

    11月1日。

    常东早早爬了起来,坐在书桌前,看着精致挂历,凝神许久。

    这一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完全在常东意料之中。

    11月2日。

    常东依旧早早爬起,今天他去面见了几个投资人,都是网红经济这一块的,鸡蛋总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

    该平衡一下,还是要平衡的。

    圈地跑马,对他的资金压力不是太大。

    11月3日。

    常东心情有些烦躁。

    昨晚他重金做空的几个期货出现了大幅震荡,险些将他强制平仓,因为他的杠杆拉得太高了。

    还好他早有危险意识,预留了充足预备金,抢救了回来。

    但这件事,还是令他有些提心吊胆。

    期货这东西,没人能预料,这次振幅较小,虚惊一场,如果来个大心跳,他该怎么办?

    一时常东忽然发觉,自己预留的预备金,是不是太少了?

    自己的仓位,是不是挂得太高了?

    在忐忑中,时间不因个人意志,继续流淌。

    11月4日。

    常东强迫自己忙碌起来,暂时忘记做空压力。

    但这一天,他几乎完全是在心不在焉中度过。

    11月5日。

    常东越发焦躁。

    他做空的领域倒没有出现震荡,但他还是有些焦躁,抑制不住的那种。

    11月6日。

    常东已经坐立不安起来。

    他推掉一切社交活动,避开所有人,独自徘徊在家里、公园里,想到哪里,去哪里。

    这时候,常东助理团队都已经意识到,老板似乎有心事。

    11月7日。

    常东已经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

    他找出失败预案,却在心里纠结,到底以十一月哪一天为节点,标志这场做空彻底的失败?

    他想定在15号,又担心他记错了,实际上天竺废钞是在十一月中旬。

    但定得太晚,又怕陷入“沉没成本”的大坑中。

    这一夜他彻底失眠。

    11月8日。

    常东已经平静了很多。

    出现了几丝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他在自我怀疑,是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步子迈得太大了?

    可是一想到早就设想的AR布局,常东又犹豫起来。

    这个布局需要太多的技术积累,他没有时间积累,只能买买买。

    他虽然有钱,但是这般买买买,很容易动了基业啊!

    唉!

    说到底,还是太贪婪了。

    晚间,入睡前,常东再次陷入失眠,他掏出手机,浏览新闻,看看能不能令他想起前世某些记忆。

    但看了没多久,他就放弃了,实在是心态已经乱了,有些看不下去。

    他自嘲一笑,别看他经历那么多事,事到临头,该紧张忐忑一样不少。

    11月9日。

    常东几乎彻夜未眠的爬起来,他精神状态有些奇怪,感觉意识是清醒的,但总会莫名联想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感觉跟做梦一样恍惚。

    这是连续失眠的后遗症出来了。

    坐在餐桌前,常东决定今晚,必须得睡觉,哪怕吃药。

    他一边吃早饭,一边打开平板电脑,浏览时事新闻。

    刚刚点开新闻软件,跃入眼帘的热门头条,令他头皮一麻,手中筷子啪嗒掉落,瞳孔抑制不住的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