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三十七章、毛骨悚然
    聂烽不断的催动真气,将地势诀施展到了极致,他现在的修为虽然与当日的吕奉天无法相比,但是这个阴兵也并没有真正踏进入神境,再加上聂烽身怀九阳神功和不死神诀,回气的速度也非常快。

    厚重的土墙接连被崩碎,但是新的土墙却又不断的凝结。

    这时。

    其余人也没有在旁边看热闹,而是纷纷对这个阴兵展开了攻击。

    在如今这种情况之下,只有群策群力才能活下去,任何人想要藏私,最后只能是把自己的性命送掉。

    而那个阴兵被众多高手围攻,也顾不得再继续轰杀聂烽,仓促之间忙挥动长矛格挡。

    一道黑光横空划过。

    赵鸢手中的寒冰剑瞬间便被长矛震碎。

    可是她心诀运转之间,手中立刻又多出了一柄新的寒冰剑,对她的战力没有丝毫的影响。

    “我需要一点时间,不要让他打扰到我!”

    聂烽也收起了转轮剑,以他在转轮剑法上的造诣,想要对付这种级别的阴兵就是痴人说梦,不过他也没有使出九阳神功和破山拳,毕竟那也算是他的招牌武功,一旦使用出来很多人都可以辨别出他的身份,对他接下来的行事也多有不便。

    聂烽抬头看了看半空,上方的乌云漆黑如墨,紫色的雷光隐隐闪烁其中,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这种恐怖的力量想来就算是入神武者也无法相抗。

    一缕缥缈出尘的气息,渐渐从聂烽身上散发而出,缓缓勾动天地之间蕴含的力量,随而将自己的气机与半空中的雷云结合在一起,周围众人看到聂烽这幅模样,知道他是要动用杀招,于是都豁出了全力挡住那个阴兵,尽量为聂烽争取时间。

    可是那个阴兵却是越战越勇,招式变化的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巧妙,一个人独斗十几位高手,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反而还有些压着他们打的意思。

    不过是十几招之后,那支青铜长矛扫出一道耀眼的青芒,三颗头颅立刻抛飞到半空中。

    “天威!”

    与此同时,聂烽双眸也闪过一道紫光。

    他施展出了天意十三心法中的最强绝招。

    天威!

    天意十三是可以直通天命境界的武学,其中所蕴含了无穷玄妙,可以自由运用十三种天地自然之力,其中威力最强的心法当属第十三诀——天威!

    苍天之威,凡夫俗子岂能挡之?

    当日在死城的时候,吕奉天就施展出了这招“天威”,引动九天元气化作神罚天雷,若不是赵祯已经达到半步天命境界的修为,再配合上皇道绝学天子剑法,那一战谁胜谁负还犹未可知。

    不过以聂烽此时的修为,天意十三的前十二诀都可以施展出来,可唯独这天威诀需要踏进入神境界后,引动九天元气来施展,聂烽现在只是半步入神的境界,勉强能调动天地元气,他现在之所以能顺利的施展出这招,完全就是借助了天时地利。

    半空中的雷云足以让他省去绝大部分麻烦,只需要以自己的真气,将那些蕴含在云层中的天雷引下来就可以。

    聂烽缓缓继续力量,头顶的乌云也越发的阴沉,隐约看见一条张牙舞爪的紫色雷龙旋舞其中。

    “闪开!”

    聂烽的七窍耳目中溢出了道道电蛇,功力已经聚集到了顶点。

    围攻阴兵的等人听到聂烽的声音之后,立刻闪动身形退到了远处,隔空利用真气将那个阴兵困锁在那里。

    “天罚,灭世!”

    随着聂烽右手劈落。

    吼!

    一声惊天龙吟从云层中传来。

    云层中探出一只闪烁着雷光的巨大龙爪,将那片雷云捏碎,旋即一条长约百丈的雷龙从高空中呼啸而下,不但周围众人都被镇住了,就连聂烽也有些懵了,他很清楚自己的修为如何,就算他能施展出这招天威,也绝不至于能有如此大的威力,甚至都盖过了当日的吕奉天。

    雷龙口中呼啸不停,直接向那个阴兵俯冲而去!

    与此同时,古城深处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只布满了鳞片的狰狞兽爪飞探而出,遮天蔽日将大半个死城都覆盖在其下,正好与那条雷龙撞在一起。

    两者相撞迸发出的力量足以震撼大地,耀眼灼目的光辉向四周扩散而去,令所有人都忍不住闭上双眼,待到光芒褪去之后,一切又都恢复了平静。

    大地之上满目疮痍,聂烽引下的雷龙已经消失不见,而那只布满了鳞片的狰狞兽爪也消失无踪,只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滩黑色的鲜血。

    至于那两个阴兵在这种力量下更是直接灰飞烟灭,唯有折断了的青铜长矛插在地面,不过也已经失去了本来的光泽,看上去变得腐朽不堪,再不复方才所展现的锋芒和神威。

    聂烽的身体摇摇欲倒,脸色也颇为苍白,方才那一招天威至少消耗了他五成的功力,不过所产生的效果却大出他心中所料,而且众人都看到了方才古城深处飞出的那只兽爪,可以说如果那只兽爪的目标是他们,在场的人绝无生还之理。

    而唐如意这时则来到了聂烽身旁,搀扶住他晃动的身体,同时施展出了传音入密的心法:

    “你与六扇门的聂烽是什么关系?”

    聂烽心中苦笑。

    他就知道自己施展出天意十三后,能瞒过其他人的眼睛,但是绝瞒不过唐如意的眼睛,聂烽心中迟疑片刻,很快就做出了抉择,低声说出了四个字。

    “死城,关外。”

    此言一出。

    唐如意心中立时了然,眼中闪过一抹喜色。

    但他表面还装的若无其事,点头道:“原来如此,我早就应该想到了。”

    唐如意这话说的不明不白。

    可旁人也不好直接询问,只能看着他们在那里打哑谜。

    聂烽微微颔首,直接席地盘膝而坐,缓缓运转起不死神诀和九阳神功。

    在这两种绝世奇功的作用下,只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聂烽损耗的功力就恢复了过来,而且身上的外伤还有内伤也都消失不见了。

    “多谢几位前来相救。”

    这时。

    那三个华山剑派的弟子走了过来,对着众人拱手一礼,脸上还带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无妨,大家现在既然已经进入古城,而且还能遇到一起,那么也算是缘分。”

    无尘双手合十,看着慕容玉手中的铁剑道:“只是可惜来晚了一步,没有将陆施主解救下来。”

    那三个华山剑派的弟子脸上也露出黯然之色,道:“都是为了救我们,师兄他才被恶鬼抓走。”

    “恶鬼?”

    聂烽这时从地上站起来,问道:“方才与你们交手的人不是这两个阴兵?”

    “不是!”

    “我虽然没有看清楚那个恶鬼的相貌,但可以肯定他绝对不是古城中的阴兵。”

    那个年长的华山剑派弟子,提起这件事还心有余悸:“那个东西长得跟人差不多,但是身形却非常巨大,足有两丈多高,而且我们手中的兵器对它根本造不成威胁,只有陆师兄能以虚天雷霆霹雳大法勉强伤到他。”

    虚天雷霆霹雳大法。

    华山剑派秘传的内功,只有半步入神境才可以修炼第一层,踏进入神之后才能修炼后面的功法。

    当年华山剑派的中兴之主李沧澜,在垂死之际于雷雨天时所悟出的神功,也正是仗着这套内功心法,他短短三年就从先天境踏进入神境,并且亲自赶赴西昆仑,斩了西方魔教十大长老的七位,还有那一代的魔教圣主,差点将整个西方魔教灭门。

    李沧澜之所以能从西方魔教全身而退,就是因为这套虚天雷霆霹雳大法,以他入神境巅峰的修为施展出来,足以震慑天命境界的强者,可陆凡尘修炼了这套武功后,竟然只能勉强伤到那个恶鬼。

    或许因为他修为太浅难以发挥这套武功真正的实力,但从侧面也足以认证了那个所谓恶鬼的实力。

    看着宅院紧紧关闭的大门,众人互相看了看,谁也没有胆量走进去看个究竟。

    方才与那两个阴兵的战斗,他们这些人里面就死了十多个高手,现在仅剩下这几个人了,如果贸然闯进这间宅院,说不好最后都会全军覆没,被里面存在的恶鬼击杀。

    尤其是聂烽回想到先前自己看到的那一幕,更是让他不寒而栗。

    最后。

    还是太平道的席遥说道:“各位,这里现在不是久留之地,既然外面已经无法出去,那么我们就只能向古城深处前进,中途或许还能找到其他先进来的人,彼此间也算是有个照应。”

    “可是刚才你们也看见了,古城深处藏着的危险更大,我们要是进去的话说不定也会死在里面。”宋北霄苦笑着说道,现在他想起那只遮天蔽日的巨爪,脊背还有些发凉。

    聂烽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宋北霄的身上似乎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昔日那个自大张扬,心胸狭窄的宋北霄好像已经不见了,现在的宋北霄身上正气堂堂,而且言语间对人也非常客气,与之前比起来根本就是两个人,难道他真的浪子回头了?

    “有什么问题吗?”

    宋北霄注意到聂烽的眼神,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身上。

    “没什么。”

    聂烽摇摇头,道:“只是有些奇怪而已,宋兄与江湖上的传闻似乎不大一样,看来这江湖传言果然是不能尽信。”

    闻听到聂烽的话,宋北霄脸色通红,眉宇间也露出了一丝惭愧:

    “早些年宋某年少轻狂,做下了许多无法挽回的荒唐错事,日后只希望能以自己这些微弱之力,来尽量弥补过去的错误。”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宋施主如今大悟彻悟,浪子回头,当真是难能可贵……”

    无尘和尚在旁轻轻点头。

    宋北霄的话并不只是嘴上说说,而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悔改。

    他在数月前曾亲自去了浣花剑派,当众之下连受了方芷晴三十七剑,四肢筋脉骨骼尽断,甚至有数剑已经洞穿了宋北霄的心脉,最后还是浣花剑派的老掌门亲自出手将他救了回来,而他和方芷晴之间的恩怨也就此一笔勾销。

    这时,一直默不作声的关青天,突然开口道:“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

    “声音?”

    众人心中立刻紧张起来。

    忙凝神静气仔细侧耳倾听。

    可周围除了风吹过的声音外,并没有任何其他声响。

    “关兄,你是不是听错了?”

    段逍遥问道。

    “可能吧……”关青天有些心神不安的点点头。

    “不管怎么说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向古城深处进发,万一到时候这些宅院中的东西冲出来,那我们可就惨了。”聂烽看着众人道。

    众人想到聂烽说的那一幕,不由得汗毛倒竖,纷纷点头同意了他的想法。

    根据先前所发现的来看,这古城中的每一间建筑,每一座宅院里面,很有可能都存在着那些极凶的生物,说不定它们什么时候就会出来,到时候古城内群魔乱舞,就凭他们现在这几个人,最后的下场只能是死无葬身之地。

    决定下来之后,众人又重新赶回了广场之上,沿着广场后面那条最宽阔的街道,向古城深处进发而去。

    随着脚步的前移,四周的光线也越来越暗,本来乌云密布的天空,此时也彻底黑了下来,仿佛古城的黑夜降临。

    “你们听!”

    关青天突然停下脚步。

    “你太紧张……”

    段逍遥的话还没有说完。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声,就从隔壁的宅院中传了出来。

    众人缓缓扭过头,身体逐渐变得有些僵硬,看着那扇朱漆斑驳的大门,一阵冷风徐徐吹过,令所有人都感觉头皮发麻,咀嚼的声音仿佛近在咫尺,就在那扇斑驳的朱漆大门之后。

    无尘突然将项上所戴的琉璃念珠摘下,轻轻地放在了那扇朱漆大门之前。

    这串念珠跟随无尘多年,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他的兵刃,就算是放在千年古墓中,也能将里面的邪气和尸气化掉。

    可是现在却……崩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