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时,地利,人和(2 / 2)

这个时候打起来,那就看意志,看人数了。

很快就有前出打探的骑兵回来禀报“前方十七里青洼镇外,有三座浮桥。金兵人很多,都在河边躲雨。”

王霄点头“咱们去上游,找个地方隐蔽起来。等宗枢密的大军到了,再去毁桥。”

“谨遵仙师法旨。”

大雨从中午开始下的,一直下到了第二天早上,这才逐渐减弱。

对于几万宋军来说,能在雨中赶路三十多里地来到这里,就已经是巨大的成功了。

最起码这个时候,蒙刮带着的兵马还没有过河。

不是他不想走,而是在等四周各处军州县城驻扎的兵马。

之前驻扎大名府的阿里刮残部大都覆灭在了城里,可四周的城镇,还有相州附近的城镇县城都有分驻的谋克。

零零散散加起来足有两三千人,蒙刮舍不得放弃这么多的兵马。

同样也是因为这场大雨,这些接到了消息,从各地赶路过来的人手被耽搁在了路上。

就这么撑死不过一天的空隙,却是被王霄与宋军牢牢抓住。

接到宋军围过来的消息,蒙刮麾下的猛安们都是气愤不已。

什么时候大金国的强兵,居然能被孱弱的宋军给追杀了。

面对着麾下主动出击的要求,蒙刮只说了一句话“要是那个神仙一块了,怎么打?”

这下所有人都老实了,还能怎么打,没得打呗。

金兵开始整顿,准备通过浮桥到对岸去。

若是宋军敢追过来,就让他们知道大金的厉害!

这边还在冒雨整顿兵马呢,那边上游就飘下来了一个木筏。

木筏没什么了不起的,可上面的人却是吓的金兵腿肚子发抖。

一身的道袍,一手举着把油伞,一手拽着一根长长的铁棍不断的撑船。

那神仙又来了。

蒙刮想哭,那么多的大王你不去追,为啥一定要盯着俺?

木筏靠近第一座浮桥,王霄挥手将水里的铁棍甩了起来,重重砸在了浮桥上。

没什么好想的,纯粹是木头做成的浮桥当即从被砸中的地方四分五裂,随后两端在流水的冲击下不断溃散。

铁棍在水中一撑,王霄的木筏直接向着下游第二座浮桥飘过去。

没丝毫悬念的,又是一棍子砸断。

等到第三座浮桥的时候,当岸边的金兵满心都是绝望的时候。王霄没砸桥,而是跳下了木筏站在了浮桥上。

这下好了,还不如砸断呢。

看着王霄一手雨伞,一手铁棍的站在浮桥上,岸边的金兵压根就不敢往前凑。

这种僵持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远处的宋军大队终于是杀了上来。

响彻四野的呐喊声响,甚至已经盖过了天边的风雨之声。

被堵在岸边的金兵大约有五六千人马,一面是数万宋军,一面是逃生的生路并且只有王霄一个人。

可陷入绝境的金兵没有去抢生路,而是齐刷刷的转身去和十倍于己的宋军拼命。

原因很简单,他们都被王霄给砸怕了。

对手强大不可怕,拼命就是了。

可问题是,你拼命了却连人家一根寒毛都伤不到,那就彻底打崩士气了。

如果金兵知道都不用一万人,只要几千悍不畏死的猛士死命围住王霄,再集中床弩不要命的攒射,那王霄不死也得夺路而跑。

那他们早在汴梁城下,就已经是不管不顾,不论死了多少人都要围死王霄,消灭这个最大的威胁,而不是给他一次次休息调整,并且一次次打击士气于信心的机会。

可问题在于,他们不知道啊。

两边都是红着眼,挥舞着兵器就开始互相拼命。

宋军这边虽然是西军溃兵还有各地的义军为主。可西军那边与金人是有血海深仇的,几十万西军都惨死在了金人的手中。

而北地义军就更别说了,今天能来到这里的都是和金人有着大仇的。

不是被灭了家,就是被屠了城。这种翻江倒海的恨意,只能是用鲜血来洗刷。

弓弩在雨中失去了原有的作用,两边都是用兵器搏命。

刀枪剑戟,棍斧锤钩。

冷冷的风雨之中,热血在沸腾,生命在消逝。

金人处在明显的劣势之中。

他们的脚下全都是泥泞,战马用不了。这就是被废了最大的武功。

弓弩用不了,同样又是废了武功。

皮甲泡了一天一夜的水之后,早已经松软,而且散发着恶臭的味道。

铁甲泡水之后,连接处松软,而且极为沉重。这种环境下走路走困难,别说是打仗了。

当战局发展到了烂仗的时候,人数占据优势的宋军,逐渐压垮了金兵。

等到终于有扛不住的金兵,掉头逃亡浮桥的时候,一直宛如雕塑般站着的王霄,终于是松了口气。

“我还以为没机会出场了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