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竞技 > 穿梭魂器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最终归宿,祭祀幻境(1 / 1)

“你们快躲起来,那家伙回来了如果让他们发现你的话你们就完了,他的实力恐怕连我也不是对手,虽然现在在这个星界中被压制住了修为,但是依旧不可小看,你们先躲起来”菩提上神对韩熙他们说道。

“我想已经来不及了,而且这里根本没有地方可以隐藏,现在出去只会与他碰上罢了,我已经听到了阵法解开的声音了”韩熙说道。果然铁门被打开了,一名黑衣人走进来,他一进来口鼓掌赞叹道:“不愧是打败了黑暗势力的少年啊,这都被你们所发现,看来你们还是有的实力的,这阵法都能解开,看来是我低估了你们的实力了。白天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两只老鼠溜了进来,没有想到竟然是四只,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们的实力了”。

“我想你不是低估了我们的实力,你只不过根本没有发现我们罢了,现在又来摆出一副看到我们的样子,实在是令人惊讶啊,这老掉牙的反派台词你背的吧”韩熙一句中的,直接把那黑衣人瞬间给整黑脸,虽然他带着面具看不到变脸,但是从他的讲话声中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旁的众人也惊呆了,纷纷对韩熙竖起来了大拇指。

“哼!小子,看来你们是在挑战我的权威,等会恐怕你们就笑不出来了”黑衣人说着一举将身上的黑衣和面具褪去,露出来了他的真正面目。

“曲刑非,我只想你不要乱杀无辜,你手下沾满了多少凡人的鲜血,难道你要重蹈当年的覆辙吗?多少生灵毁在了你的手下,你就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吗?”菩提上神呵斥道。

“滥杀无辜?在这九天宇宙之中,强者为尊,弱者只不过是我登上强者之颠的垫脚石罢了,他们应该知足能成为我通往强者之颠路上的垫脚石。到是你,菩提老鬼,将你囚禁在这里十多年了,你硬是不肯将宝物交出来,那些人之死可都是因为你,如果你早点把天界的东西叫出来,就不会死那么多人了”曲刑菲凶神恶煞的说道,语气时而缓时而急,能把人突然吓一跳。

菩提上神听了曲刑非的话陷入了沉思自责之中,这件事确实是因他而起,这毋庸置疑的。韩熙看了一眼被锁住的菩提上神的眼神,就站出来说道:“你就曲刑非?这名字怎么听起来有些耳熟啊,你将他囚禁在这里十年,你口口声声说那些死去的人都是因为他造成的,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十年之前把宝物交给了你,难不成你就不会杀人吗?我想未必,十年前天界已经与黑暗势力有所勾结,处处打压着各大反抗的势力,多少人死于你们之手,难不成你心里就没有一点逼数吗?将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你果然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反派角色,你是真不知道害臊怎么写吗?”韩熙一席话出来顿时再次惊呆了众人,果然韩小刀的舌战群儒的三寸不烂之舌不是说笑的。

“韩熙,你这逻辑杠杠的,那家伙的逻辑实在是太拉垮了,因果关系都弄不清楚”周绝说道。

“多谢小友为老夫说辞,确实如此,如果这宝物落入他们手中,恐怕九天宇宙只会有更大的灾难。”菩提上神顿时醒悟的说道,差点就要被曲刑非给洗脑了。

此时那边的曲刑非已经一脸的铁青了,他捏了捏拳头,一股怒火就要烧起来了。

“很好,很好,今天我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强者,三番两次的坏我好事,受死吧”说着曲刑非朝韩熙他们攻击了过来。

“你怕是争不过我们才动手的吧,你个菜子,还想跟我们斗,早点滚回去你的老巢吧,说不定会成为黑暗势力的一条狗”韩熙见他攻击过来继续刺激他道。然后召唤出王玄剑前去与他交战。

“小心你们不是他的对手,他的实力至少可以维持在星海境巅峰的实力,你们还是快点逃离这里吧”菩提上神试图挣开这些铁链说道。

“元休,曦儿,你们去帮前辈把那些铁链给弄断,我和周绝拦住他”。

“拦住我?那就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实力了,区区星宇境也敢在我面前大放厥词,让你们尝尝被强者支配的恐惧吧”说着曲刑非召唤出来了刑魂鞭出来与韩熙他们展开了对战。虽然是二打一,但是韩熙他们依旧不是这家伙的对手,毕竟等级相差太多了,不是同一频道上的。

元休和曦儿则在那边负责帮菩提上神斩断那些铁链,还好那些铁链不是那么的坚硬,可能是因为他觉得菩提上神已经被禁锢了神力。不一会儿后铁链断了,菩提上神重新站了起来,已经十几年没有站起来了,他行动有些不便,尽管是神也会被岁月所打败。

“劳烦各位帮我争取一点时间了,我现在神力被封,需要一些时间去重新打开,所以这段时间就劳烦你们抵挡住那个家伙了”说着菩提老头再次坐了下来,然后拿出一枚丹药,准备吞噬,元休见状急忙制止道:“你疯了,菩提上神,这可是回神丹,虽然说你吞掉它可以暂时恢复原有的神力,但是想必你也知道这东西都副作用,一旦你药力过后你必将会陨落,你真的觉得这样值得吗?”。

“这件事因我而起,也该让这件事有个结局了,这宝盒和这本圣阶功法就交给你们了,切忌不要让他们落入到天界以及黑暗势力手中,要不然九天宇宙将会迎来大劫”说着上神从手里面拿出对元休说道。将东西交给元休后然后猛的吞下了回神丹,顿时一股火热的东西从他的体内迸发出来。

曲刑非见是那个宝盒和圣阶功法,急忙一把推开韩熙他们朝元休这边追击过来,曦儿见状召唤出神杖出来,然后吟诵了光影绝响。曲刑非见状赶紧往后一躲,然后咻的一声朝曦儿这边攻击而去。韩熙和周绝见状一个瞬移前后夹击挡在了曦儿的面前与曲刑非激战。曦儿见状手举神杖,然后使出了光之领域,顿时韩熙和周绝的速度和攻击力都加强了很多,足以对付现在的曲刑非。

曲刑非被韩熙他们这股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给震惊到了,急忙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停下来了攻击,韩熙他们见状也停了下来,将武器对着曲刑非。

这个时候曲刑非说话了:“菩提老鬼,没有想到我心心念念十几年的东西竟然被你这么轻易的给了这群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好歹我们都是天界的啊,啊”曲刑非生气的说道。

曲刑非此时正在开启神力,根本没有理曲刑非歇斯底里的喊道,韩熙走上前应对道:“为什么不给你,你心里没有点逼数吗?给你难道让你去毁灭九天宇宙吗?你们这些坏人可真的是难以言说”。

“你懂什么,小鬼,你知道力量意味着什么吗?这至高无上的实力不是你等凡夫俗子可以领略得到的,识相的赶紧把那两样东西交给我,我可能会考虑放你一马”。

“跟他说那么多废话干嘛,直接把他干倒就行了,这些反派真的是磨磨唧唧的,废话真的多”韩熙霸气的说道。

“正有此意,这家伙废话是真的多,他不去参考脱口秀真的是埋汰他了”周绝应和道。

“很好,很好,从来没有一个人类像你们这般嚣张,看来你们是不到黄泉不死心”说着曲刑非爆发出来了巨大的力量,然后朝韩熙他们攻击过来了,韩熙他们也不害怕,一同提剑前去对抗,双方打得不可开交,这个密室都开始了震动。

就在这个时候,菩提上神已经恢复神力好了,一掌过来将曲刑非给击飞了出去,曲刑非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给打懵了。

曲刑非鼻中只闻到一阵淡淡的幽香,心里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真不相信这是真的。突然之间,小腹上感到一阵剧痛,像什么利器插了进来。他大叫一声,运劲双臂,然后吐了一口血,韩熙他们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这个时候,曲刑非看起来有些狼狈,这一着变起仓卒。就在韩熙他们放松警惕的时候,曲刑非突然间瞬移过来了,韩熙和周绝一惊之下,急忙翻身往旁边撤退,菩提上神上前抢救,一掌扳起曲刑非的身子,然后与他打成了一团,一番乱斗后,双方各自后退,只见菩提上神的胸口突然出现了一滩鲜血,上面插着一把小小的金柄匕首,胳膊上也插着另一把银柄匕首,原来就在刚才交锋的时候,曲刑非被菩提上神的绝技绝命掌给击中了胸部后,曲刑非突然在衣衫中暗藏双剑,一剑向外,一剑向内,在混乱交锋中刺中了菩提上神。

曲刑非当场气绝,菩提上神却一时不得毙命,想到自己即将要陨落于此,心中对天界的的悲痛,比身上的创伤更是难受,说道道:“这两样东西就劳烦你们了,你们先走吧,这密室就要坍塌了,也好,免我多受痛苦。”韩熙打量着菩提上神,见他伤重难治,眼望元休。元休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元休叹道:“想不到这天界的金银神剑竟然这般烈性,他的身体已经没有可解之法了,这金银神剑具有弑神的功能,再加上他吞噬了回神丹,现在恐怕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

“生死有命,神也不例外,你们先走吧,未来九天宇宙就靠你们了”说着菩提上神坐在了之前的位置上,然后闭上了那双眼睛,等待着生命的审判。韩熙他们带着万般不舍离开了这个密室,朝外面走去。

而此时,姜丛和寒雪醒来后发现已经已经回到了天凡城的郊外,姜丛张开眼后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到,头也有点疼,而且感觉到体内有股神奇的力量在游动着,姜丛觉得有些神奇,但是又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姜丛你没事吧”寒雪问道,“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呢?我们不是在寺庙中吗?”寒雪一脸疑惑,仔细端详着周围的情况。姜丛发现他的旁边有一个包袱,觉得一些好奇,看看周围见没有行人走动,就接过来一番细细搜索,这个包裹除了零碎灵币、和几件替换衣服之外,再无别物。姜丛和寒雪面面相觑,又是失望,又是奇怪。他们从寺庙突然来到这边,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想象。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哪里突然迸发出来了一个小家伙,站在了姜丛他们的面前,姜丛他们俩被这突然出现的小家伙给吓到了。这小家伙始终紧紧盯着姜丛他们,姜丛看了看手里的白果,在看了看那个小家伙,然后再将小包裹中之物细细检视一遍,翻到一套小女孩的衫裤时,猛地想起,说道:“这包裹?是你的吗?”小家伙“哦”了一声,说道:“没错,人类,赶紧把这包裹还给我”小家伙左臂一挥,继续叫道:“要是不给的话就别叫我不客气了!”。

姜丛他们闻言顿时觉得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有些可爱,姜丛说道:“可是里面是小女孩的衣服,你是个小男孩”,姜丛话一出小家伙突然间就觉得害羞了下来。

突然那个小家伙一把抢过姜丛手里面的包裹,然后转身就跑,姜丛他们见状觉得有些好奇,好像有股力量在指引着他们一样,姜丛他们说着也追了上去。那小家伙驰出已久,速度极快,这时早在二十余里之外。只是在平坦无垠的大漠之上,一眼望去看得到十余里远近,那小家伙虽已逃远,时候一长,终能追上。果然赶到傍晚,姜丛忽然大声欢呼:“在前面!”

只见远远一个小黑点,正在天地交界处移动。要知那白马虽然神骏,但自朝至晚足不停蹄的奔跑,终于也支持不住了,姜丛和寒雪御剑而追,眼看就要追上那个小家伙了。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片沙漠,姜丛他们顿时吓了一跳,但是也没有放慢脚步,因为那个小家伙似乎有种特殊的力量在引着他们前进。

姜丛和寒雪都是武功精湛,长途驰骋,原不在意,但这时两人都感到胸口塞闷,气喘难当。寒雪道:“姜丛,好像有点不对!这怎么突然间就出现了一片如此炙热的沙漠呢?”姜丛闻言游目四顾,打量周遭情景,只见西北角上血红的夕阳之旁,升起一片黄蒙蒙的云雾,黄云中不住有紫色的光芒闪动。

见那黑云大得好快,不到一盏茶时分,已将半边天都遮住了。这时沙漠中突然闪过数十人的队伍,个个看起来汗如雨下,气喘连连。姜丛道:“寒雪你看,那边好像有人,而且他们后边像是有大风沙。”寒雪闻言有些惊讶,擦了擦眼睛道:“为什么我没有看到什么人马呢?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而且那边也没有什么风沙啊……”寒雪一句话未毕,突然一股疾风刮到,带着一大片黄沙,姜丛急忙将寒雪护在身后,然后启动了风雷盾,抵挡这突如其来的暴风。

大漠上的风沙说来便来,霎时间大风卷地而至。周绝透过这风沙看到那边有七八个人正被这股风沙所阻挠着,这七八人身子一晃,都被大风吹下马来。姜丛说道:“寒雪,你看那边有一队人马被风沙围困了,我们过去救他们吧”。姜丛看到众人力抗风沙,将一百多匹健马拉了过来,围成一个大圈子,人马一齐卧倒。各人手挽着手,靠在马腹之下,只觉疾风带着黄沙吹在脸上,有如刀割一般,脸上手上,登时起了一条条血痕。

寒雪听了姜丛的话再次惊呆了,虽然现在有风沙不错,可是她却没有看到周围有什么人,可是姜丛为什么说有人呢?这是她所不能理解的,难不成他被刚才的那股热气都热到幻觉了?

十几分钟后,风沙骤停,姜丛和萧寒雪从黄沙之中爬起身来,然后拍拍身上的泥沙,总算损失不大,但是他们都已熬得筋疲力尽,更糟的是,那个小家伙竟然在远处看着他们,看起来有些恐怖。而姜丛此时似乎有些神志不清的样子,总是说些有的没的。

就在这个时候,姜丛突然间看到了那个小家伙,然后朝他追击而去,寒雪见姜丛突然向失去了意识一样向前奔跑着,放心不下也跟着跑了起来。

“姜丛你怎么了,姜丛停下来”寒雪一边跑一边呼喊道,就在这个时候,寒雪看见不远处那个小家伙正盯着姜丛,寒雪转念一想顿时明白了什么。

“看来姜丛现在这个状态是那个怪家伙所引起的,必须要把那个小家伙给捉住问个清楚,要不然姜丛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是个事,从寺庙回来姜丛感觉就变了一个人一样,他的那双眼睛看起来有些陌生”寒雪暗暗的说道,不停的追着姜丛。

那个小家伙见姜丛他们追了上来,转身又跑了起来,寒雪见状瞬间飞跃而起使出了寒冰千里,顿时一道道冰封迅速向前蔓延开来,一下子就把姜丛给冰封了起来,但是那个小家伙的速度极快,一下子就逃到了寒雪的技能范围之外。寒雪见状只好收回了技能然后落在了姜丛的面前替他解开了冰封。

“姜丛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啊”寒雪看着姜丛说道。姜丛睁开了眼睛的那一霎那,寒雪顿时一个踉跄被吓了一跳,惊讶的说道:“。那……那是祭祀神魂的祭祀之眼!”寒雪觉得这不可思议,姜丛身上竟然有祭祀之眼的存在。她再次先将姜丛给冰封了起来,然后回想着之前在寺庙的场景,在看看现在姜丛的眼睛,果然是祭祀之眼。

“难不成是祭祀神魂陨落之前把他的祭祀之眼传送给了姜丛,可是姜丛为何这般状况呢?难不成是被这祭祀之眼所支配着的吗?”寒雪回想着这其中的因果,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小家伙又返回来了,静静的盯着姜丛看。寒雪见状想要去捉这个小家伙问个清楚,但是这家伙非常的机灵,一下子就逃掉了,寒雪只好作罢。

韩熙他们一伙人走出密室不久,这个密室就倒塌了,而且整个通道都坍塌了,连那个陨石坑也突然消失了。

“唔,好险,差点就要被埋在下面了”韩熙说道。

“可惜了,一代大神就此陨落了,这个世界真的是无法预料啊”周绝感慨道。

“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归宿,或许这是他最好的归宿吧”元休看了看天上的繁星说道,这个时候天空之上突然出现了两颗繁星,一颗有些昏暗,一颗有些明亮。

“什么人,竟然在皇宫里头作案”这个时候韩熙他们周围突然围了很多皇宫的护卫队。

“这下尴尬了,这么多人看来我们逃不掉了”周绝小声的对韩熙说道。

“不要慌,让我来”说着韩熙走上前去说道:“各位师兄弟们好,我们是皇宫之人,这是我们的令牌,我们几个是看到有一个黑衣人突然闯入到这边所以才追到了这边来,你们看那个坍塌的密道就是那个黑衣人所干”韩熙指着那个坍塌的大坑说道。就在这个时候,老总管过来了,看到韩熙他们,急忙说道:“什么人,竟然大晚上的在皇宫里闹事,这个大坑是怎么回事?”他并没有认出韩熙,但是认出来了曦儿,就问道:“李小姐,你为何在此处,韩先生呢?”

曦儿闻言瞪大了眼睛看着韩熙,韩熙朝曦儿眨了眨眼,曦儿顿时明白了,说道:“刚才有个黑衣人突然闯入到了这里,然后我和韩熙他就追到了这边,不了被那个黑衣人给困在了密室里头,还好他们及时赶来,不过韩先生恐怕已经被埋在下面了”曦儿假装悲伤的说道。周绝他们俩闻言顿时略带尴尬的演了起来。一旁的韩熙更加的尴尬,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