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占便宜(1 / 2)

季卿瞪了贺章一眼。

早知道这人能在官场如鱼得水,必定是个有心机的,却不想他把他的心机用在了她的身上。

一日一个问题,自己真要是答应了,那岂不是以后天天都要与这人见面了?

见季卿瞪着自己,贺章很是无辜地回视,还很大方地道:“如意,要不这样吧,为了表示我的诚意,今天你可以额外问我一个问题。”

季卿再次瞪他。

这话说的,就跟她占了他多大的便宜一样。

不过……

既然贺章都这样说了,季卿可不会傻到往外推,于是道:“那日我碰到俪娘,她托我将那信转交给你,还让我转达,让你不要忘了答应她的事,你答应了她什么事?这俪娘会在城南那一带出现,是你安排的?你如何能让她听从你的安排?安国公府与当年季家蒙受的冤屈到底有何干系?”

季卿一口气问了好些问题。

贺章等季卿说完,这才定定地看着季卿,有些委屈巴巴地道:“如意,你点我便宜!”

连语气都带着些控诉。

季卿差点被他这句话给呛出个好歹来。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她何时占了他便宜?

被季卿瞪视着,贺章振振有词地道:“方才我说可以让你问一个问题,可你却一口气问了这么多,这不是想占我便宜是什么?”

季卿手有点痒。

想她当初作为季家嫡长女,自然是受到了长辈们极悉心的教导,在她所受的教养里,就算要收拾人,那也是不用自己动手的,但这时候,贺章竟然能惹得她想要跟他动手了,由此也不难看出贺章这人有多可恨了。

见季卿是真的有些恼了,贺章这才收起那可怜巴巴的模样,轻咳一声,正色道:“虽然如意你一口气问了这么多个问题,不过,谁叫你是如意呢……”

说这话时,贺章不仅盯着季卿看,眼神和语气,无疑都带着包容。

随后,他接着道:“安贵妃有了身孕,安国公也一反常态的高调起来,上次在安国公府,安国公便流露出了拉拢之意,后来还一定要将安国公府的一名舞姬塞给我……”

贺章缓缓道。

当初为着这舞姬俪娘,贺府的下人可是没少议论,还有不少人觉得贺章会将那俪娘纳为妾室。

也是因为这个引子,本就心生去意的季卿才会决定搬离贺府。

安国公想要让安贵妃效仿先帝的皇贵妃华氏,既然对龙椅有所企图,那自然需要拉拢朝臣得到支持,而贺章又是隆泰帝身边的亲信,安国公会想要拉拢贺章,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也因为对贺章的重视,安国公送人的时候也不是随意送的,而是送了一个他觉得最有可能将贺章拉到自己这条船上的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